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绿色

假如秋天不再来

大概是一年多以前吧,有一首很口水的歌叫做《秋天不回来》,旋律还算是好听,属于让人朗朗上口的那种。里面有一句歌词是“就让秋风带走我的思念,带走我的泪”,没人会把这歌词当回事,但现在,问题来了,被秋天带走的思念不光回不来了,连秋天本身都不会再回来了。这不是危言耸听!请看下面这则报道:

【华盛顿特区电】周二据消息来源指出,昼短夜长、凉爽宜人的秋季,长存于地球近30亿年后,在本星期初宣告消失。
四分之一的秋天,曾是炎夏与寒冬交替间,人人渴求的一丝喘息。如今,却空前闷热潮湿,阳光终日高照,加上干旱长达数月。
“大家都希望秋天不要走,但秋天确定不会再来了。”美国国家气象局局长海斯在11月6日举行的记者会中宣布,当天天气闷热。“以往,秋天总是顺利来临,但令人难过的是,时代已经变了。”
海斯表示:“说真的,它能够撑到现在,我们也很意外。”
面对失去秋天的一年,许多人惊讶不已,然而,这一切早有警讯。最近几年,秋季从长达三个月锐减成短短两星期,入球的时间也越来越晚……
美国民众尽管很失望,但也有人说,过去几年的秋天其实“一点都不令人期待”,而且往往秋意尽失、秋凉不在。

以上是假新闻!吓到你了吧。但我们又热、又平、又挤的世界确实可能让以上新闻成为空穴来风。如果秋天真的真的没了,会如何?

那我们的生活会失去很多乐趣,看看那些描写秋天的诗歌:“秋风生渭水,落叶满长安”,“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长风万里送秋雁,对此可以酣高楼”,“夜深风竹敲秋韵,万叶千声皆是恨”,“楼船夜雪瓜洲渡, 铁马秋风大关”,“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未来的高中老师们在讲解这些诗句之前,估计要声嘶力竭的解释一番秋天的概念才行。

在失去秋天的同时,春天自然也不会再来的,留下的只有冬天与夏天。没有四季,中国的诗歌讲少掉一半乐趣。没有春天的播种,也没有秋天的收获;没有出暖花开,也没有秋衣盎然;没有嫩绿,也也没有金黄。留下的只有冰与火(之歌)……

人类起源于热带,而文明发展于温带,温带四季的变化使得人们开始观察天文星相,研究植物的生长周期,寻找御寒的衣物,很难想象热带会诞生高度的文明,因为那里缺乏如此的周期与规律,一年四季,只有旱季与雨季。虽然说人类不可能一直生活在摇篮之中,但我们现在做的,就是在烧掉我们自己的摇篮,更要命的,我们还不知道如何离开摇篮,但火已经点燃,我们的时间所剩无几,要么进化发展的可以在烈火中生存,要么完蛋,就是这么简单的道理。

按照某人的话说:我们总是嘲笑那些竭泽而渔的人们,但如果继续在这场革命中坐以待毙,我们其实只是在拒绝下一个秋天的到来。此篇,算是同题作文了。

就这么又热、又平、又挤!

这本书真正攸关大局的问题有两个:“美国真的可以领导一场绿色革命吗?”、“中国真的会跟进吗?”其他的只是注脚。

——Thomas L. Friedman,《世界又热、又平、又挤

领导绿色革命的一定就得是美国?中国就只有跟进的份?或许吧,但为何不能反过来,中国来领导,让美国跟进,喔……这听上去像是爱国青年的YY。不过,至少,即便是反应再迟钝的人,也不会忽视连续两个冬季里的雪灾与旱灾,中国所受的激励,不比美国少,据估计,2008年雪灾造成经济损失超过1516.5亿元 ,要知道,当年全国人大审批的教育支出不过1561.76亿元。至于2009年旱灾的经济损失,虽还未有统计数据,但也肯定是此般的天文数字。

这些背后,似乎就是极端气候(全球变暖只是其中之一)了,如果更进一步,追查幕后黑手,就会像精彩的侦探小说一样,查到我们自己头上。正是我们自己早就了我们现在的窘境。而这其中,自然包括中国人,我们已经是世界碳排放量最大的国家,或许曾经我们对气候影响不大,但现在,未来,中国在环境方面的一举一动,都与世界的气候息息相关。

在《义勇军进行曲》中我们会唱:“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对气候异常来说,影响范围整个地球,全部生物圈。不光是中华民族,所有民族都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了,不是说把刀架到脖子上才是最危险的时刻,当刽子手把刀举起,最危险的时刻就已经来临,已经几乎要来不及了。“子弹总是从太阳穴进去。你永远看不到它飞过来,因为你看错了方向。”我们现在就是这么一种状态。

当然我们也会听到以下论调:不能确定百分之百说人类活动对气候产生影响,或者是说让我们的后代去为全球变暖买单吧,他们有更先进的科技……只是,等证据确凿无疑了,还来得及吗?就算是全球变暖纯粹是子虚乌有,我们全力开发新能源,努力节能,诸如此类,又有什么坏处呢?然而一旦全球气候确实是开始改变,我们却置若罔闻,恐怕,我们若干年后从子孙那里听到的,就只能是对我们这代人的埋怨和咒骂了。

