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节日

西安式圣诞

西安平安夜

不知道哪年开始,也许是始于我上高中的某年,西安人民开始就开始以一种疯狂的方式度过平安夜,这是一年中唯一的一晚,城墙内通向钟楼的道路封闭,地铁也不在城内停靠,而公交公司则提供额外的运力,在午夜将疲劳的大学生送回学校。古老的城墙内、平日车水马龙的道路上,在这一晚成为年轻人肆意狂欢的场所,而建于明朝的钟楼,则是这狂欢的中心。

毫无疑问,这种狂欢与西方家人团聚的平安夜没有半毛钱的关系,纯粹是西安人民的发明创造。当然这也是商家们的节日,电影院场场爆满,商场人满为患。到处都有打扮成圣诞老人的促销人员。人人都兴高采烈,尤其是窃贼们尤其高兴,俨然一个“洋庙会”。只是可惜槲寄生少了些……

国人对洋节的喜爱显然惹恼了一些人,或者是指责国人不懂圣诞节、平安夜的内涵瞎凑热闹,或者指责国人缺乏自信。但大多数人只是借机乐呵一下,学生们则借机发泄一下期末考试前紧张的情绪。对于国人,这是难得一个节日,不必和家人、亲戚共享。

事实上,不仅是中国,哪怕是西方圣诞节也与耶稣本人关系越来越小。将12月25日定于耶稣诞辰是在耶稣死后200年的事情,而且基督教的分支——东正教认为圣诞应该在1月7号。至于圣诞老人,那是基督教流行到北欧后,北欧人民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添加的形象。送礼物则是公元4世纪才有的事情。圣诞树最早出现也不过16世纪。而与家人团聚也不是平安夜的正统,正儿八经的圣诞夜应该是在基督教堂参加子夜弥撒。

国人对平安夜、圣诞节的接受并不像有些人所说是缺乏自信的表现,相反,应该是一种底气十足的自信。正是因为自身的强大与开放,才会对来自西方的节日大方的接受,并将之本土化,加入本地元素。和星巴克进故宫一个道理。比如将苹果纳入圣诞礼物的行列,说不定未来数年之后,全世界都会有这个风俗。不过接受西方节日也不是很高的门槛,没有必要沾沾自喜。

至于说圣诞节是商家的节日,所以鄙视之。其实大可不必,在全世界范围内,圣诞都是商家的节日,其他国家在这方面比起中国有过之而无不及,其中一年中大多数销售要靠圣诞档期完成。而且,就算是商家的节日为何就要鄙视?莫否是传统的“重农抑商”情节作怪。

圣诞节早就没有最早的意义了,甚至耶稣那会就不庆祝这个。所以,不妨放下包袱,与民同乐一下。

起立,读书

Books are the nutrient of the whole world; A life without books is like a life without sunlight; wisdom without books is like a wingless bird.
——Shakespeare

又逢读书日,那就说说读书吧。前些日子,孙皓晖(《大秦帝国》的作者)老师回学校演讲,其中内容这边不表(内容非常引人思考,讲传统文化,只是我提的三个问题只回答了一个)。对演讲中一句话印象深刻,说是“读书要站起来读”。往粗浅了说,站着读书效率更高,有助消化,而且不容易分神。当然了,孙浩晖老师肯定不是这个意思,要不怎么对得起那11本《大秦帝国》。

所谓“站起来读书”,其实是在说读书时一种超越书本的状态,去鸟瞰所捧的书目。任何一本书都会有它的闪光点与局限性,当我们起立之后,方才能更近清醒的看到其优缺点,所谓“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我们总是讲“尽信书不如无书”,但无书更不可取,所以只能在尽信书与无书之间寻找一个平衡点,用一种审慎,怀疑,凌驾于书本之上的心态去读,或许才是恰到好处的。

“站起来读书”听上去是不错,只是想要站到高处没有那么容易,其中需要一步一步的走到高处,是艰辛的跋涉。其中需要更多的是思考,“学而不思则罔”,思考就是这拔高的过程。当然这其中也不是没有捷径,最常用的方法就是用一本书的观点去分析另一本书,立刻就高屋建瓴了,当然这也可以看做是起步的方法,由此展开,自然就起立了。

