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网络实名制

KNOCK,KNOCK,网络实名制

 

 法令滋彰,盗贼多有。
——老子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加强网络信息保护的决定》第六条规定:

网络服务提供者为用户办理网站接入服务,办理固定电话、移动电话等入网手续,或者为用户提供信息发布服务,应当在与用户签订协议或者确认提供服务时,要求用户提供真实身份信息。

法律带着网络实名制来了。

在互联网最早来到中国的时候,我们还能够有自信发送『Across the Great Wall we can reach every corner in the world(穿过长城,我们能到达世界每个角落)』这样的邮件。手头有一本《互联网信息法律汇编》,七百多页的一本书基本囊括了中国关于互联网的各种法律、行政法规、部门规章、地方法规。这些法律的立法时间大多在2000年以后,在此之前,网络世界果真是一片法外之地。乌托邦不会延续太久,这只是信息史前时代的片刻宁静。

自2000年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开始,拉开了送法上网的大幕。至今,我看着手边这厚达七百多页的《互联网信息法律汇编》,真想在下次听见有人说中国互联网立法不健全的时候把这本书拍在多方脸上,十余年的洋洋洒洒百万余字的繁密可谓是无处不在,看看网站下面的备案号、国际联网备案、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视听节目制作许可证、互联网出版许可证、传播许可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不一而足。

从当年可以穿越的长城到了现在,到为了大家的思想安全,避免有害信息,保护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墙无处不在。

在这里,网络是现实的倒影,每个单位都迫不及待地在这里宣誓主权,就像是街边撒尿的狗一样宣誓地盘。过去十年间有过各种推行网络实名制的尝试,即使是不是法律形式,但已经得到普及,网吧实名制自“蓝极速火灾”后就开始了,网游实名制在保护未成年人健康的旗号也推行了不短的时间了,就连北京的微博实名也一年有余了,至于办理宽带、通讯业务实名,难道不是一直在推行实名制吗?

这次这个决定,不过是提高立法层级,巩固已有规定的法律效力。

网络实名制就像是身份证,把任何一个用户的来龙去脉摸地一清二楚,你的IP、访问记录、密码尽入彀中。管理者对于不能掌控网络用户的信息有一缺乏安全感,希望能够将一切控制起来,最好把世界都管起来。身份证无疑让社会的管理变得容易,住宿、交通对身份证的要求让可疑人员无可遁形,时刻可以掌握到目标人群的动向,但也让身份证窃取、身份证伪造行业得以存在。

百密一疏,实名制所要求的身份信息的核实,很大程度上是依赖身份证号码,核实用户注册时提供的姓名与身份证号码是否一致,这个方法的基本假设是身份证号码只有本人知晓。不得不指出这个假设实在是犯了幼稚病,too young too simple,sometimes naive。不希望提供自己身份信息的人会选择绕开这个系统,使用他人的身份证号及姓名进行认证,毕竟现在的实名制系统还无法要求所有用户提供照片并确保照片即本人(比对相貌需要可怕的人力成本及系统费用),网站备案的如此要求已经有导致大量网站外迁,对中国网络发展造成毁灭性打击(所谓互联网的高速发展是在没有比照的前提下做出的)。实名制则更会增加中小互联网企业、创业的互联网公司的成本,或者是刻意屏蔽信息发布服务,让原本完全的功能瘸腿前行。

网络实名制会催生对于虚假身份的要求,助长本已猖狂身份信息倒卖行业,在网络上,信息的传播只有极低的成本,一个身份证号加姓名可以被使用于多个网站,甚至是可以倒卖给他人在同一个网站反复使用。希望网络实名制能对措施的目标人群带来太大的威慑不甚现实。韩国宪法裁判所终止网络实名制就是出于这一点的考虑,没能够减少有害信息。

进一步,网络实名制只有能力验证中国公民的身份信息,对于广大热爱中华文化、中国网站的国际友人、海外华人,只能将之拒之门外,他们不能够提供居民身份证或是户口本,这边也无法验证他们的身份信息,无助于软实力的提升。至于境外网站,不提供身份验证的要求,只能是将之挡于墙外。执行的结果只能是让境内的互联网进一步与世隔绝。

