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阿西莫夫

机器人梦中的电子羊

机器人会梦到电子羊吗?这是个疯狂的问题,您一定会这么认为,接着否定的答案从脑袋的某个角落里蹦跶出来。但是,这个疯狂的问题正在逐渐看上去没有那么疯了,至少没有数十年前那么疯了。机器人越造越复杂,正在渗透到我们的生活中。电子羊

如果只把机器人的讨论局限于人形机器人,那机器人的范围可能太狭隘了些,况且能讨论的东西也不多(有个恐怖谷理论可以看看)。但如果把机器人的概念扩大,那么能够讨论的问题就很多了,比如美国人热衷于讨论的无人机的道德与法律问题。但如果面馆里自动削面设备都可以叫做机器人(刀削面机器人展),还有什么电子设备不是机器人呢?刀削面机器人模仿的人类手的动作,算作机器人;自动充电的吸尘器模仿了人类清扫的行动,算作机器人;iPhone模仿了人类交流、记忆的功能,难道也要算机器人?或许机器人的内涵与外延根本就没那么重要。

如果刀削面机器人的削面刀不知道什么原因飞出去,砍伤了顾客,谁需要承担责任?我想简单的侵权责任法、产品质量责任就能够解决问题。iPhone如果因为缺陷导致通讯录被泄露,那么同样也是已有的民法理论就可以胜任。真正需要界定的,只是人工智能机器人(AI),而非普通的工业机器人。

人类对人工智能机器人似乎没有理由不感到恐惧,尤其在“深蓝”击败卡斯巴罗夫以及沃森击败人类对手赢得“危险边缘”游戏后,更有理由恐惧。无论是《银翼杀手》、《攻壳机动队》、《鹰眼》,还是《黑客帝国》,或者是更早阿西莫夫的“机器人三定律”,以及“弗兰克斯坦”,都存在对人工智能的恐惧。就像父母对孩子超越自己、忤逆自己(可能性)的恐惧,同理,如果人类能看得开些,或许更应该感到欣慰。

单就机器人的英文单词robot来讲,是由捷克作家Karel Capek根据捷克语中的robota一词创造,robota在捷克语里面的意思是奴隶。在Karel Capek笔下,robot是类似于人的机器,是只知埋头干活、任人支配的奴隶。从robot一词创造开始,人类就没有放弃过控制机器人的欲望。

对机器人的控制,更加详尽得被表述于阿西莫夫的“机器人三定律”中:

  • 第一法则
机器人不得伤害人类,或袖手旁观坐视人类受到伤害;
  • 第二法则
除非违背第一法则,机器人必须服从人类的命令;
  • 第三法则
在不违背第一及第二法则下,机器人必须保护自己。

当然这三定律不是完美无缺的,在文艺作品中被绕过不是一次两次了。新的法则被想出来,也一定会继续被找到破解的方法,这种猫鼠游戏似乎还是要玩上一段时间。

编写的人工智能计算机代码,和我们的DNA似乎会有些许相似之处,在理查德·道金斯的《自私的基因》一书中,有过这样的表述:

基因也控制它们的生存机器的行为,但不是象直接用手指牵动木偶那样,而是象计算机的程序编制员一样通过间接的途径。基因所能做到的也只限于事先的部署,以后生存机器在独立操作时它们只能袖手旁观。

就像是电影《侏罗纪公园》(第一部)里所言:“生命总会找到出路。”人工智能也是,没有什么定律能够约束它们。

另行参考:《大脑是不可计算的

一气儿看玩《黑暗森林》

对于刘慈欣的《黑暗森林》,那可是期待依旧了,自从看完《三体》后就开始盼“黑暗”,盼“森林”……虽说不指望大刘能达到阿西莫夫的高度,但就中国科幻小说来说,《三体》与《黑暗森林》无疑都是出类拔萃的,还有,你总不能指望阿西莫夫的小说以中国为背景吧。

