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陕西

杨贵妃墓

玄宗回马杨妃死,云雨难忘日月新。
终是圣明天子事,景阳宫井又何人。
——郑畋,《马嵬坡》

熟悉唐朝历史的不可能不知道马嵬坡,伴随着安史之乱的“燎原之势”,玄宗一行人行至马嵬驿,有了后来著名的“马嵬驿之变”,杨贵妃在这里被赐死,也衍生出了无数传说。

杨贵妃墓在陕西省兴平市,距离西安算不上远,我们一行离开茂陵后在开车穿过兴平市就抵达杨贵妃墓了。马嵬坡这个地方已经在历史书中再熟悉不过,到了兴平不过来一趟实在是可惜。

这里只是一个衣冠冢,当然日本那边也有两个杨贵妃墓,看来日本那边还是有些杨贵妃情节的。 继续阅读

陕西历史博物馆

陕西历史博物馆是我去过最多的博物馆,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离得近。念高中时陕博只是隔了条马路,熟悉到几乎每天都要路过的程度。

唐式建筑,唐代建筑多使用黑瓦,而不是像故宫那样的黄瓦。从含元殿的复原图可以看出,唐代宫殿底座为红色,白墙,黑瓦。 继续阅读

扶风法门寺

扶风豪士天下奇,意气相倾山可移。
——李白

去年国庆节,从上海返回西安,参加本科寝室哥们的婚礼,有幸造访了宝鸡扶风,参加婚礼之余拜访了了位于扶风的法门寺。法门寺实在是太著名的寺庙了,一方面是唐代的皇家寺庙,另一方面是里面所珍藏的佛指舍利。

佛指舍利在唐代便是像奥运“圣火”一样的“神圣”之物,韩愈还因此和皇帝抬杠,写下《谏迎佛骨表》,触怒龙颜,被发配潮州。韩愈也因此在经过秦岭蓝关时写下“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的千古名句,到潮州后又写下《祭鳄鱼文》这样的名篇。当然韩愈的遭遇都算是外传了。

法门寺景区大门 继续阅读

新城大院之行

新年将之,去新城大院走了一遭。新城大院是陕西省人民政府及下属一些机关单位的驻地,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大家想进去遛弯是不可能的。这次得以成行是因为省政府媒体联络办公室具备的“公民代表走进省政府”活动,先在网上提交申请,然后可能是随机选再加上长期以来我都是良民,所以就通了,成为了公民代表(好厉害的头衔)。

新城大院的由来也是颇有渊源的,原址可以追述至明代秦王府,新城大院的外面现在还有秦王府城墙遗址,而现在西安的端履门,也是明代秦王府的外城门。说点明秦王的八卦:秦王的一个妃子就是金庸小说《倚天屠龙记》里赵敏的原型,一起葬在原上的秦王陵附近。秦王府在清代被改造为兵营,而在辛亥革命期间被焚毁,后来冯玉祥将军在此处利用明清砖瓦重新筑城,为了区别过去,命名为“新城”,也是现在新城大院、新城广场以及新城区名称的渊源所在。

继续阅读

华山之行

尽管就在省内,但一直没有去过华山,总是想着:以后总有机会去。一直拖到现在,终于心血来潮,华山走了一趟。华山的险峻另我印象深刻,更另我难忘的是气喘吁吁的身体素质。

从西安北站出发,乘坐动车不到一个小时就可以抵达华山北站。正值夏收,一路上伴随着金黄的麦田,还有时隐时现的秦岭山脉,煞是好看。

因为行程规划是当天往返,还打算去西岳庙,所以未选玉泉院的上山的线路,而是直接从缆车上北峰,再去其他山峰,如此虽然省了不少力气,但也错过不少景色,不过如果是夜登华山,也看不到多少景色吧,这看作给自己偷懒找借口好了……事实证明,安排两天的行程会比我这样好的多。

