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法学院

法考、法学及其他

又到一年法考时。法律职业资格考试是关注程度最高的职业考试之一,是从事法律职业的入场券,甚至因为通过率有着“天下第一考”的称号,每年更会因为各种离奇曲折的题目为公众所关注。

虽然我们会经常听说各种一个月过司(法)考的传奇,但法考更像是一台大的过滤器,把不够刻苦努力准备考试的人过滤掉。法律职业从来都不轻松,法律人也常常以自己头发多寡自嘲,而通过法考至少能够证明在努力一端是合格的。站在法律职业的立场,我并不真的在乎法科学生能否像法律人一样思考,法条是否背的熟练,更重要的是清晰的逻辑与解决问题的思路。虽然律师事务所不是咨询公司,但法律并不是预防、解决问题工具箱内唯一的工具,而是若干工具中比较趁手的一支。

继续阅读

“互联网+法律”的下一步

在法律行业的各种研讨会、微信公众号中,“互联网+法律”的讨论已经屡见不鲜了,虚拟律所、法律电商、法律新媒体都是热门话题,各种讨论伴随着争议总能在法律人的圈子了激起层层浪花。甚至,以“互联网+法律”为旗号的企业也纷纷成立,推出了大量以号称代表“互联网+法律”发展趋势的网站、应用或服务模式,大有星火燎原之势。

我无意去评判现有这些企业、应用或网站的优劣。只想谈谈自己脑海里的“互联网+法律”是什么样:简单来说,“互联网+法律”不应只是传统法律服务的上网,更应该是因为互联网与法律结合而创造出新的需求、新的岗位。

一、宣传

从历史的角度来看,律师事务所与律师+互联网绝对算不上什么新鲜的问题,当律师事务所建立网站,律师把自己的信息挂到网上,实际上就已经是字面上的“互联网+法律”了。互联网最早被当作宣传的平台而为法律行业所使用,律所网站与网上的律师信息不仅宣传了自己的业务,更“刷”了存在感,给客户了一个验证自己身份的渠道。

律师事务所及律师们当然不会仅满足于有存在感,按照咨询公司的经验,宣传自己的最好方法就是不做宣传,而是将自己的工作成果公之于众,以展现自己对所从事领域的理解。所以咨询公司们才热衷于发布免费的报告或白皮书,比如著名的Mckinsey QuarterlyBain Insights。法律服务领域也是如此,金杜所的中国法律期刊、China Law Blog、游云庭律师的博客都是这方面的翘楚。

律师们竞相前往“知乎”或者LinkedIn这样的网络社区回答问题无非就是为了展现自己对法律的了解,当然写作也可以提高自己的笔力。像知乎或者LinkedIn,并不只是一个局限于法律的平台,而是聚集了各个行业的人员,便于开展跨界的交流。对于移动时代的微信公众账号,也是一样的道理。

可以想见,律师们会热衷于把一切热点问题转化为法律问题,发表自己专业观点,并在各种可能的平台上发布出来。比如在阅兵时会讨论军装的专利问题、重大事故发生后会讨论相应的保险责任、甚至看到电商大佬结婚前的股权安排都不忘讨论离婚时财产分割的问题。在这个过程中,律师不只是宣传了自己、打造了个人的品牌,更重要的是对于法律观念的普及,可以提高法律行业的专业形象。

二、“痛点”

互联网行业喜欢谈“痛点”,一般都认为法律服务的痛点在于信息的不透明,尤其是对用户来说不透明。在大多数情况下,用户在选择律师时基本处于抓瞎状态,不知道该选择哪一位律师。而很多互联网平台自认为可以解决这一问题:如果可以对律师进行客观公证的评价,当然有助于客户选择到“靠谱”的律师。

