标签归档:Boston Legal

Boston Legal里面改头换面的龙套

告别《波士顿法律》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也偶尔拿出来拿出来回味一下,当然也顺便回味了Boston Legal的先导剧The Practice。两个剧联系紧密自然是不必多言,众多角色都有在这两个剧里出现,像老太太Catherine,Denny Crane,Tara,Sally都有角色的继承。James Spader更是用Alan Shore这一角色同时在The Practice和Boston Legal里获得艾美奖,难能可贵。

但还发现有人在The Practice里还是Crane Poole & Shmidt里合伙人身份,到Boston Legal里面就改名换姓,加入检察官阵营。先上图片:

Sheldon-Modry有名有姓的合伙人Sheldon Modry

Sheldon-Modry4 与Alan和Denny一起开庭,并肩作战,The Practice最后一集亦有出场。

Sheldon-Modry6 到了Boston Legal里面就改名Frank Ginsberg,辞去合伙人,加入检察官阵营。

Sheldon-Modry7 Frank Ginsberg最早出现于S02E10,面对Brad,就是Brad为了救小孩砍了牧师手指的下一集。后来再于Jerry伤害Shirly Schmidt案中对阵Alan,作为检察官阵营多有出场。

在Boston Legal中,Frank Ginsberg是Brad的法学院同学,模拟法庭上多次被Brad同学击败,算是有仇了。而且Frank Ginsberg希望竞选地区的检察长。

他(们)的演员叫做Currie Graham,在美剧中多有露脸。最近博客会不怎么更新,此篇也算贴点轻松愉快的东西吧。

像Alan Shore一样思考

Boston Legal(波士顿法律),看点之一就是Alan精彩的结辩,给我们一种感觉, Alan或者说律师们有一种颠倒黑白的能力,任何道理从律师口中说出,都可以变一个味儿,而仔细思考一番,又会发现其中确实有道理,能说得通。所以律师给人的印象不佳,我们可以从以下这个关于律师的笑话管中窥豹一下:

我们已经劫持了这辆汽车,车上有50名律师,马上给我们准备5000万美金和一架直升机,1小时之后,若我们还看不到钱和直升机,那我们将每隔5分钟放一名律师下去。

Alan说过这么一句话,“我可以为任何事情辩护”。这么说并不过分,如我们所知,对于事物的理解可以有多个方面,就像我们经常引用“横看成岭侧成峰”这句话。同样是美国律政剧的Shark在第一集就强调了:真相是相对了,挑有用的用。

以上道理我们大多都可了解,但要做到这一点不是那么容易。我们经常会在Boston Legal看到检方(Denny Crane也说过一次)在指控或者结辩的时候使用这个思维模式:He/She breaks the law; the law is law; he/she is guilty(他/她违法了;法律就是法律;他/她有罪)。这是典型的三段论方式。

但Alan在结辩中往往会用到这个套路:阐述某条法律的立法渊源,背景,以及这条法律的根本目的,然后说明如果适用在当下的案子上,会不符合这条法律最初设计的那些背景,诸如此类。简单得说,用一种法律之上的道德或者其它什么原则来证明自己的观点,以此来超越三段论。

这样做能行得通自然是有道理的,法律从来都不是孤立存在的,尤其是法律的渊源,牵扯着极深的经济学、社会学以及心理学内容,所以我篡改了里根的话:“法律的一半是经济,经济的一半是心理”。而Alan在各种案件中运用到的知识之广博,对于各种资讯了解之丰富,令人钦佩赞叹。如同布兰代兹所说:“一个没有研究过经济学和社会学的法律人极有可能成为人民的公敌。”

而我们所羡慕的Alan的口才,不过是他丰富知识储备的表现罢了,没有背后深刻的知识储备,最多只能如毛泽东的一幅对联所说:“山间竹笋,嘴尖皮厚腹中空;墙上芦苇,头重脚轻根底浅”。按照马克思主义哲学,这叫做表现形式和本质。企图模仿Alan的口才,就像大学里面的辩论赛一样,我们往往追求的是口舌之快,辩论之技巧,忽视了辩论口才背后的知识储备和思维方法,不能不说这是一个遗憾。但在中国的大学里面,遗憾还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