缆车上了北峰,先拍一张再说。

站在北峰望它峰 继续阅读

西岳庙

西岳庙坐落于华山脚下,虽然距离不远,但比起华山的摩肩接踵来说西岳庙可以说得上是门庭冷落。但就是这种门庭冷落让西岳庙成为难得的清净场所,可以更加自由的享受这难得的空旷与美丽。西岳庙在历史上饱经沧桑,不用提历史上的多次变迁(从建筑的明清风格就可以看出来),了解一下近代大多为军事单位占据便可以知道西岳庙之艰难。

论面积,西岳庙占地119,880平方米,而曲阜孔庙的面积不过是95,000平方米。论精美程度,西岳庙比起曲阜的孔庙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而西岳庙游人稀少,更是难得的清净场所,让游人更有闲情逸致去欣赏这些古朴的建筑。如果论文化背景,或许西岳庙会比孔庙少个几百年,不过侧重方面各有千秋。当然了,这二者都是不同领域的古建筑群,都有其不可替代的历史地位。

五岳的概念在上古时期就有了。古人相信上天是权力的源泉,要与上天沟通,要么是靠生火放烟到天上去,要么就是登高。高耸的山峰自然就是最好的选择。而五岳,就是名山中的名山。在五岳中,南北两岳并非固定,在早期随着边界的变化而变化;而《禹贡》中没有中岳的说法,或许因为其居中而无标界意义。只有东西两岳:泰山和华山是一早定下来的,这两座山共同确定了中华文明的东西轴线。

而西岳庙,则是这种华山崇拜的绝好体现。因为西岳庙与华山是联票,所以如果来到华山,无论是一天还是两天的行程,都应该参观一下西岳庙。我本来只是打算在西岳庙走个过场,毕竟有华山的门票,而且这里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只有到达后方才发现这座古建筑群之精美,亏我一开始还考虑过砍掉西岳庙的行程。

不知道为什么,西圣母的庙没开放,或许是下班了?无论如何,西岳庙值得留恋忘返。也确实如此,因为在西岳庙逛的时候太久,错过了一班回西安的动车……眼睁睁的看着从眼前开走,此处按下不表。看照片吧。

敕備西嶽廟,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继续阅读

纠纠老秦,大风大风

在中学的地理教科书上,对于陕西的简称,给了两个,一个是“陕”,另一个是“秦”。相信对于一个真正的陕西人来说,没有人愿意把“陕”做为自己省份的简称,因为陕西者,陕州(目前叫陕县,位于陕西与河南交界河南境内)之西也。用邻省的一个县名作为自己省份的简称,不至于吧……而于此相对,“秦”,或许更对我们陕西人的胃口,它象征了那个乱世争霸中胜出的国家,至少,被称为秦人要显得更有血性的多。

对于《大秦帝国》,最早只是在互联网上看了几集,当时也未以为意,只是后来,上宪法课听说此剧乃是由我们法学院一老师所编,有此缘由,遂寻来仔细一看,发现果非寻常之剧,堪称顶尖,如果被禁,则完全可媲美当年的《走向共和》也。

对于该剧,虽未欣赏过半,但以隐约感觉此片不会入那些“真理部”大佬的法眼,都说中国人善用借古讽今,但其实我们更喜欢的是“胡思乱想”,稍有雷同,就对号入座,也难怪现在大家都说“不许联想”了。

其实以上均属闲言碎语,写出来是因为以前中学写作文凑字数凑习惯了,现在惯性太大,而《大秦帝国》牵扯变法,此多为各朝庭所忌惮,所以旧病复发,此恳请诸位见谅。

秦国之所以成为强秦,秦军之所成为虎狼之师,皆因变法,制度强则国霸,制度弱则国衰,此理历经千年来而未曾变更,时至今日,吾辈法学院师生考察列国法度,凡谈及英美大陆法系,皆以之法为楷模先师,每谈及中国之法,无不唏嘘不已,而此情形,以宪法尤甚,宪法乃是一国立国之根本,今日竟沦落至如此叫人无视之地步,也难怪贺卫方教授曾戏言曰:法庭宣誓,与其手按宪法,不如按婚姻法,至少婚姻法可付诸实践。秦国之法,为中国两千余年历朝所用,其后各朝不过是修补一番,并无根本变动,乃想我曾撰文所说,秦国如果是条大船,我们现在扔参考了那张造船的图纸,时至今日,余波依在。