因此,第三方平台会设计让律师去回答一些用户在网上的法律咨询,并根据回答法律咨询的情况来打分,根据打分来推荐律师。或者律师也可以通过付费来让第三方网站优先推荐自己。但是,用户在网络上的咨询,大多语焉不详。用户会在两三行的长度把所遇到的问题放到网上,而律师的回答也无非就是引用若干法条来了事,再把自己的电话号码贴上去。这样会给人造成错觉——以为只要看上几部法律的条文就是律师的工作了。而事实也是,这样的第三方平台网站发展往往不尽如人意,沦为律师们留电话号码的地方。反而是像知乎这样严肃的问答社区凭借着良好知识分享氛围的社区获得了更多律师们的青睐,律师们毫不吝啬自己的时间在上面写了一篇又一篇的长文。

对于律师的评价,目前的一个思路是通过分析裁判文书中律师诉讼情况来确定。从理论上看这确实是一个不错的方案——好律师当然赢过很多案子。但是,利用裁判文书来进行律师评价,至少存在两个缺陷:

(1)在技术上,因为裁判文书的庞大数量,分析裁判文书中律师的诉讼结果需要具有一定的自然语言处理功能软件,软件至少需要可以判断诉讼请求是否得到了法庭的支持,但这样开发的软件存在一定的难度;

(2)裁判文书有其局限性,对于大量非诉律师来说,通过诉讼来进行评判显然有失公允,而且一起案件可能存在部分诉讼请求被法庭支持,部分诉讼请求被法庭驳回的情况,如果不是当事人有时难以判断是否达到了诉讼的目的,毕竟诉讼只是众多商业手段中的一种。

第一个缺陷随着自然语言处理技术的进步总能客服,第二个缺陷却很难跨越,因为这已经超出了法律的范围。因此裁判文书可能更多的只是作为评价律师的标准之一。尚需要更多的途径对律师进行综合评判,如单位、学历、职位、工作经验、所发表文章这样传统的信息。

三、平台

法律电商的实质是打造一个法律服务交易的平台,有平台就寄希望与打造一个律师们相互竞标的法律服务平台,在客户提出需求后,由律师们相互竞争,提出方案,由用户来选择最合适的律师。但这样也有不少问题,法律服务是专业性极高的服务,用户并不具备判断哪个服务更适合自己的能力。就像我们问诊,当不同医院医生给出截然不同的治疗方案,作为患者往往是无从进行选择的,在经济允许的范围内一定会选择最好医院力度最权威专家来进行治疗。作为专业的法律服务平台,如果可以代用户来判断律师提供法律意见的优劣,可能会更加合适,但用户未必会喜欢这种模式。

另外,对于那些试图取代律师事务所的法律服务平台来说,最大的法律风险来自于《律师法》,《律师法》第二十五条明确规定了“ 律师承办业务,由律师事务所统一接受委托,与委托人签订书面委托合同,按照国家规定统一收取费用并如实入账。……”法律服务平台在处理律师事务所、律师、客户以及自身关系上需要下不少功夫,税收的缴纳、发票的开具、与律师事务所的关系无不是可能绞杀在线法律服务平台的隐患。

实际上,共享经济对于法律行业的影响,可能也会像“专车”、“短租房”一样,需要对现行的法律进行修订。

四、工具

“互联网+法律”所能做的,并不止于律师的宣传、解决法律服务的“痛点”或是提供一个平台这么简单,“互联网+法律”实际上应该是促进法律行业的分工一把利器。

随着网络的日益方便,人们生活的重心也逐渐会转移到网上,在未来的诉讼中,来自网络的电子证据所占的比重会远胜于其他类型的证据。而电子证据与传统证据在取证、质证时,证据固定的方法完全不同。单就确定电子证据形成时间的真实性,就够费上一些功夫了,这需要专业的数据取证机构或是可信时间戳的介入来确定时间,在这个过程中,实际上是创造了新的工作岗位,而这些工作岗位正是因为互联网与法律的结合而产生的,这可能才是“互联网+法律”的真正样板。

在网络上用户注册时点击同意的“用户协议”是各种法律关系的基础,而提供“用户协议”厂商又往往会私自修改协议,在这种情况下一旦产生纠纷,没有人能够知道用户在注册时点击“同意”的用户协议是什么内容,如果有一家机构可以对厂商每一版的“用户协议”进行自动保存或快照(如EFF旗下的TOSBack),并提供可靠的版本,那么一方面可以保证用户的权益,另一方面也可以减轻厂商对自己用户协议内容的举证责任。这样的服务也是因为互联网与法律的结合而产生的。

