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火星

火星人

花了两天时间,把Andy Weir的科幻小说The Martian看完了,这本书的标题直译过来就是“火星人”,台湾版的翻译是《火星任务》,电影版可能叫做《火星救援》。看这些名字就可以大致猜到剧情,也确实如此。

宇航员Mark与队友们执行美国第三次登陆火星的任务,但是任务途中遭遇沙尘暴,需要紧急撤离火星。不幸的是,Mark失去联系,并且生命记录仪显示Mark已经死亡,所以队友们按照NASA任务流程立即撤离火星,Mark一个人被遗忘在火星上,只有有限的补给,并且没有人知道他还活着。讽刺的是,Mark第一次濒临死亡是因为他面罩中氧气含量超标所致,导致他差点在火星上因为氧气过多而死掉。

Mark只能尽力生存下去,好在他本人在火星任务中担任的角色是植物学家与机械师,这个设定实在是太方便了,于是乎Mark开始在火星上种土豆,并且开始对登陆舱的改造,但是因为通讯损坏没办法与NASA联系,更糟糕的是下一次火星任务要到四年以后,并且登陆地点距离Mark有四千多公里。另一方面,NASA也只是偶然间才发现Mark还活着,因为有一名NASA员工打算看一眼Mark在火星上的尸体(当然没有找到),却发现了Mark对登陆舱的改造。但是NASA也只能干着急,想尽办法也无法与Mark取得联系。

好不容易,Mark开着火星车跑了好几百公里回收了1997年登陆火星的“探路者”火星车,并依靠其中的高频天线取得了与地球的联系。一开始的只能依靠火星车摄像头转动收取ASCII码信息,在Mark与NASA都抓狂以后终于建立了差不多于电子邮件的联系。NASA也终于可以着手一些切实的进行救援行动。

救援行动也是历经波折,中国也是扮演了关键角色。在美国补给品发射失败后,中国提供了发射物资所需的火箭,似乎是叫做“太阳神”计划,原定于探索金星、水星、太阳的的火箭被用于发射补给物资。当然中国也换得了NASA第五次登陆火星计划中一个席位。最后,Mark的组员决定放弃返回地球,利用地球引力直接再次前往火星。

而Mark也不得不开着火星车前往四千多多公里外的第四次火星任务登陆点,从那里乘坐返回舱到火星轨道与他的组员会和,然后一起返回地球。不幸的是,他的行程遇到了火星沙尘暴,就算到了返回舱还需将返回舱减重以方便会和……

整个小说的基调就是Mark在火星上不断遭遇各种问题,再不断利用自己的植物学和工程学知识加以解决,比如土豆的种植、土地的培育、利用火箭燃料生产水、利用同位素钚进行保暖……不一而足,其中还充满了各种差错。当然Mark的队友也没有闲着,也作出在飞船中利用炸弹炸气阀来减速这种疯狂的事情。

尽管题材非常严肃,但读者很难不被Mark的乐观精神所打动。Mark在火星上经常“脑洞大开”,比如有一章里面NASA的局长担心Mark在火星上的心理问题:不可想象Mark现在的心理状况,孤独会把一个人逼疯云云。把书翻到第二页就可以看到Mark当时所想:为什么水行侠可以控制鲸鱼?鲸鱼明明是哺乳动物。当时我直接笑喷了。

在前往返回舱的远征中,Mark甚至考虑了火星法律问题(LOG ENTRY SOL 381)。他是这么考虑的:

  • 根据国际条约,没有国家可以宣称拥有地球以外的领土。
  • 根据另一个国际条约,如果你不在任何一国的领土上,那么适用海洋法。

所以火星属于“国际水域”。但是NASA是美国非军事机构,NASA对登陆舱拥有权利,因此他在火星上所居住的登陆舱适用美国法律。而他一旦到了登陆舱外,那么就到了国际水域,当他进入火星车,又回到了美国法律。而他要进入下一次任务的返回舱,而在与NASA取得联系之前,他将在国际水域控制一艘美国返回舱,他自认为自己是一名不折不扣的“星际海盗”。