其实何止是读书,很多事情都应该“站起来”做。学习更是如此,知识本是一块整体,只是知识的爆炸,为了学习方便才不断细分(所谓精通多个领域的大师越来越少),学科的界限从来都不是那么泾渭分明,倘若不能“站起来”审视自己的学科,那就成就永远都只被局限在一个极小的范围内。

科幻小说作家阿西莫夫也总结过灵感来源的两大途径:1),一个人必须拥有很多各方面地资讯,也就必须博学,才有可能发明前所未有的创见;2),一个人必须善于组合资讯,并且能够分析各种组合的意义,也就是必须足够聪明,才有可能发明前所未有的创见。以上都已经说的很明白了。

读书是一件好事,尤其是能够有大把悠闲的时间来沉浸于书香之中更是不错,那种智力上的挑战,思想获得启迪以后拍大腿叫好的快感,都是无与伦比的。读书是需要静气的,是很私人的活动,没见过谁热热闹闹的把一本书阅读完毕,多是一人捧书苦读,是个寂寞的过程,说是寂寞,但有书籍相伴之时你哪还有空去品味寂寞。找个舒服的椅子靠在阳台上,让春天或者秋天的阳光打在身上,手边拎上一壶浓茶,与心爱的书籍陪伴一下午,很难找到比这更加美妙的事情了。

今天的世界读书日,还是祝各位读书愉快了,读书好,读好书,好读书,书好读……至于说我今天看哪本书?就那本了。

一年又一年

又逢春节,对于中国人,不过春节就还仿佛是上一年还未结束,到了春节才算是辞旧迎新了。我曾经很嚣张的说,中国其实已经全盘西化了,尽管我们一直在抵制全盘西化。而对于春节,至少在当下,是保留下来不多的传统之一了,每到此时,如同候鸟一般的返回家园,除了遇上冰雪灾害。

正是因为我们把传统扔的差不多了,所以剩下没扔的那些才显得弥足珍贵。清末我们扔了一些,“五四”我们又扔了一些,到了文革,我们继续扔。现在,几乎没剩什么了。是有些许遗憾,但是无可奈何,中国的许多传统是建立在农业文明的基础上的,春节就是。春节是一个关于“家”的节日,也是一个关于“团圆”的节日,它代表着农业时代四世同堂的大家族围坐一起,聆听古训并且和谐相处,准备着下一年的辛苦农耕。

单纯的以农为本已经不足以让中国立于列强环绕的世界了,工业,商业,市场经济,法治国家这些概念被一股脑的带了进来并且投入实践。传统被撼动了,被改变了,被认为是封建,“四旧”而加以排斥。而之后又开始缅怀,所以我们总能看到有人呼吁说是救救XX传统,再激进一些到还要抵制国外的XX节。其实大可不必,文明的轨迹不是那么轻易就可以被改变的,不妨顺其自然。以前人们总是批评80后如何如何,现在又开始指责90后,无非都是某一代人不按照自己划定道德标准来行事,反过来想,要是下一代人与上一代人完全一样,那我们不就生活在一个死水一般的社会里面了吗(农业社会就是这样)?大概没人喜欢吧。

何必呢?何苦呢?都春节了我还写这些……其实现在,春节意味着我们获得假期,意味着能够闻到鞭炮残留下来的火药味,意味着能够看到一年一度的春晚,意味着你能够收到许多拜年的短信,意味着街道上空空旷旷……这才是我关于春节的记忆。

无论如何,还是住你在牛年好运,正如我在去年做的一样,谢谢你对这个小小Blog的关注。

世界读书日

感谢中央宣传部,感谢中央文明办,感谢新闻出版总署,要不是你们这些衙门的提醒,我是不可能想起这个关于读书的节日的。而且,三个衙门一起提醒这个读书的节日,让我感到脸上倍儿有面子~

只是不知道汉唐书城今天打折不?以下这些书我想读:

西安博物院之行

从小学起,我就不喜欢写游记,因为每次游记写到最后都要感慨一下祖国的大好河山。按照现在的说法,我当时实在是太和谐了。今儿个去西安博物院溜达了一圈,勉强写一篇游记来贻笑大方了。