与之类似,更多如将网络上各种数据库提供整合检索或者导航功能,或者提供组织在线模拟法庭以帮助律师预估审判中可能遇到的问题,或者是用机器人来撰写法律文书(腾讯财经已经开始用自动化新闻写作机器人来撰写稿件),都是“互联网+法律”可以做到、且有利可图的事情。

五、总结

我在法学院里,会接触很多出类拔萃的硕士生,他(她)们在通过司法考试以后,相当一部分人会去转战注册会计师的考试,或者准备英语考试,这当然是为了毕业后能够谋求一份高薪的职位。如果有一天,法学院学生在通过司法考试之余,会考虑学习一下编程以谋求一份更好的职业,那么“互联网+法律”的时代可能就真正的到来了。

苏州大学

2013年秋天,有机会去苏州游览,拜访了高中时期曾让我咬牙切齿的苏州大学。说起来,我们高中当年数学和物理课程的教辅选择的是苏州大学出版社的版本, 想必当年还是全国统一教材。我们基本上每天的作业就是完成苏大版教辅中的习题,而苏大版的教辅难度较高(当然因为我是学渣),常常都能将我折磨得痛不欲生(这里是夸张)。

在苏大版教辅的封面上,就是苏州大学标志性的钟楼,所以有机会去苏州,怎能不去重温一下噩梦。

苏州大学的前身是东吴大学,在民国时期东吴大学以法学闻名,有“北朝阳,南东吴”的说法。但事实上,东吴大学法学院并不在苏州,而是在现在的上海财经大学校园内。目前台湾还有东吴大学。 继续阅读

早就没什么能够阻止法律人了

法学是一门古老的学问,博洛尼亚大学设立之时,法学院就与神学院和医学院成为最古老的学科。法学院培养出的法律人更是车载斗量,尤其是对律师过剩的美国来说,恨不得建立一个没有律师的世界。当然我们这边距离邓公设立的30万律师还有些的距离。但这都不是关键,毕竟,早就没有什么可以阻止法律人了。

法律人在法学领域取得成就那是理所应当的,但法律人显然不满足只在自己的地盘里折腾,更将触手伸向四面八方。念过法学院的政治人物也是多如牛毛,不用提参与美国制宪的人中有多少律师,也不用提全世界领袖中有多少念过法律,就连咱国家的第五代,也都有法学学位。

 

先说那些足够被称为圣人的,曼德拉和甘地。曼德拉首先在坐牢时从伦敦大学拿到函授的法学学位,出狱后再到University of Witwatersrand学习法律,进而与他人合办了律师事务所,为请不起辩护律师的黑人提供免费或者低价的法律咨询服务。甘地则在伦敦大学学院学习法律,取得英帝国律师资格,并在孟买执业。当然了,这两位也是政治人物,下面不提政治了。 继续阅读

Paper Chase,纸追

在电影的最后:Hart未看一眼,把法学院寄来的成绩单直接叠成纸飞机,然后走到海里的巨石上,让手中的成绩单飞向大西洋。

对于电影The Paper Chase我还是有些感情,毕竟自己费了些力气去翻译它,尽管翻译的不尽如人意,寒假了我再校对一遍吧。这个电影是励志电影,属于那种能让人从温暖的被窝里爬起来去寒窗苦读的电影,显然,我又需要给自己写点能激励自己的东西了,关于这个电影,这本书,这个电视剧。

电影是由John Jay Osborn, Jr的同名小说改编,作者本身就是哈佛法学院1970届学生,更牛的是他的家世:他可是美国最高法院首任首席大法官约翰·杰伊(就是那个参与写《联邦党人文集》和后来当纽约州州长的杰伊)的后人,可谓家世显赫。