在立法者的脑海中,只有中国大陆的网站是使用中文的,有着把全世界都管理起来的雄心,却只是看到了服务器设于境内的网站,管理触手无法触及到的境外服务器其从来不予考虑,只需要将之统统声明为境外非法网站,在停止其访问就一切问题就都解决了。

互联网(Internet)的本意就是连接网络的网络,当一个网络置自己于绝地,也就不要再自称互联网为好。

网络实名制的条件与实现

信息网络安全

摘 要:该文通过分析网络实名制的基本要求,指出网络实名制的实现途径,并以建议稿的形式绘制出网络实名制可能的面貌。该文认为网络实名制应通过网络服务提供商实施,实现上网账号实名制。

关键词:网络实名制;互联网管理;互联网

Abstract: By analyzing the basic requirement of cyber real-name system, this article will discuess how to practice it and make a draft about it. This article suggests cyber real-name system should practice through access account provided by Internet Sevice Provider.

Key Words: cyber real-name system; cyber management; Internet

下载:《网络实名制的条件与实现

本文发表于《信息网络安全》2011年7月刊,页81-83。

八部委防沉迷涉嫌违法

沉迷

网络游戏实名制终于要来了,在China Joy上八部委(新闻出版总署、中央文明办、教育部、公安部、工业和信息化部、共青团中央、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中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下发了《关于启动网络游戏防沉迷实名验证工作的通知》,通知具体内容我没有搜到,只是从媒体报道中查到零星信息:

《通知》提出,网络游戏运营企业要按规定要求,全力做好网络游戏防沉迷验证的各项相关工作:认真做好本企业应承担的网络游戏用户注册信息识别等工作;按流程及时报送需验证的用户身份信息;严格将经实名验证证明是提供了虚假身份信息的用户纳入网络游戏防沉迷系统。

《通知》强调,所有网络游戏运营企业必须严格按照《网络游戏防沉迷系统开发标准》和《网络游戏防沉迷系统实名认证方案》进行开发部署,不得随意更改实施方式,扩大或者缩小系统功能权限,违反者将予以查处,并停止其网络游戏出版运营和相关互联网接入服务,直至取消相关许可。

为推进此项工作,八部门也进行了分工。其中具体为:新闻出版行政部门组织开展对网络游戏防沉迷系统监督检测,特别是督促企业切实落实实名验证工作,对存在违规问题的网络游戏运营企业进行查处;公安部门 “全国公民身份证号码查询服务中心”依法依规、保质保量开展实名验证工作;通信管理部门协助相关部门做好相关网站的管理工作;文明办、教育、团委、关心下一代委员会等部门积极引导未成年人合理安排生活、娱乐,在防沉迷系统限制下使用网路游戏,养成文明健康的上网习惯。

据介绍,本次防沉迷实名验证工作的要点是:网游企业需要按要求将用户注册信息向公安部身份查询中心报送,经验证后,如果用户提供了虚假身份信息将被纳入网游防沉迷系统。这一机制可以解决用户身份信息真实性问题,但对于未成年人借用成年人真实身份玩游戏的情况依然起不到作用。

也许这次是来真的了,但这么做有违法嫌疑。从身份验证的方式来说,毫无疑问是去查验用户的居民身份证,判断其是否是未成年人,或者是否是虚假信息。未成年人则纳入防沉迷系统,如果提供了虚假信息同样纳入防沉迷系统。法律上可以将提供身份证的行为表述为“沉迷于网络游戏应当提供居民身份证以验证用户身份”。这就是问题所在,根据《网络游戏防沉迷系统开发标准》,5个小时就算沉迷。只有提供身份证的成年人才能沉迷,不提供身份证就甭想玩网络游戏超过5小时。

《居民身份证法》第十四条第一款规定的很清楚。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公民应当出示居民身份证证明身份:

  1. 常住户口登记项目变更;
  2. 兵役登记;
  3. 婚姻登记、收养登记;
  4. 申请办理出境手续;
  5. 法律、行政法规规定需要用居民身份证证明身份的其他情形。

