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隐私

网络时代的隐私

360&QQ

QQ与360乱战成一团,尽管这两个软件我都有安装,但我无意从中选取一方加入乱斗,只是想说说互联网对隐私保护的影响。毕竟,双方势力较量的缘由就是网络隐私,而双方又都高举着保护用户隐私的大旗。

这次在北京参加答辩,期间就听到不少关于网络隐私权的选题。而早在Lessig的《代码》一书中,更是已经讨论了网络隐私。而《侵权责任法》的出台,则明确了隐私权作为一种权利的地位。

相对于生存权,身体权或财产权这些古老的权利,隐私权的历史算不上源远流长。尽管我们可以把隐私权的历史追溯到“家是每个人的城堡”或者“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这样法谚,但长久以来,隐私权算不上一项被认真对待了的权利,毕竟,即使隐私被他人知晓,所造成的伤害也是有限的,局部的。

随着通讯以及传播技术的发展,让某人隐私在瞬间变得众人皆知不再是难事,而互联网更是推波助澜,让普通人的事迹也能够为我们所“交口称颂”,这是互联网对隐私影响的一方面,最常见的例子就是“人肉搜索的法律问题”。另一方面,而互联网也让一些信息成为了“隐私”,而正是这些互联网造就的隐私,成为了QQ与360争夺的焦点。

基于互联网的框架,追查一个人的上网记录不是难事,无论是从ISP还是用户终端,或者是访问的网站,都可以把用户的访问信息了解的一清二楚:访问了哪些网站,使用了什么浏览器,安装的哪些操作系统,屏幕的分辨率是多少,更不用说在Cookie里保存的密码了。用不着向“摸排走访”,就能让用户每日行踪无可遁形。

边沁曾经设计过这么一种圆形监狱,简单的说其原理是:监视者就可以监视所有的犯人,而犯人却无法确定他们是否受到监视。而互联网,则让每一个人处于这样的监狱之中,而两位老大哥们可以看着我们,一位来自1984年,一位来自美丽新世界。

来自1984年的那位老大哥酷爱实名,希望我们每个人把姓名标牌挂在脖子上;而来自美丽新世界的那位老大哥,则发生了内讧,内讧的理由是保护被监视者。

即使处于被监视的地位,我们大多也不以为然,理所当然的放弃了许多隐私,或者压根就没将这些信息视为隐私。就像大多良好市民都一致认为:我们又不违法乱纪,街上布满摄像头与我们无关,只有违法乱纪之人才会担心被监视。

电脑能否像家一样,“国王不能进”?当程序要进入他人电脑,要有什么手续?在与用户的EULA(最终用户许可协议)中,应有什么样的条款,应怎样合适的提醒用户?我不是这方面专家,但这些,是互联网带来的,法律不得不面对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