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行政法

Siri涉黄的法律问题

我用的的手机没有能力使用Siri的那些高端功能,日新月异的技术也就无从体验,这不,Siri都可以告诉在哪里能找到“失足男女”们(Siri答复疑涉黄 专家称或承担法律责任)。也许,在可以预见的将来,苹果说不定还会提供送“货”上门服务。Siri答复疑涉黄专家称或承担法律责任

科技的进步我参与不了,但这里面的法律问题我却可以说上几句。毫无疑问,先进如苹果这次也肯定惹了麻烦。

上面的链接里说了可以适用刑法364条第一款:

  • 传播淫秽的书刊、影片、音像、图片或者其他淫秽物品,情节严重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而且还有366条规定此罪可以构成单位犯罪,也不以牟利为构成条件。苹果似乎有麻烦了。

但是,单独挥舞罪名还不太合适。告知找寻“失足男女”的方位,这些方位地址不属于任何淫秽物品,无论怎样的解释,也不能把一个门牌号解释成淫秽物品,除非门牌号本身涉黄。苹果最多只是为找寻淫秽物品提供了便利。

但苹果并不能因此逃过一劫,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利用互联网、移动通讯终端、声讯台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淫秽电子信息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规定:

  • 第三条:不以牟利为目的,利用互联网或者转移通讯终端传播淫秽电子信息,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依照刑法第三百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以传播淫秽物品罪定罪处罚;
  • 第四条:明知是淫秽电子信息而在自己所有、管理或者使用的网站或者网页上提供直接链接的,其数量标准根据所链接的淫秽电子信息的种类计算。

尽管“失足男女”的地址信息很难被认定为构成淫秽物品,但被解释成淫秽信息去不用跨域太多的障碍。几乎可以肯定,Siri要达到其中规定的数量要求是不成问题的。而且,将Siri视为搜索引擎也是不太困难的。这种行为(几乎)就是搜索引擎所作的事情了。地址就像是现实中的链接一样,紧紧地连起来了“失足男女”与整个世界。(不知道问Siri色情网站的事情会怎样)

苹果确实有麻烦了,而且还是单位犯罪的问题。最严重可至刑事责任,罚金是随之而来的,还有管理人员的责任。除了严格的刑事责任,还有行政责任,这几乎是必然的。

公安部的《计算机信息网络国际联网安全保护管理办法》,第五条规定:

  • 第五条 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利用国际联网制作、复制、查阅和传播下列信息:(六)宣扬封建迷信、淫秽、色情、赌博、暴力、凶杀、恐怖,教唆犯罪的;

“失足男女”的地理位置被解释成淫秽信息也不困难,毫无疑问Siri传播了它们。

自律规范虽然只是做做样子,但肯定也有规定,《互联网搜索引擎服务商抵制淫秽、色情等违法和不良信息自律规范》,里面规定:

  • 搜索引擎服务商不得以任何方式主动传播、收录、链接含有淫秽、色情等违法和不良信息内容的网站、网页。
  • 搜索引擎服务商不得为含有淫秽、色情等违法和不良信息内容的网站、网页提供搜索导航、广告、排名、接入等任何形式的网络服务。

还有一个《互联网站禁止传播淫秽、色情等不良信息自律规范》规定:

  • 互联网站不得登载和传播淫秽、色情等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法规禁止的不良信息内容。
  • 不以任何形式登载和传播含有淫秽、色情等不良信息内容的广告;不为含有淫秽、色情等不良信息内容的网站或网页提供任何形式的宣传和链接。

虽然这些自律规范的效力实在有限,即使签署协议,也只是民事责任。但完全可供参考。总之,在各个层面上,苹果如果处理不当,是会陷入麻烦的。

八部委防沉迷涉嫌违法

沉迷

网络游戏实名制终于要来了,在China Joy上八部委(新闻出版总署、中央文明办、教育部、公安部、工业和信息化部、共青团中央、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中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下发了《关于启动网络游戏防沉迷实名验证工作的通知》,通知具体内容我没有搜到,只是从媒体报道中查到零星信息:

《通知》提出,网络游戏运营企业要按规定要求,全力做好网络游戏防沉迷验证的各项相关工作:认真做好本企业应承担的网络游戏用户注册信息识别等工作;按流程及时报送需验证的用户身份信息;严格将经实名验证证明是提供了虚假身份信息的用户纳入网络游戏防沉迷系统。

《通知》强调,所有网络游戏运营企业必须严格按照《网络游戏防沉迷系统开发标准》和《网络游戏防沉迷系统实名认证方案》进行开发部署,不得随意更改实施方式,扩大或者缩小系统功能权限,违反者将予以查处,并停止其网络游戏出版运营和相关互联网接入服务,直至取消相关许可。

为推进此项工作,八部门也进行了分工。其中具体为:新闻出版行政部门组织开展对网络游戏防沉迷系统监督检测,特别是督促企业切实落实实名验证工作,对存在违规问题的网络游戏运营企业进行查处;公安部门 “全国公民身份证号码查询服务中心”依法依规、保质保量开展实名验证工作;通信管理部门协助相关部门做好相关网站的管理工作;文明办、教育、团委、关心下一代委员会等部门积极引导未成年人合理安排生活、娱乐,在防沉迷系统限制下使用网路游戏,养成文明健康的上网习惯。