显然沉迷于网络游戏所需的身份证明不属于前四种中任意一种。至于第五种中的其他情形,法律和行政法规都没有规定沉迷网游需要身份证,所谓《关于启动网络游戏防沉迷实名验证工作的通知》,只是多部委联合制定的行政规章,达不到行政法规的层级。换句话说,根据《立法法》的规定,只有全国人大,全国人大常委会或国务院才有权规定沉迷网游需要出示身份证。《关于启动网络游戏防沉迷实名验证工作的通知》属于典型的越权立法,多个部委联合起来擅自增设进行网络游戏的门槛。国务院作为主管单位,有权撤销或变更此通知,全国人大也应履行职责,撤销该通知。

《居民身份证法》第十三条规定“公民从事有关活动,需要证明身份的,有权使用居民身份证证明身份,有关单位及其工作人员不得拒绝。”可见公民使用身份证证明身份是一种权利,而非义务。我无意讨论是否防沉迷系统的合理性,但判断用户是否为未成年人,除非法律或者行政法规的规定,不得将查验身份证作为沉迷网游的先决条件,但公民可以主动提供身份证表明身份。

好吧,我承认这篇基本是在胡说八道……

如何实现网络实名制(4):互联网实名制规定

光说不练假把式,网络实名制说了这么多,如果不能将之付诸于条文,那无异于纸上谈兵。所以,这里照猫画虎,勉为其难写了一个互联网实名制的规定,这个规定的颁布,需要国务院以国务院令的形式推出,而不能以部委规章,更不能以地方法规或规章的形式推出。

此条文没有任何法律意义,仅供学习、研究、参考之使用。如有不足之处,欢迎指出。

互联网实名制规定

第一条 为了保证互联网环境的秩序,维护网络用户的合法权益,制定本规定。

第二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和互联网服务提供商的用户,应当遵守本规定。

第三条 本规定所称互联网服务提供商,是指在境内依法设立和经营互联网接入业务的机构。

第四条 本规定所称互联网服务提供商的用户,是指接受互联网服务提供商接入互联网服务的个人。

第五条 本规定所称实名,是指符合法律、行政法规和国家有关规定的身份证件上使用的姓名。

下列身份证件为实名证件:
(一)居住在境内的中国公民,为居民身份证或者临时居民身份证;
(二)居住在境内的16周岁以下的中国公民,为身份证或者户口簿;
(三)香港、澳门居民,为港澳居民往来内地通行证;台湾居民,为台湾居民来往大陆通行证或者其他有效旅行证件;
(四)外国公民,为护照。
前款未作规定的,依照有关法律、行政法规和国家有关规定执行。

第六条 个人在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办理互联网接入业务时时,应当出示本人身份证件,使用实名。
代理他人在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开立个人上网业务的,代理人应当出示被代理人和代理人的身份证件。

第七条 在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处办理互联网接入服务的,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应当要求其出示本人身份证件,进行核对,并登记其身份证件上的姓名和号码。代理他人在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处办理互联网接入服务的,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应当要求其出示被代理人和代理人的身份证件,进行核对,并登记被代理人和代理人的身份证件上的姓名和号码。

不出示本人身份证件或者不使用本人身份证件上的姓名的,互联网服务提供商不得为其办理互联网接入服务。

第八条 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及其工作人员负有为个人存款账户的情况保守秘密的责任。

互联网服务提供商不得向任何单位或者个人提供有关个人互联网接入的情况,并有权拒绝任何单位或者个人查询、要求提供个人在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处的任何信息;但是,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第九条 互联网服务提供商违反本规定第七条规定的,由上级部门给予警告,可以处1000元以上50000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可以并处责令停业整顿,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纪律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第十条 本规定施行前,已经在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办理个人互联网接入服务的,按照本规定施行前国家有关规定执行;本规定施行后,在原用户办理第一次个人互联网接入申请时,原用户没有使用实名的,应当依照本规定使用实名。

第十一条 本规定由工业和信息化部组织实施。

第十二条 本规定自颁布之日起施行。

如何实现网络实名制(3)

