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经济学

那些我不懂的术语(一)

古时候,大家写诗写文章,总喜欢引用典故,也就是掉书袋子,好好的一句话里面加了好多层意思,比如李白《将进酒》中的:“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economics 就引用了曹植的典故。后人用典也是越用越多,以至于普通人看上去简直是不知所云,自己文人的小圈子倒是津津乐道。

我们现在使用术语也有这种趋势,无论哪个学科,随着专业化水平的不断提升,术语是随处可见。想想看,我们竟然连CPI这种专业词汇都掌握了。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坏事,并非像Ptolemy君所言必须要提倡“平易的中文”,对于术语的应用更有利于圈内人的交流,比如法律人之间,许多复杂的概念比如说“法律事实”你就可以用“一词以蔽之”,没必要把每个概念像教科书那样把大段的解释搬出来,节省大家的时间。

当然了,对于术语我了解的很少,法律之外的术语更少,所以,我了跟上潮流,还是学习一下术语了。

帕累托最优是指资源分配的一种理想状态。假定固有的一群人和可分配的资源,如果从一种分配状态到另一种状态的变化中,在没有使任何人境况变坏的前提下,使得至少一个人变得更好,这就是帕累托改善帕累托最优的状态就是不可能再有更多的帕累托改善的状态;换句话说,不可能再改善某些人的境况,而不使任何其他人受损。

经济学理论认为,如果市场是完备的和充分竞争的,市场交换的结果一定是帕累托最优的。

这是挺美好的一个概念,尽管我们只能无限的接近。这个理论其实可以套用到知识产权领域,面对盗版泛滥的中国市场,最经常听到的声音:要么是高唱免费的赞歌,说盗版有理,盗版促进了文化传播,让许多人有机会接触最先进的生产力,互联网的介入让这种声音越发强烈;要么是高举版权的大棒,说要保护版权人的利益,以购买正版后的道德优越感来压人。无外乎如此。

其中是否第三条路?我们说版权的保护要达到一种平衡,一种版权人利益与公众利益的平衡,这个平衡点或许就是帕累托最优,在不损害版权人利益的情况下,增加公众利益,听上去很美好,但仔细思考一番大多都会以为这是天方夜谭。

当我们说盗版侵害了版权人的利益,往往以盗版的销售量作为统计依据(如果可以统计出来的话)。但实际上,大量的盗版购买者是否真的侵害到了版权人的利益?未必,要侵害版权人的利益,必须是消费者因为购买盗版的原因而没有购买正版,这样才让版权人的收入减少,但实际上,众多的盗版消费者根本就没有购买正版,如果没有盗版,他们也不会去购买正版,这部分人会选择其他的替代产品。所以,实际上盗版造成损失远没有那么大。更多的时候是为了高举正义旗帜所为而进行。

帕累托最优要求市场竞争充分,那么盗版算不算充分竞争后市场的反应呢?或许盗版本身就是一种合理的存在。如果版权人不想被盗版搞的那么尴尬,完全可以自己发行一部分免费版,或者不同价格的产品以适应市场。就像微软在不同国家的不同价格一样,针对不同收入人群提供不同价格。当然这种政策又缺乏可操作性,但不这样的话,盗版还是继续存在吧。

话虽这么说,但版权的帕累托最优如何实现,还是不甚了解,但基于如此思路肯定不会错的太远吧,估计这法经济学就是这么研究的吧。当然知识产权我以后会慢慢分析学习。

PS.著名的“二八法则”也被称作帕累托法则,帕累托果真牛人啊。

下期术语:马太效应……

经济学视角下的法律(二)

本人所在的法学院以经济法学见长,不因为别的,是因为学校的经济学还算不错,顺便拉动了法学的发展,近日听说我们“法律思维”这门课的教材竟是由经管院所编,可见其纠缠之深。把法学与经济学拼到一起,不光能形成一门经济法学,还能弄成一门法经济学(也叫做法和经济学)。经济法好理解,就是研究关乎经济的法律,仅此而已;而法经济学则是利用经济学的研究方法,来分析法学。

法经济学的历史并不长,一般认为始于鼎鼎大名的“科斯定理”,按照张五常的话说:“科斯定理”是石破天惊的。自此经济学的方法开始侵入法学领域,也让法学的研究方法变得丰富多彩,相当于在法学的武器库中又增加了一类重型武器。此处,我无意去探讨“科斯定理”的有关问题,因为我虽是看过曼昆的《经济学原理》,也看了几本关于法经济学的书,如苏力翻译的罗伯特·埃里克森的《无需法律的秩序》(晓镜同学要我推荐几本和经济学有关的法律书,吾以为此本最佳),但对于“科斯定理”我还是再积累一些,再发表感想也不迟,如果阁下您真的对“科斯定理”有兴趣,相信以您的睿智,一定可以Google出来想要的信息。