据介绍,本次防沉迷实名验证工作的要点是:网游企业需要按要求将用户注册信息向公安部身份查询中心报送,经验证后,如果用户提供了虚假身份信息将被纳入网游防沉迷系统。这一机制可以解决用户身份信息真实性问题,但对于未成年人借用成年人真实身份玩游戏的情况依然起不到作用。

也许这次是来真的了,但这么做有违法嫌疑。从身份验证的方式来说,毫无疑问是去查验用户的居民身份证,判断其是否是未成年人,或者是否是虚假信息。未成年人则纳入防沉迷系统,如果提供了虚假信息同样纳入防沉迷系统。法律上可以将提供身份证的行为表述为“沉迷于网络游戏应当提供居民身份证以验证用户身份”。这就是问题所在,根据《网络游戏防沉迷系统开发标准》,5个小时就算沉迷。只有提供身份证的成年人才能沉迷,不提供身份证就甭想玩网络游戏超过5小时。

《居民身份证法》第十四条第一款规定的很清楚。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公民应当出示居民身份证证明身份:

  1. 常住户口登记项目变更;
  2. 兵役登记;
  3. 婚姻登记、收养登记;
  4. 申请办理出境手续;
  5. 法律、行政法规规定需要用居民身份证证明身份的其他情形。

显然沉迷于网络游戏所需的身份证明不属于前四种中任意一种。至于第五种中的其他情形,法律和行政法规都没有规定沉迷网游需要身份证,所谓《关于启动网络游戏防沉迷实名验证工作的通知》,只是多部委联合制定的行政规章,达不到行政法规的层级。换句话说,根据《立法法》的规定,只有全国人大,全国人大常委会或国务院才有权规定沉迷网游需要出示身份证。《关于启动网络游戏防沉迷实名验证工作的通知》属于典型的越权立法,多个部委联合起来擅自增设进行网络游戏的门槛。国务院作为主管单位,有权撤销或变更此通知,全国人大也应履行职责,撤销该通知。

《居民身份证法》第十三条规定“公民从事有关活动,需要证明身份的,有权使用居民身份证证明身份,有关单位及其工作人员不得拒绝。”可见公民使用身份证证明身份是一种权利,而非义务。我无意讨论是否防沉迷系统的合理性,但判断用户是否为未成年人,除非法律或者行政法规的规定,不得将查验身份证作为沉迷网游的先决条件,但公民可以主动提供身份证表明身份。

好吧,我承认这篇基本是在胡说八道……

案例笔记(1):上访

老上访专业户,至少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精神有问题。
——孙东东

学习法律,对于案例的阅读和理解,再怎么强调也不为过,王泽鉴在书中反复强调案例的重要性,尤其时在阅读案例之时,穿梭于法条与案例之间。上访 当然以上很多人都知道,但往往困惑,不知应从哪里找案例来阅读,网上如此发问屡见不鲜。要说案例的权威性,相信无一比的过人民法院出版社的《人民法院案例选》,冯象老师也如此推荐过(参考《推荐书目、编案例与“判例法”》,另一本推荐的是瞿同祖先生的《中国法律与中国社会》,更加鼎鼎大名)。

在《人民法院案例选》2007年第三辑中,案例48:杨福祥、赵艳军诉奈曼旗公安局治安处罚案,案情很简单,杨福祥、赵艳军因对在乡镇机构改革中所受待遇不满,向奈曼旗旗委多次上访,到通辽市委、政府上访多次,后来又去自治区以及北京上访,说起来也算是上访专业户了。后于2006年7月7日市委上访,被奈曼旗信访局拉回纳曼旗公安局,并对杨福祥、赵艳军两位上访者做出行政拘留五天的处罚。杨福祥、赵艳军不服,对奈曼旗公安局提起行政诉讼。

至于说拘留的理由,二人反映问题已有明确答复,但仍多次上访,其中严重扰乱了正常工作秩序,占用了工作时间,牵涉了工作精力,属于缠访行为。

一审支持了被告,二审则撤销了一审的判决以及处罚决定,判原告胜诉。用判决肯定了上访,越级上访,甚至是缠访的行为,而最高院的《案例选》则进一步对以上行为的合理性作出肯定,保障了公民权利。尤其是《案例选》中指出,在《信访条例》第十六条:“本级或上一级”,与三十四条、三十五条中关于“复查以及再上一级机关请求复核”,对缠访,越级上访的肯定。上访者遭打击、报复、排挤或类似的不公正待遇,这种报道在主流媒体中都并不罕见,可见其出现之频繁,以至于法律之红线被一次又一次的越过,视为无物。

通常可以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四十一条为信访制度的法律渊源:“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但是不得捏造或者歪曲事实进行诬告陷害。”不过想想西北政法的知名雕塑也就知道了……

另外,即便是原告胜诉,也并没有拿到精神损害赔偿,理由是于法无据。很遗憾,我国的《国家赔偿法》对于精神损失赔偿并不支持,个中荒谬,不想再提……以上仅是一案例,并没有司法领域内的指导作用,所以,仅供学习,切勿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