对于西安博物院,我可以说是心仪已久,一直就想去转转,可惜去年一年忙着考研就一直没能成行。今天终于有机会去那里转一转。印象里,叫博物院的只有故宫博物院(当然还有河南博物院和南京博物院,只是我不知道),结果我一直在网上搜所谓的“西安博物馆”,自然是毫无结果,不过我现在搜索“西安博物院”,也搜索不出来什么,网站都没有一个,看来西安博物院不太重视宣传。

从博物院的留言册上看,我很有可能是鼠年第一个参观者,看来还是很荣幸的。因为去的比较早,就和工作人员聊了几句,告诉我博物院是遗址与博物馆的集合,姑且就当是这么解释了。

去博物馆溜达,最重要的就是去看镇馆之宝,西安博物院有三大国宝应该也就算是镇馆之宝了,分别是地下一层的腾空马唐三彩,西汉古酒,还有一层的董钦造阿弥陀佛鎏金铜像,绝对的极品。只是不让拍照,颇为遗憾,只能从网上找了张佛造像,给诸位看看。

今天的行程也有一个意外收获,竟然在准备走的时候遇到郭达了,郭达和另外一人也在里面溜达,于是乎我就怀着敬仰的心情上前表达了敬意。可惜没带笔,要不就找他签名了,呵呵。这次偶遇给这次博物院之行平添了几分乐趣。

总得说来整个博物院参观者并不是很多,所以颇为清幽,相对于脑袋篡动的陕西历史博物馆,别有一番滋味。可以安安静静得感受一件件文物(虽然看的不是很懂,我没文化-_-b),领会长安城数千年的底蕴,“秦中自古帝王州”不是随便说说玩的。

PS.预祝诸位瓦伦丁日愉快,如果你有这个心情的话。不过记住,加菲猫老师教导我们:爱情来得快去得也快,只有猪肉卷才是永恒的。

劳动节不劳动

劳动节不劳动的传统我们已经保留了若干年了,还记得若干年以前上小学,每次劳动节都要求为家里劳动,然后写一篇作文,搞得好像劳动是为了写作文一样,说得再大一点,我们劳动就是为了自我吹嘘,那时候不懂“自我吹嘘”这个词汇,叫做“记叙文”,如果没写出花儿来,那就叫“流水帐”。

现在好了,劳动节不劳动,不知道芝加哥工人怎么想,按例来说这天工人兄弟们应该应该集会、游行以示庆祝,但为了构建和谐社会,大家都歇着吧,不过游行的目的也是如此——八小时工作制,更多的休息。我看以后“五一劳动节”改成“五一休息节”好了~
但这样有一点不好,就是把俺们年轻人的“五四青年节”给覆盖了,因为劳动节假期,除了CCTV有报道,五四搞得好像不存在一样,怎么说这天也是北大的校庆。五四的事情以后再说。

既然这假期是法定的,那我不能和法律过不去,OK,俺也哪凉快哪休息去了。

关于春节

据未经本人证实的消息,在古代,大概是在春秋战国时期,男女青年们都要跳到河里裸泳,然后互相配对。

在夏朝时候,人民是在夏天过春节,顺便庆祝丰收。

我们的春节已经面目全非了。@_@

瓦伦丁之死

情人节在西方叫做ValentinesDay,是为了纪念瓦伦丁(Valentine)修士而来。传说公元三世纪时,古罗马有一位暴君叫克劳多斯,他征召了大批公民前往战场,传令人们不许举行婚礼,甚至连所有已订了婚的也马上要解除婚约。许多年轻人就这样告别爱人,悲愤地走向战场。修士瓦伦丁对暴君的虐行非常气愤,当一对情侣来到神庙请求他的帮助时,瓦伦丁在神圣的祭坛前为他们悄悄举行了婚礼。一传十,十传百,后来很多人在瓦伦丁的帮助下结成伴侣。消息终于传到暴君耳里,暴君将瓦伦丁投入地牢,将他折磨而死。瓦伦丁的忌日正是2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