上次说了个经济学的原理一:人们面临权衡取舍,这次书接上回,原理二:某种东西的成本是为了得到它所放弃的东西。

我们理解成本,多是将之与消耗的金钱挂钩,比如说考虑上大学的成本,一般都会把学费、书费、住宿费、伙食费以及其他开销加起来。但根据成本的定义,这并非是上大学所真正放弃的全部东西。因为你离开学校,照应需要睡觉的地方、要有吃的食物。只有在大学的住宿费和伙食费比其他地方的贵时,贵的这一部分才是上大学的成本。但实际上,大学的住宿费和伙食费往往低于你自己生活时所支付的房租和食物费用,所以,节省下来的那部分住宿费用和伙食费用往往是上大学所带来的收益。

上大学最大的成本是你的时间。当你把大学四年的时间用于听课、读书以及写文章时,你就不能把时间用于工作。对大多数学生而言,为上学而不得不放弃的工资是他们受教育最大的单项成本。所以,成本的定义是为了得到某种东西而放弃的东西。(以上两段来自曼昆的《经济学原理》)

至于说法律,自然也是有自己的成本的。当我们去寻求司法救济时,就意味着我们放弃了私力救济、权力救济以及其他形式救济的手段,因为我们相信寻求法律帮助的成本较之其他手段来说要更为划算,所以才选择法律,至少,对于一个理性人,应该是这个样子。

法律应该是社会的最后一道防火墙,是最后的救济手段,但我们在法律之外,依旧有着诸如上访这样的救济渠道,承担着最后防火墙的作用,但这道防火墙,却是代价高昂,而且,比想象的高昂的多,比如说,有上访自然就会有截访,谁在承受截访的成本?

法律的成本高昂,一方面是因为其自身特点所决定,另一方面是因为还存在着其他的救济途径(值得商榷)。但又很难确定这就是一件坏事儿,尽管现实操作可能存在在着各种各样的问题,但在理论上,“徒法不足以行”的道理现在依旧适用。只是,从整个社会成本来看,或许选择法律才是最划算的,但愿如此,毕竟关乎我未来的饭碗了。

读《经济学原理》

最早知道曼昆教授的《经济学原理》,是因为考研时见一美女整日研读此书,而后我就在豆瓣上搜了一把,发现众人对此书评价极高,且通俗易懂,甚至适合高中生学习,对于我这个计算机网络和法律的双料半调子来说,应该也能看得差不多了。于是乎我也就在考研结束的那个下午去买了两本,一本是微观经济学,一本是宏观经济学。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是我在学校法理学和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时不断看到的论断,或许有偏颇片面之处,但也可以对经济学的作用可见一斑。法律制度是上层建筑的一部分,如果我想要在法律的路上走的更远,对于经济学的原理必须有所了解。换句话说,学习经济学可以让我看到法律背后的一些东西,法律的真正渊源,未来如果有机会做为一个法律人,这可以让我更好得运用法律的本质,更好的把握法律的规律。(这个原因和PLMM研读此书都是我读此书的原因~)

1、人们面临权衡取舍;
2、某种东西的成本是为了得到它而放弃的东西
3、理性人考虑边际量;
4、人们会对激励作出反应;
5、贸易能使每个人状况更好
6、市场通常是组织经济活动的一种好方式;
7、政府有时候可以改善市场的结果;
8、一国的生活水平取决于它生产物品与劳务的能力;
9、当政府发行过多货币时,物价会上升;
10、社会面临通货膨胀和失业率的短期权衡关系。

以上10条是经济学十大原理,也是《经济学原理》一书的核心内容,几乎全书所有内容(或者说大多数经济学问题)都可以用这10条来做出解释,从税收到市场经济,从福利到关税补贴,从公平到效率,都可以做出合理的解释。

这本书完全可以被列入影响我世界观的书之一了,我已经知道了要“像法律人一样思考”,这本书让我了解到我也应该像“经济学家”一样思考,这样,至少不会让我被“破窗理论”迷惑,不会让我被那些反对全球化的人忽悠,诸多好处,恕我不能一一列举。我喜欢提批评的思考,而这本书正是批评思考的重要工具之一。At the end of the day,这本书让我更清楚的看到了这个世界,如果你想更清楚的看这个社会,你最好也读一读这本《经济学原理》,因为它已经超越了经济学。

OK,微观经济学搞定,开始读宏观经济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