这部小说不光被改编为电影,更在后来被搬上电视屏幕。电视剧版本的The Paper Chase总共四季,第一季是由CBS在1978-1979年制作,后来被砍,但幸运的是,有线电视台Show Time拯救了该剧,在1983年携原剧演员回归,并于1986年完成第四季,Hart也终于从法学院毕业。

电视剧里面一些值得一提的情节(参考维基百科):

  • 电影中扮演Kingsfield教授的John Houseman,继续在电视剧中扮演Kingsfield教授;
  • 电视剧里面Ford的妹妹爱慕Hart;
  • Bell爱上了Hart的高中时期的女友Jenny;
  • Hart爱上过在美国访问的苏联体操运动员;
  • Bell用Kingsfield的教室拍卖Hart拿到A的合同法试卷;
  • Hart的女朋友在英国获得学位,并要求Hart去英国,Hart不得不做出选择;
  • Ford的弟弟也会进入哈佛法学院;
  • Ford的女友怀孕了;
  • Ford在一次被捕后会认真考试是否以律师为业;
  • 最后一集,所有的毕业生们都很愁云惨淡的面对毕业,思考法学院之外的世界是什么样。

在2009年,发行电视剧版本前两季的DVD。有机会弄来看看,或者等全部DVD发行完了再说。

无论是小说,电影,或者电视剧中,最有名的就是下面这段话了,看着Kingsfield说这段话,太有气势了:

You teach yourselves the law. I train your minds. You come in here with a skull full of mush, and if you survive, you’ll leave thinking like a lawyer.

而小说中的thinking like a lawyer,也随着电视剧和电影成为了每一个法律人的口头禅——像法律人一样思考。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的一句话。我们喜欢把Lawyer翻译成律师,其实是缩小了这个词的外延,翻译成法律人更为恰当。

我没时间更仔细的搜集资料了,写了这么多,总能激励自己一下,是吧。

苏力:不可能的告别——北大法学院2010年毕业欢送会致辞

2010年6月28日

首先代表北大法学院感谢尊敬的罗豪才老师出席今天的毕业生欢送会,他也是今天在座的我们法学院最年长的毕业生;感谢曹康泰老师加入北大法学院,令我们——用姜明安老师的话来说——兵强马壮;更感谢各位远道而来的家长,来参加这个欢送会,来看你们的孩子真的长大了。zhusuli

因为学院换届,各位同学,我原以为今年不用致辞了,可以轻松了;但新班子还没定下来或是没宣布,临了临了,我只好再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在这里代表北大法学院真诚祝贺并欢送你们毕业。

尽管有些年了,但致辞还真不是件惬意、风光的事。我嗓子也不行,唱不了高调,还老跑调,每每让那些挤在真理身边的人士听了窝心(都往那儿挤,若是把真理挤掉下去,那可就狼狈了)。而且也就那么些话,真诚的重复还是重复,深情的唠叨也还是唠叨,这两年还有了赝品,今年就有,还不能算什么“山寨版”(差别是声称的作者);因此,我很担心你们厌烦。何况这一次还是临阵磨枪,昨晚和今天一大早我都在办公室写和修改。但怎么办呢?我们生活在一个日益制度化即所谓法治的时代,不管你愿意不愿意、喜欢不喜欢,都得遵守制度,履行职责。

因此就不全是调侃。因为,法治并非某个文件或书本上那些让一些人热血上头让另一些人昏昏欲睡的语词,而就是现代生活少不了的大大小小的规矩,包括毕业由谁致辞,说些什么,以及怎么说等等,自然也就不得假冒。规矩不一定起眼,有时还让人闹心,却大致能给人们一个稳定的期待。而你即将踏入的社会,就是我们参与创造的这样一个制度网络。她对你会有全新的稳定的期待;你要从更多接受他人的关爱和宽容转向更多地关爱和宽容他人;甚至仅仅因为你北大法学院毕业,要求更高、更苛刻。

不错,我说过“发现你的热爱”,那是在新生入学之际,是就大学学习而言;对于毕业生,我的告诫从来都是“责任高于热爱”。记住,承担责任,有时不是因为你喜欢,而是尽管你不喜欢。这是对成人的要求;理解并做到了这一点就算大人了。这或许是毕业对于你最重要的意味。