但凡变法,必遇阻力,而毋庸置疑,此力来源于既得利益的群体。在大秦,乃老秦贵胄,在满清,乃满族朝野,此等阻力,无有例外。若想破除阻力,如《大秦帝国》中所言:国有明君如公,秦国必能起步。通俗点说,秦国变法成功的关键还是要坚持国君的领导,由人治来领导法治。观之世界历史,唯有美国直接法治,从“五月花”到乔治·华盛顿,虽有运气,也是必然,而我天朝,则无效仿美人之可能,唯有循序渐进,方有出路。

千言万语一段话:秦人胜利,乃是制度之胜利,与美人当今称霸原因无异。对于《大秦帝国》,就如同ddkk3000所评论《12怒汉》:其实谁都没有胜利,这是一部制度“励志片”

中国国家地理陕西专辑

当时出的时候就买了,大概有一年多了吧,后来借给piglet了,piglet去新加坡,就一直没还我,我也忘记了,今天在大雁塔附近见到《国家地理杂志》西安发行点才记起来这事。

在看这两本书之前,我对于我的家乡是没有多少自豪感的,破旧、发展缓慢、脏等等……但《国家地理》破例为陕西出了两期专辑,令我对我的家乡刮目相看。让我记起中国的前半生就在这里,让我记起十三朝古都就在这里,让我记起最中国历史上最辉煌的地方就在这里,让我记起周秦汉唐的都城就在这里——陕西西安。

衡量一个城市,经济不是唯一的因素,陕西的特色是文化底蕴,独一无二的文化,如果硬要说哪里的文化底蕴能跟陕西媲美那也只有河南了。在陕西,随便一铲子下去就有可能发行文物;在陕西,你所处的为止可能就是唐朝某位诗人诗性大发的地方。

秦中自古帝王都,尽管它已经是一座废都,但依旧有人深爱这它。

关于俺家乡——陕西的几个问题

“陕西”为啥叫“陕西”?
陕西者,陕州(目前叫陕县,位于陕西与河南交界)之西也。
“陕”作为地名,最早可追溯至商代,历史上著名的夏商征战即发生在这里。西周初年,周成王的两个叔叔周公和召公分“陕”而治,“陕”以东由召公管辖,“陕”以西由周公管辖,“陕西”便由此而得名。

“陕西”为啥叫“三秦”?
三秦:战国时代,陕西为秦国所辖,所以陕西简称“秦”,沿用至今。秦朝灭亡后,项羽把原来秦国之地分封给秦朝的三个降将。封章邯为雍王,统治关中西部;封司马欣为塞王,统治关中东部;封董翳为翟王,统治上郡(今陕北地区),故陕西又称“三秦”。

“关中”是从哪里来的?
关中:一词来源有二:一指在函谷关(今河南省灵宝县东北)和大震关(今陇县西北)之间称关中;《长安志》中一指居于函谷关(东),大散关(西),萧关(北)和武关(南)四关之中部,称为关中。《三辅故事》。现在通称关中是指秦岭以北,黄龙山、桥山以南,潼关以西,宝鸡市以东的渭河流域地区。

“长安”这个名称是哪里来的?
因为在这里,统治者可以长治久安,生活富足。

“西安”又是从哪里来的?
元初仍置京兆府(陪都)于长安城中,至元十年(1273)改为安西总管府。皇庆元年(1312)又改为奉元路。明初改奉元路为西安府,”西安”由此得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