上次已经说了,如果需要立法来实现网络实名制,至少是需要国务院制定行政法规,网络警察 部委或者地方无权要求公民提供其身份证信息。所以,网络实名制的门槛不低,尤其是考虑到国务院和全国人大(常委会)日理万机。同样是实名制,储蓄实名的规定就是由国务院颁布的《个人存款账户实名制规定》进行规定。

当然,如果不能通过法律手段,还可以采用经济途径:对于提供真是身份证信息的用户给予奖励,比如降低电信资费,提供礼品一类。自然会有部分用户愿意为了这些优惠而自愿提供自己的身份证信息来配合网络实名制,但对于那些无论你提供何种优惠都不愿提供实名信息的用户,也无可奈何。

但是,网络实名制本身,就是为了规范部分用户利用匿名的特点,进行危害社会,侵犯他人利益的活动。对于这部分用户,只要不强制,就不会自愿提供实名信息。所以,即使是经济手段,也无法彻底解决网络实名制所期望解决的问题。只能期待国务院早日立法。

如果网络实名制得以实现,那么这些实名信息将会是一笔巨大财富,为了避免验证、保存这些信息的机构滥用这些信息,应同时出台配套措施,对验证、保存身份信息的机构进行监管,就像现在有银监会、证监会和保监会一样,国务院可以新设立一个中国身份业监管委员会,简称身监会,与其他“监会”进行资料共享,如果感觉部门太多太庞杂,可以将上述部门合并,统称检查会,如果觉得名称不够古风,不妨命名为“御史台”。

网络实名制不是从来就有的,也不是只有资本主义国家才能够实施的,只有坚持和贯彻社会主义法治理念,以社会主义法治理念来指导互联网的法治建设,才能建设出有中国特色的互联网产业

如何实现网络实名制(2)

网络实名制的推行,不光涉及到在多大的范围内推行,更涉及到怎么实名,怎么验证的问题。这个问题才是网络实名制的关键所在,没有了对实名的验证,网络实名制就只会是纸上谈兵,最终不了了之网络实名 所以,此文将讨论如何对于网民登记的信息进行验证。

在依法治国的大前提下,网络实名的验证当然要依法进行,要求公民提供身份进行验证,这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的,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居民身份证法》中,第三章专门对身份证的使用和查验做出规定。其中第十四条规定了公民应当出示身份证的情形

  1. 常住户口登记项目变更;
  2. 兵役登记;
  3. 婚姻登记、收养登记;
  4. 申请办理出境手续;
  5. 法律、行政法规规定需要用居民身份证证明身份的其他情形。

该法第十五条规定了警察可以查验公民身份证的情形:

  1. 对有违法犯罪嫌疑的人员,需要查明身份的;
  2. 依法实施现场管制时,需要查明有关人员身份的;
  3. 发生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突发事件时,需要查明现场有关人员身份的;
  4. 法律规定需要查明身份的其他情形。

从法条来看,如果要对身份证进行查验,一个是可以用十四条第一款第四项的“法律、行政法规规定需要用居民身份证证明身份的其他情形”,或者是第十五条第一款第四项的“法律规定需要查明身份的其他情形”。但问题来了,网络实名制的验证显然不属于该除此以外的规定情形,只能依据这两个条款,由法律,至少也要是行政法规对网络实名制进行规定。也就是说,关于网络实名制的立法只能由全国人大(常委会),或者是国务院进行,国务院的部委,地方人大,地方政府都无权立法要求公民提供身份,或者说推行网络实名制。

显然,我昨天在《如何推进网络实名制(一)》中所说多部委联合制定网络实名制的规章是不可行的,因为部委规章无权要求公民提供身份认证,所推行的网络实名制一定是形同虚设,在法律上站不住脚的。

假设真的有法律或者行政法规对身份认证做出立法,那么应该选择哪种模式呢?依据十四条的好处是国务院即可推行网络实名制,而十五条则需要全国人大(常委会)进行立法。但中国公民的居民信息,则是由公安户籍单位进行管理,储存在其数据库中,若是利用十四条的话难免牵扯部门间协调,不符合我们精简机构的大原则。若是依据十五条,由警察查验每一个网民的真实身份,又难免有碍国际观瞻,海外反华势力又会诬陷我们是警察国家。