Friedman 在书里提到,希望美国能够变成中国一天,这样就可以通过强大的执行力,绕开无休止的辩论,游说团的口水,以及利益集团的干涉,将环保节能政策制定出来,推广开去。但也仅仅只希望成为中国一天,而不是更多。另一方面,我想,在中国,估计会有“一小撮别有用心”的人希望把中国永远都变成美国吧……

不管你怎么期望,中国始终还是中国,要面对自己发展与节能环保的问题。过去三十年,我们的碳排放随着经济高速增长。数亿人都在期望那种中产阶级式的成功,几亿人做到了,几亿人正在奋斗,还有几亿在憧憬。只是,我们的资源,还能够承受吗?增长的极限何时到来?发展到现在的状态,我们就已经消耗了如此之多的能源,按这种模式发展下去会如何?

前一阵子,“家电下乡”搞的是热热闹闹,让乡村也能享受到现代化的成果,当然这并没有什么不好。另一个角度想这个问题,把城市的生活方式在农村推行,势必会让我们的能源消耗大幅提升,如果我们的能源政策不有所改变,那么瓶颈迟早会遇到,现行的模式承受不起如此消耗。简单的说,诸如“家电下乡”这类活动,需要背后能源政策的有力支持。

这也难怪贺雪峰先生会对低消费、高福利的乡村模式情有独钟,因为按照现在的模式,我们的环境实在是承受不起高消费,高福利的模式。戴蒙德在《崩溃》一书里也说:“如果告诉中国,不要向往第一世界国家的生活水平,中国当然不能容忍这种态度。但是如果中国和其它第三世界的国家,以及当前第一世界国家都过着穷奢极欲的生活,地球必定无法承受。”如果不改变增长模式,恐怕只能按照上面那些专家的预测来了。

《世界又热、又平、又挤》里把中国比作是电影《生死时速》里那量高速狂奔的大巴,《远东经济评论》总编钱达安如是说:“中国领导人试图将那部公车里的引擎,从耗油的污染型换成能源效率超高的混合动力型,而且,换的时候,公车仍要以50英里的速度前进。”

凭什么领导绿色革命的一定就得是美国?中国就只有跟进的份?我们有如此多的高校,如此多的研究生,如此多出色的工程师,如此多聪明的头脑,要是我们还是只能跟进美国,不能领导这场绿色的革命,或许我们就应该像Thomas L. Friedman用这本书反思美国一样,好好反省一下自己了,当然,前提是你的这种反思能够被出版的话。

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曾不止一次号召青年学生们要仰望星空,只是,希望我们在抬起头来的时候,真的能看到璀璨星空,而不是被烟雾包裹的夜空。

Thomas Friedman新书入手

对于Thomas Friedman的新书,我是期待已久了,原因自然是拜读了他的《世界是平的》,当时入手也是台湾版,所以我读这本书比大多数大陆读者都早。自然,对于新书,也是还未出版就给予了足够的关注,当时在博客里面就写了篇《绿色的力量》已视关注。那时以为他的新书名叫《绿色:新的爱国主义》,不知怎的,出版后成了《Hot, Flat, and Crowded》(又热又挤又热)。其实这书早该入手,自英文版发行后就犹豫过再三,后来考虑到本人可怜的英文阅读能力,还是作罢。台湾版去年十月出版,机缘巧合,不知那时忙于何事,竟把这书抛到脑后,直到年关方才重新注意。而入手,则是若干小时之前的事,勉强称得上是“几经波折”吧……

刚刚入手,谈不上有什么读书心得,所以,随便从书里摘抄几句,以示本人兴奋之情。

美国的任务是,在洁净的新绿色科技上作最前端的重大投资,然后利用印度的低成本服务经济,以及中国的制造平台,把成本降低到“中国价格”。

以前,寒冬中偶尔回暖,就像天赐的幸福。现在,暖冬却像人类应得的惩罚。

在紧密交织的生物网中,人类是唯一没有任何动植物依赖的物种。然而,人类却必须依靠整个生物网才能存活。

当你找寻更持久的方法为未来提供动力,创新能力就会增加。因为产品如果没有变得更聪明,就无法达到更节能的目的。是

绿色革命不是地球日音乐会,不是杂志的绿色专题特刊,不是205种轻松绿化的方法,也不尽是最新的网络淘金热。绿色革命是生存的策略。

如果你把绿化看做成本或是一般投资,那一定会失败;如果你将它看做是非凡的投资,可以带来转变性收获与惊人利益,那么你就会成功。

当一般大众都开始相信环保才是最便宜的建筑与运作模式,这场革命才算是真正开始。

已经没有任何缓冲的余地,没有任何退路;再也没有可倾倒垃圾的绿地、可滥捕鱼类的海洋、可无止境看法的森林了。

近年来去中国,看到那边的污染,发现人民讲话是越来越自在,但是呼吸却越来越困难。

邓小平曾说:“不管黑猫、白猫,只要抓老鼠的,就是好猫。”现在情况已经不同。如果那只猫不是绿的,我们任何一个人,都无法成功。

……

以上,Thomas Friedman如是说。接下来,我该好好读书了~

PS.本书大陆版遥遥无期,此台湾版购买于淘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