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程序法

老美的法言法语

法律人的语言往往是晦涩难懂,充满了专业术语。其实话说回来每个专业都一样,都有自己的一套术语,所谓术业有专通,隔行如隔山,彼此不了解对方的术语是很正常的。而法律人尤其是律师恰恰又是一个要依靠说话张嘴的职业,所以我们更多的会从法律人那里听到不知所云的语言,诸如紧急避险,除斥期间,间接正犯之类。

对于法律英语,也是一个道理,基本上就是不同于英语的另外一种语言。

1,Oyez

美国最高法院开庭前,总要连喊三遍Oyez(/ˈɔjeɪ/),叫大家注意并保持肃静,做为开庭前法官入席的一个仪式。Oyez起源于法语ouïr,在诺曼公爵征服英国后被做为法庭法语引进英国,意思是“注意听”或“你们听”。美国最高法院开庭前,总是要来这么一段,这里有个标准样本,有兴趣的话可以听听,听上去就像念经一样,充满了宗教的仪式感。

Oyez! Oyez! Oyez! All persons having business before the Honorable, the Supreme Court of the United States, are admonished to draw near and give their attention, for the Court is now sitting. God save the United States and this Honorable Court!

只是有一点,Oyez听上去很象Oh~Yeah~

2,May it please the court

在美国法院,尤其是高级的法院,律师在陈述前一般都会来这么一句May it please the court…,意思是“庭上,请允许我……”以显示对于法庭的尊敬,在美国最高法院媒体库里,几乎每个案子的律师都会来这么一句开场。

3,Your Honour

Your honour原意是“阁下”“大人”的意思,更多的是我们听见律师们在法庭上对于法官的尊称,即“尊敬的法官大人”。而对于在平时,更多的是直接称呼为Judge,在老美的各种法庭剧中,最常听见的一句就是律师高喊Objection, your honour了。在英国,在法庭上称呼法官则是My Lord。

至于英美的“你的”“我的”这个差异,有人这么解释:传统皇室贵族式有特权和封地的,Lord 本身就已经有君主的意思。称呼对方my Lord是有他也是自己的君主的含义,也是自谦的表现。 Honor是一些公仆的尊称,这些人没有特权只有很高的职权。Your Honor是表示对方是很honorable(受尊敬的)。所以,不能说是my honor, my honor意思是我很荣幸。

法庭宣誓

人可以不信神,但不可以不相信神圣。
——周国平

程序正义是法律的一个重要特征,尤其是在法庭之上,程序的重要性更加明显:当你身处法庭之上,听到法警高喊“起立”,法官步入会场,法槌落下时,神圣敬畏的感觉会悠然而生,坦白的说,我至今对于我在西安市中院第一次目睹法庭审判的场景记忆犹新……这也难怪伯尔曼会写一本《法律与宗教》,法律就和宗教都强调一种仪式上的庄严感,使人产生敬畏之心,所以才有了那句最喜欢被法律人引用的名言:法律如果不被信仰,就等于形同虚设。

法庭宣誓(Oaths)又是法庭程序正义中的重要环节,这一点在老鹤的演讲中常常可以听到,老鹤会去回顾他在美国(好像是德州)目击法庭宣誓的情景,而每当讲到此处,老鹤总喜欢讲一个笑话:

法官:你能够保证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理吗?
证人:没问题,法官大人,我早就和真理结婚了。
法官:我更关心你什么时候和真理离婚。

而此时老鹤总喜欢讲香港在被租借期间关于宣誓的事儿,大致是说英国人很纳闷,中国人手按《圣经》上帝宣誓了为何还会在法庭上说法,经过人类学研究,发现中国人信祖宗,所以英国人就开始要求中国人抱着祖宗牌位宣誓,果然伪证率下降了。至于中国人现在拿什么宣誓……至少中国人现在不太信祖宗了……对着招财猫招财猫如何?

对于外国来说,宣誓是法庭程序一个神圣的部分,在宣誓的时候,所有人都不可以走动或者说话,宣誓者应该静立不动,直到带领宣誓的人念完誓词。按照老鹤的话说,宣誓者在这一刻感觉是在和上帝交流。当然了,对于不信基督教的人来说,也自然会有另外一套说辞。

对于基督教徒,手按的是《圣经》,誓词为: I swear by almighty God that the evidence I shall give shall be the truth, the whole truth and nothing but the truth;对于穆斯林,则是手按《可兰经》,将almighty God换成Allah;犹太教则是手按《旧约》,誓词与基督徒相同;对于不信教的人们来说,则是跟读下面一段誓词:I do solemnly, sincerely and truly declare and affirm that the evidence I shall give shall be the truth, the whole truth and nothing but the truth。其实就是把关于truth的一句话绕来绕去说一遍,至于摩门教和Quaker的宣誓,也都是大同小异,还是这些法言法语。

对于中国来说,有一个试点:证人宣誓席,左手按住《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文本,面对法庭庄严宣誓:以我的人格及良知担保,我将忠实履行法律规定的作证义务,保证如实陈述,毫无隐瞒。如违誓言,愿接受法律的处罚和道德的谴责。听上去还不错,但老鹤说:《宪法》是中国唯一没有执行力的法,还不如按一本《婚姻法》来宣誓。

米兰达法则

一九六三年,一个名叫恩纳斯托·米兰达的二十三岁无业青年因涉嫌强奸和绑架妇女在亚利桑那州被捕,警官随即对他进行了审问。在审讯前,警官没有告诉米兰达有权保持沉默,有权不自认其罪。米兰达文化不高,这辈子也从没听说过世界上还有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权力法案》《THE BILL OF RIGHTS》)这么个玩艺儿。经过连续两小时的审讯,米兰达承认了罪行,并在供词上签了字。

后来在法庭上,检察官向陪审团出示了米兰达的供词,作为指控他犯罪的重要证据。米兰达的律师则坚持认为,根据宪法,米兰达供词是无效的。最后,陪审团判决米兰达有罪,法官判米兰达二十年有期徒刑。此案后来上诉到美国最高法院。一九六六年,最高法院以五比四一票之差裁决地方法院的审判无效,理由是警官在审问前,没有预先告诉米兰达应享有的宪法权利。最高法院在裁决中向警方重申了审讯嫌犯的规则:第一,预先告诉嫌犯有权保持沉默。第二,预先告诉嫌犯,他们的供词可能用来起诉和审判他们。第三,告诉嫌犯有权请律师在受审时到场。第四,告诉嫌犯,如果请不起律师,法庭将免费为其指派一位律师。这些规定后来被称为”米兰达法则”

这句话最早为人们熟知应该是在《神探亨特》上,当时我还是小P孩,自然是理解不了这句话的含义。

You are under arrest for so and so reason. You have the right to remain silent. Anything what you say can and will be used in the court of law against you. You have the right to an attorney. If you cannot afford one, one will be provided to you.

不过想想,一口气说完这么长的一句话也真是不容易了。还是咱们国家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来的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