依法治国的精义是依法行政,而网络实名制作为用行政力量规范网络的重要手段,其道路之曲折,为我们所共见。

如何实现网络实名制(1)

官方总对各种各样的实名制乐此不疲,于此对比,民间则每每横眉冷对。这里我不打算讨论是否应该实行网络实名制,而是更进一步,讨论一下什么样的实名制是可以行的。 就像做简答题,一般第一问是判断是非,第二问再说明如何实施。这篇博文,就是直接回答第二问。

关于网络实名制的实行,也有过一些尝试,比如杭州市人大通过的《杭州市计算机信息网络安全保护管理条例》第十九条第二款第三项规定:提供电子公告、网络游戏和其他即时通信服务的,具有用户注册信息和发布信息审核功能,并如实登记向其申请开设上述服务的用户的有效身份证明;……。这种规定只有政策导向性作用,毫无可操作性,只会让条例形同虚设,损害杭州市人大的权威。

所谓要实行网络实名制,当然不能是去敷衍,仅做表面文章,毕竟现在网络上身份证算号器并不难找到。要切实有效的实行网络实名制,就应该去核实所有上网人员真实的信息,禁止弄虚作假,或者以他人信息冒充,否则网络实名制将失去其应有的意义。

考虑到互联网的连通性,一个东北人可以毫不费力得访问服务器位于云南的网站,一个广东人也可以随意访问服务器位于新疆的网站(如果没有断网的话)。所以,若只是一省或一市推行网络实名制将毫无意义。只有全国层面的立法,才会真正切实有效的推行网络实名制。

所以,现在有几个选择,一个是通过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还可以由国务院制定行政法规;或者是由国务院部委制定条例。考虑到人大立法之艰辛,再出于为人大分忧的考量,网络实名制最好是由国务院或是部委制定。在网络实名制立法初期,最好是先行部委制定条例,等时机成熟后再由国务院制定行政法规,若干年后再由人大立法。至于部委制定条例,完全可以由工信部牵头,联合文化部,新闻出版总署等相关单位联合制定

但问题是,互联网不光联通中国,更能联通世界,在我国网站上访问的不光有我朝臣民,还有来自五湖四海通宵汉文的洋人,更有散居于海外的广大爱国华侨。为了更好的规范来自境外的访问,我没有若干措施可以选择。我们可以通过我国驻外使领馆,对希望访问我国网站的境外人士进行身份验证,但考虑到我国驻外人员工作的辛苦,这种增大他们工作量的措施显然是不可行的;当然,我们也可以通过与国外签订友好条约,要求外国政府对那些希望访问我国网站的人员进行身份验证,我国则相应的验证那些希望访问境外网站国人的身份,但考虑到外国政府大多缺乏执行力,没有我国政府的魄力,所以,在执行方面有待进一步斟酌。对护照的验证当然也是一种方法,但考虑到我国并不掌握他国护照信息,这种方法有待进一步沟通。笔者以为,最切实有效的方法就是运用我国在联合国的影响力,在联合国大会上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呼吁全世界的国家在互惠互利的基础上实行网络实名制

对于实行网络实名制,空有一腔热情是远远不够的,只有从细节入手,才能真正将网络实名制送入轨道。“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途径”,从实践的角度出发,才能够超越众人的视野,对网络实名制有更全面的认识。

旗帜鲜明得对待网络实名制

On the Internet, nobody knows you’re a dog.
——The New Yorker

关于网络实名制的问题,吵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自从李希光教授2001年在电台谈话以来,internet-dog 总是争论不断,尽管网民们一边倒的反对网络实名制,但每年总会有几位“有关专家”跳出来为网络实名制摇旗呐喊,加油助威。这几天刚好写了一篇关于网络实名制的论文,这里就提取其中部分内容来分析一下网络实名制,看看网络实名制为何不可行

鼓吹网络实名制的主要理由,主要是:“你不能因为是网上,可以发表匿名的东西,就随便对别人进行人身攻击,这同样要承担名誉损害权责任。”还有这样的论调:“如果没有侵犯法律,没有侵犯公众利益,没有人找你,但是你做了坏事那么要为此付出代价。”总结一下,网络实名制是为了方便追究责任。