整本书中充满了类似的乐观精神,而其中又不乏各种细节描述,尤其是火箭发射环境的检查、倒数,极具画面感,让人忍不住去根据类似电影想象这些场景。

好在这种想象不用太辛苦,今年年底由马特·达蒙主演,雷德克·斯科特执导的同名电影就会上映。说起来这已经是马特·达蒙先生在电影中第三次被扔到某个地方等着被拯救了,第一次是在诺曼底,第二次是不知道在哪个星球,这一次是在火星。相信电影不会让我失望。

法律硕士,去火星吧!

这年头,但凡自认为有点儿实力的国家,都要搞个太空计划,彰显自己胸怀宇宙,放眼地球的雄心壮志。虽说这其中要烧入大把大把的银子, 但相比把这些银子用于军备竞赛,扔到太空去总是要好上一些,前提是太空计划真的能减少各国军费的话。太空计划,自然是首推月球,其次火星。月球老美四十年前就去过了,虽未有久留,但重返不是什么太困难的事儿,派宇航员去就能搞定,但要说派何人去火星,那可是八字还没一撇。

依本人之愚见,要去火星,对于中美两国,最好是把法律人给送上去,诸多理由。对于老美而言,律师绝对是一种过剩的资源,从笑话中就可见一斑:

“什么叫遗憾?”
“一辆载满律师的车翻滚下山,车上无一人生还。”
“唉!真遗憾。那什么叫可惜呢?”
“可惜车上有一个座位是空的。”

还有就是上次对Richard Stallman大叔说起我以后想当律师,RMS大叔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我至今记忆犹新。显然,律师在美国已经几乎沦为人人得以诛之的角色了,把这批人送到火星去,正好是解决老美律师过剩的问题。再加上律师们在进入法学院之前,多学过其他专业,所谓一专多能,正好送去开垦火星。

既然老美这么做,那我们自然也得跟进,得要把法律人送到火星上去,基于这个前提,法律硕士们就顺理成章得成了最合适的人选了。对于法律硕士来说,都是来自于各行各业,就拿我们班来说,有会计学、医学、各类工程学、经济学、生物学……只需稍加培训,定能满足火星开发对于人员多样化的需求。形成一套有火星特色的学科体系,什么火星生物学、火星农学、火星经济学、火星网络工程、火星地质学、火星历史学……不一而足。当然,如果只因为这个原因,也轮不到法律硕士们去火星,送上一批专们人才去就足矣。

把法律硕士们送到火星去,当然是有更深远的理由。这么一大群法律硕士,乘坐宇宙飞船浩浩荡荡到火星上去,就像是四百年前的那群清教徒,尽管面对的是寒冷、疾病,以及各种未知的危险,依旧心怀信仰,义无反顾,乘坐五月花号,奔向新大陆。同样是要用一套规则把人们组织起来,同样是要面对一大片广阔的土地,相对于其他专业人员,法律人天然的有更加遵守秩序的趋向,法律人喜欢秩序,这样他/她们才能保证饭碗。而面对如此广阔的大地,是要建立一个中央管理机构?还是分而治之?权力的来源是什么?权利的来源又是什么?解决纠纷的途径是什么?种种问题,不一而足,个个头大。想要建立一套行之有效又浑然天成的制度,最好还是放手给法律人来做,参加美国制宪会议的各州代表,多一半都有律师身份。所以,把法硕们扔到火星上,也定能形成一套有火星特色火星开发模式。

把法律硕士送到火星,同时可以彰显我天朝教育水平之高,怎么说法硕也是有个硕士文凭,而且人数又多,可以算是量产了,一去一大片。退一步说,就算这些人水平不济,也可以拿硕士文凭来撑撑我们天朝在火星上的门面,定不会给当今朝廷丢人。

基于以上理由,还有什么人选比法律硕士更适合去火星呢?更何况,扪心自问一下,我们真的相信法律吗?倒是不如把那些以法律为生的人真的发配火星算了,眼不见,心不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