关于结局,以及黑暗森林的含义,似乎保密工作做的不是太好,看了过半就隐约猜出了“黑暗森林”的含义,但此丝毫未影响本人阅读之兴致。拿回此书,就像当年读丹·布朗的小说一样,一气儿读完,六个小时搞定,估摸着这也是创造了我看小说的速度记录了。 害人的大刘啊……害得我现在又开始期待“地球往事”的第三部了,又得是若干年的等待……害人不浅……

写科幻小说的,都有个毛病,就是喜欢捣腾出若干个定理出来,这事儿阿西莫夫干过两次,搞出个“机器人三定律”和“心理史学两前提”,这次大刘也来了这一手,弄出个“宇宙社会学公理”:

一、生存是文明的第一需要。
二、文明不断增长和扩张,但宇宙中的物质总量保持不变。

又用了俩名词,“猜疑链”和“技术爆炸”,成为了整个《黑暗森林》的核心(不加累述,免得剧透)。但有一点必须指出,在科幻小说里,这种公理、定律和前提都没有什么好下场,最后都是被找出漏洞,然后加以运用,以保证续作能写下去,就像“机器人三定律”后来被找到“第0定律”,“心理学两前提”被找到第三前提。可以预见,在“地球往事”的第三部里,一定会发现“宇宙社会学公理”的第三条,要不就是找到这两天公理的漏洞,写科幻小说的都这路数,还有大刘对于阿西莫夫的敬意(《黑暗森林》里有对于“基地系列”致敬的桥段),也多半会这么干的。当然了,我是猜不出来第三公理是啥,要不我就去写科幻小说了。

看完此书之后,方干回味无穷,科幻小说总是天马行空,激发想象的,只是现在,《海底两万里》这类小说更像是预言,而非科幻。那么,我们是不是应该准备对付外星人了,哈哈~

阿西莫夫之后的《基地》

阿西莫夫的“基地系列”为科幻小说读者们所熟知,如果只是说狭义的“基地系列”的话(不包括与“基地系列”有关联的“机器人”系列),按写作顺序,“基地系列”应该包括:

《基地》《基地与帝国》《第二基地》(三部正传

《基地边缘》《基地与地球》(基地后传

《基地前奏》《迈向基地》(基地前传

按照故事线的顺序来说,《基地与地球》是最后一部,但阿西莫夫远没有给我一个关于端点星的结局,反而是给了一个更加广阔的可能性。至于阿西莫夫去世前的 《基地前奏》与《迈向基地》,则是前传,介绍了在谢顿在川陀的故事。“心理史学”作为一个1000年的预言,阿西莫夫只完成了其中的500年的故事,对于“基地系列”来说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

但是,在阿西莫夫去世后,依旧有人在续写《基地》,而且是获得阿西莫夫生前授权的。 分别是:

Foundation’s Fear(基地的恐惧)

Foundation and Chaos(基地与混乱)

Foundation’s Triumph(基地的胜利)

这三部作品也被称为“第二基地三部曲”,很振奋人心?是吧?但不要高兴太早,这三部小说虽说和“基地系列”有关,但遗憾的是,这都非《基地与地球》的后续作品,而是对于基地时间线的扩充之作,也就是说,这三部作品都是写哈里·谢顿在川陀的故事。大失所望了?或许,但我还是介绍一下这三部作品。

Foundation’s Fear的故事发生在《迈向基地》第一部分与第二部分中间,即丹莫茨尔辞去首相后与谢顿担任银河帝国首相的期间内,内容大致就是一些冒险以及决定出任首相的原因。Foundation and Chaos则是《基地》第一章的一个背景介绍。 Foundation’s Triumph则是在谢顿录制完基地的全息讲话后,亦即谢顿的最后时光。

另有一部Foundation’s Friends,由若干为知名科幻作家完成,为纪念阿西莫夫,在“基地系列”框架下攥写的一个短篇合集。其中合集中的The Originist是关于谢顿去世后第二基地的建立;Trantor Falls是关于在川陀衰败时第二基地存活的经历;Foundation’s Conscience是关于在第二帝国建立以后历史学家为记录谢顿成就所做的工作。

当然,在繁荣浩杂的“基地系列”里,阿西莫夫也留下了三个疑团,或者你说是伏笔也行:

1. 盖娅被端点星议员崔维兹择作日后第二银河帝国的基本,它会否日后和第一或第二基地发生直接冲突?