当然,我承认,那些在网络上做了坏事的人应该被追究责任,他们应该负责,但是否应该通过网络实名制这种方法来追究那就另当别论了。因为没有证据显示,网络实名制是追究网络上坏人最好的手段。

网络实名制或许真的可以让追究责任变得简单,但另一方面,网络实名制会扼杀一些互联网弥足珍贵的特性。互联网诞生之初,网络是匿名的天堂,尽管如此,并不能以此作为拒绝网络实名制的理由,网络天性匿名,不能证明匿名就是合理的,反对网络实名制需要些更多的理由。

我承认,网络实名制对于追究那些不法言论有着极大的便利,但是我们是否真的要去设定一种机制,让只有通过实名验证的人才有资格在网络上发言,互联网之所有优越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它联通了世界,难道我们因为外国人无法通过我们的实名验证,就剥夺他们在中国网站上的发言权?那海外华人怎么办?假如我们真的彻底实了名,互联网的意义又还剩多少?总不至于彻底与外界隔绝吧。网络上,用脚投票并不是一件特别困难的事情

网络实名制方便追究责任?或许,但实名以后的互联网依旧会有侵权,依旧会有诽谤,就像现实社会一样,我们并没有因为要方便追究责任,而让每个人在上街时都把自己的名字挂在胸前,更没有让我们的每一步行踪都被监控。网络谣言,网络诽谤的根本原因并不在于是否实名威慑,而是有更深层次的原因,网络只是被当作发泄渠道。实名制只是治标不治本的措施。

退一万步来说,如果当真实行了网络实名制,又会如何?要么是网站负责验证,要么是由政府机关统一进行验证,如若是前者,经过验证的信息安全性如何保障,用户资料泄露的案例我们在其他领域已经多次领教,你会信任你使用的网站会妥善保管你的信息吗?即使能够妥善保管,相信身份信息这种具有极高潜在价值的信息也会成为黑客们的猎物。至于说由政府机构来负责实名制验证,要知道,去年公安部推出的身份信息查询系统,每次查询费用是5元钱。如果每次实名验证都要有5元钱的成本,那网络实名制的成本也太高了。我想,我们还有更需要用钱的地方吧。

一项制度是否成功,并不取决于制定者是否心怀善意,而是取决于这项制度是否切合实际,能够取得的收益是否会大于成本。网络实名制也是这么一项制度,制度的提出者是本着最大的善意去推行网络实名制,但其中忽视了网络实名制可能会带来的负面问题,善意蒙蔽了他们的双眼。

我们总喜欢那韩国与新加坡作例子,来论证网络实名制仿佛是在与国际接轨。但是,我们视而不见的欧美却将网络匿名权作为一项权利加以推行。1997年克林顿政府的《全球电子商务框架报告》将网络隐私权作为一项基本权利。1999年欧盟部长委员会采用了一个《关于成员国网络隐私权保护》:“在尊重其他人的权利、自由和民主社会价值的同时,发展允许数据主体匿名和信息高速公路上交换信息保密性的技术的意识正在觉醒……通过匿名的方式获取和使用服务,以及完成匿名支付,是保护隐私权最好的方式。因此,有必要找出合适的技术方式来达到匿名。但是,由于法律的约束,完成匿名并非适当。在法律允许的情况下,你可以使用假名使你的个人身份仅让网络服务提供商知晓。”

看起来网络实名制并非是大势所趋,网络实名制对于隐私权的侵犯那些鼓吹者从未认真考虑,仅仅一句“加强网络安全建设”就算论证完毕,简直是敷衍了事。哦,对了,中国法律中是找不到隐私权的

网络实名制会给我们带来一些东西,更会会让我们失去一些东西。有一个歇后语叫作“丢了西瓜,捡了芝麻”,就是在说网络实名制。我们的总设计师告诉我们:“打开窗户,新鲜空气进来了,同时苍蝇也进来了。”我们是否要因为苍蝇,而紧闭门窗呢?

参考阅读:《网络早晚会实名》,《网络实名制的去文学化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