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物理

网络法与原子科学

通常来说,进入法学院学习的人,对于科学都不会很精通,因为很多人选择法律作为学习的方向,就是因为搞不定数学——所有科学的基础。尤其是自近代以降,专业分工越来越细, 即便是有科技法和知识产权中会用到些许科学知识,但基础科学与法律还是渐行渐远。

当然,现在基础教育如此发达,哪怕是中国的文科生,都会接受过最基本的科学教育,会知道地球是圆的,宇宙起源于大爆炸,世界是由原子组成,诸如此类的常识性问题。相信很多法律人的科学素养绝不仅与此,但即便只有这些科学知识,看上去也不影响他们作为律师执业,作为法官审案,作为议员立法。常识性的科学知识足矣另法律人应付现实中的大多数法律问题。

在法律的范围内,对于物体的分类无需深入到原子层面,根据原子排列的不同将物体分为不同种类。对于犯罪嫌疑人的犯罪动机也不会深入到分子生物学的层面。所谓术业有专攻,没有法律人会去刨根问底。那么,我的问题来了,对于网络法的研究,是否有必要深入到代码层面?哪一层代码?

同样都是最底层的内容,法律人往往会忽视原子的特性,那么对于代码的特性呢?是否能够视而不见,用我们现有的法律去套用即可。就像Cyberlaw这本书里序言里的第一个问题全球互联网络的崛起,是给我们了一个需要用新方法去思考法律的崭新范式?还只是一个需要去套用现行法律分类的事件?

这个问题其实起源于美国关于网络法的“马法之议”:Frank H. Easterbrook法官(联邦上诉法院)早在1996年芝加哥大学的网络法研讨会上就提出:

网络法的意义就同“马法”——即关于马的法律——差不多。“马法”是一个必要的法律部门吗?显然是否定的。马的所有权问题由财产法规范,马的买卖问题由交易法管束,马踢伤人分清责任要找侵权法,马的品种、许可证、估价和治病均有相应部门法处理……如果有人企图将之汇集为一部“马法”,那将极大地损害法律体系的统一性。他指出,因特网引起的法律问题具有同样的性质。网络空间的许多行为很容易归入传统法律体系加以调整。为了网络而人为地裁减现行法律、创制网络法,不过是别出心裁,没有任何积极意义。他侃侃而谈,“请大家回家”。

(刘晶新,《法治网络法是“马法”吗?》)

如果说因为互联网深刻的改变了世界,那么所以需要网络法,那么马也是如此,在人类文明史上,马为人类提供了驼具,为农业生产提供了动力;马是骑兵的基础,让推进速度大幅度提高;马同时也是交通工具,也让这个世界变小了。所以,从发明的影响上来讲,似乎不是互联网自立门户的理由。

但是,假设我们之前从未享受过马匹带来的便利,马儿又突然出现,我们是否需要一套专门的法律制度去规范?我想多半是的,就像汽车的发明给整个公共交通以及市政建设的法律规范带来的改变一样。或许某天考古学家会发现,马法真的曾经存在过……

回到最开始的问题,为什么法律人可以不去理会那些基础学科,那是因为那些基础知识早已成为我们常识中的一部分,已经有了足够的理解。我们在我们所熟知的物理定律中生活了数十万年,即便没发现,那些物理定律也是我们的一部分。但网络不一样,是一个崭新世界,互联网上满是全新的“物理”定律,影响着每一个接触互联网的人。对于传统法律的修修补补很难适应人们的要求,更何况,这种修补也无法把握互联网的本质。

所以,互联网给我们了一个需要用新方法去思考法律的崭新范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