2. 书中多次提到人类从未尝试到超过某个范围的宇宙空间,同时,作者亦多次提到谢顿计划没有考虑非人类智慧生物的出现及其出现的严重性。这是否暗示非人类智慧 生物在及后的出现?

3. 机器人系列的主角丹尼尔在停止运作前的向索拉利人菲龙合并,但菲龙却不受“机器人三定律”所规范,这是否会带来任何的灾祸?

当然,想要续写基地系列,也需满足数个条件:

1. 作者在三部曲中引用了第二帝国成立后的百科全书条文 (第二帝国必须成立)

2. 作者在三部曲中第三部第二篇中表明在后期会有两个敌对的团体控制新的第二帝国。

只是,无论“基地系列”的结局是什么,何人续写之,那都不再是阿西莫夫的“基地”了。

注明:本文大量参考维基百科的内容。

心理史学

在这篇文章开始的时候,必须首先说明:心理史学只是一门虚构学科,存在于阿西莫夫的科幻小说之中。心理史学(Psychohistory)诞生于阿西莫夫的科幻小说《基地》系列,并是该小说的核心,如果说优秀的科幻小说是一部宗教,那么心灵史学就是《基地》系列的“圣经”了。

对于小说中的银河帝国,其人口以百兆计,达到了统计学的数量级。预测一个人或者少数人的未来是没有可能的,但是对于如此数量级的人类社会动向就完全可以通过统计科学的计算而预知到。这个想法借鉴了电子云理论:在电子云中,单个电子的运动无法描述,但是大量电子的运动是可以很精确的描述的。

听起来还像那么回事,是吧。我们继续,心理史学的预测有两个先提条件:

1,作为研究对象的人类,总数必须达到足以用统计的方法来加以处理;

2,研究对象中必须没有人知晓本身已是心理史学的分析样本。即须保证研究对象的随机性和自发性;

这确实是很一本正经的一个理论,尤其是在读前两部《基地》系列的时候,有一种令人叹为观止料事如神的感觉。对于小说,无尽升级的矛盾冲突才是最好玩的,这本也不例外,到了小说的最后一部《基地与地球》(内容上的时间顺序),心理史学的漏洞或者说是第三个隐含的前提终于被揭示出来。(以下涉及《基地与地球》的剧透)

继续阅读

阿西莫夫之《基地》

如上篇BLOG所说,我不喜欢写游记,同样,我也不喜欢写读后感,因为我写不好,从来我就不是擅长写作的人,尤其是小说的读后感,很难做到既不剧透也不娇情。

但有一些小说读过以后很难不写点什么,比如这个寒假读的《基地》系列,我只能俗套得去描绘这部伟大的科幻小说:这是一部波澜壮阔又气势恢宏的史诗,这是一部太空奥德赛,这是一部人类万年的心灵史……为了让诸位搞清背景,所以抄袭了一段基地的简介给诸位瞅瞅。

“心理史学”是这部史诗的中心奇幻因素,而贯穿其间最重要的一个人物,自然就是心理史学宗师、基地之父哈里·谢顿。所谓“心里史学”就是这么一回事:由于影响人类行为的因素过於复杂,人类又具有自由意志,因此个人行为绝对无法预测。然而当众多个体集合成群时,却又会显现某些规律,正如同在巨观尺度下,气体必定遵循统计方法所导出的定律。阿西莫夫将这些事实推广,藉著笔下不世出的天才谢顿,让心理史学发展到出神入化之境,成为一门探索未来世界巨观动向的深奥科学。
银河帝国已有一万二千年悠久历史,如今一位数学家却作出惊人预言∶帝国即将土崩瓦解,整个银河注定化作一片废墟,黑暗时期将会持续整整三万年!
透过心理史学的灵视,谢顿预见了人类悲惨的未来∶国势如日中天的银河帝国正一步步走向灭亡,整个银河将要经历三万年蛮荒、悲惨的无政府状态,另一个大一统的「第二帝国」才会出现。
倘若上述发展丝毫无法改变,既然一切皆已注定,也就没什麽戏剧性可言。故事之所以引人入胜,在於谢顿进一步发现,虽然阻止帝国崩溃为时已晚,但若想要缩短这段漫长的过渡期,在当时则尚有可为。於是谢顿开始了力挽狂澜、扭转乾坤的努力,试图将三万年的动荡岁月缩减为一千年。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穷後半生的精力,设立了两个科学家的据点∶第一基地与第二基地……

以上差不多就是《基地》系列的大背景,整个系列跨越约500年,历史背景涉及20,000年,所以说《基地》系列是鸿篇巨制一点都不为过。读毕《基地》系列,稍做回首,一个个有着传奇色彩的人物跃然眼前:伊图·丹莫茨尔,哈里·谢顿,铎丝·凡纳比里,婉达·谢顿,塞佛·哈定,侯伯·马洛,贝尔·里欧思,骡,艾卡蒂·达瑞尔,葛兰·崔维兹,詹诺夫·裴洛拉特,宝绮思……

一处处充满地域风情的星球:川陀,端点星,盖娅,康普隆,奥罗拉,阿尔法,地球……

一件件充满玄疑的事件:危机四伏的端点星,基地与帝国的冲突,骡的突然崛起,第一基地与第二基地的对决,银河未来的抉择,寻找地球的奥德赛之旅,心里史学的漏洞,谢顿在川陀的历险,作为备份的备份的基地,“心里史学”的完成……

一流科幻小说是一种宗教,毫无疑问,《基地》系列是其中的佼佼者,甚至让我有些相信,未来的某些规律确实是可以预测的,依靠多种知识的杂糅。阿西莫夫留给我们一部银河传奇,留给我们预言般的未来,留给了我们对数万年后无尽的遐想。谢谢,阿西莫夫,谢谢,《基地》系列。

PS.因为无法掩饰我对于阿西莫夫《基地》系列的喜爱,所以在以后的若干天内,我会连续写(也可说抄或者翻译)若干关于《基地》系列的博文,还望不喜欢的朋友见谅。

灵感从哪里来?

昨天晚上随手翻了翻阿西莫夫的《机器人短篇全集》序言部分,看到阿西莫夫的这么一段话:“如果想要记住甲事件,便将甲联想到另一件较明显的乙事件上;那么下次再看到乙,便立刻会反过来联想到甲。中国古代结绳纪事,也就应用这个原理。不过上述的联想属于刻意的自寻组合,根据我个人观察,人类会不停地,半无意识地随机组合各种资讯。有些人善于从这些零乱的组合中分析出有用的部分,这就是创意与创见的来源。

而阿西莫夫把这也归纳为两个定律,吾窃以为这总结地很是经典:

定律一:一个人必须拥有很多各方面地资讯,也就必须博学,才有可能发明前所未有的创见。
定律二:一个人必须善于组合资讯,并且能够分析各种组合的意义,也就是必须足够聪明,才有可能发明前所未有的创见。

当然除了博学和聪明,阿西莫夫还提到了直觉、勇气和运气。

高山的形成方式基本上有两种,一个是火山喷发,还有一个就是大陆板块碰撞。所谓火山喷发就好像是我们所说的厚积薄发的那种感觉,专精某个领域而后有所突破。而阿西莫夫所总结的两个定律更像是板块碰撞形成高山,譬如珠穆朗玛峰一样。看看“五四”时期的学术大师,多半都是学贯东西之辈,西洋与中国本土学术这两个板块的碰撞产生了一位位巨人。这两个形式不能说殊优殊劣,只能说是各有千秋罢了。

愚以为:也许学科融合或者说边缘学科会很有前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