与此相关的则是要守住自己。去年我已说过,大学教育天生有缺陷,还无法弥补。今年再加两句吧:学校会增加你的知识,但知识不等于德性,提升不了人的德性,也增加不了你的判断力和意志。别以为学了多年法律,有了法学学士、硕士、博士学位,嘴边挂着正义,就真以为自己正义了或是比别人更正义。这是一些脑子不清楚或是脑子太清楚的法律人编出来的,忽悠别人,捎带着推销自己,但弄不好也会把自己给忽悠了。想一想,难道学经济的,天天念叨亚当·斯密或成本收益,就个个亿万富翁了?好像(这个“好像”完全是个修辞)比尔·盖茨、斯蒂夫·乔布斯都不是学经济的,还都辍学了。“知识越多越反动”当然不对,但也别以为念过几本书,知道几个词,还会说“我很happy”,人就聪明或高尚起来了。这些年来,我们就生生看着一些法律人倒掉了,学位、地位甚至学问都不低;最近,还包括我们一位86年毕业在商务部工作的校友。

我不怕丢人,也不怕这一刻令各位扫兴,提及这位校友,是因为,对于承担更多更大社会责任的精英来说,对于你们来说,这是个真问题,很现实,也很要紧。腐败会追着社会责任,农民工即使想受贿也会受歧视。孔子早就看到了这点,因此他提醒君子——不是普通人——三戒;说的是一回事,就是任何时候,都别光看见眼前那点私利,都别给自己干坏事找借口。如果你能戒,就是君子;没戒或没戒成,就不知该如何称呼你了。君子的界定是行为主义的,不是自我想象的——莎士比亚说过:在恶棍心里,自己也会是个大好人。

人们常说今天是一个充满机遇和挑战的时代,是社会转型、社会道德共识重建的时代。但换个说法,同义反复一下,会让我们看到和想到更多的问题。这句话也是说,今天是一个诱惑很多、外在规范特别是制约不够的年代。这挑战法治,更挑战一个人德性、操守和判断力。如果没有或不足,或是有侥幸心理,你就把握不了自己,容易忘乎所以,随波逐流,一不小心也可能混迹于成功人士。但记住鲁迅先生的话,大意是:如果你真能折腾,真会忽悠,也会小有斩获;但要想凭此成大事,自古以来,门都没有。

当外在规范和制约不足时,我们心里就更需要有点荣辱感,也就是当独自面对自己或永恒时,你心头会突然掠过的那一丝莫名的骄傲、自豪和优越感;借用李敖的诗,还“不要那么多,只要一点点”。有了这么一点,你就会更看重做事、努力做成事,而不是太计较所谓的公正回报,也不那么关心或总是关心别人对你的看法;你就可以不要求别人理解和原谅,却可以,恰恰因为你理解了而不原谅、不宽恕某些人,某些事。

人生有许多事不值得较真,但有些事必须较真,要对得起自己。如果觉得不该做的,无论是折腾人还是倒腾事,就是不做;该做的,那么,“虽千万人,吾往矣”,爱谁谁!但这不是知识问题;就算是,北大也给不了你。得你自己养成,在一次次艰难有时甚至是痛苦的选择和行动之后。它拒绝机会主义,需要德性,对自己的真诚,有时还要有点血性。

听起来像是说教和劝善,其实不是。我55岁了,有点天真,却不只有天真;我也毫不掩饰自己相信后果主义和实用主义(别有人认得这几个字,爱拿北大说事,就以为可以开练了。当心闪了腰!)。我是认为,只有这样,一个人才可能穷达淡定,荣辱不惊,守着自己的那点事业,守着自己的那分安宁,哪怕在世俗眼光中他/她既不富有也不成功,甚至很失败;也只有这样,我们才有一个虽不完美却还是值得好好活着并为之努力的社会,而许多人也会因此多了一个好好活着的理由。

就让你我站成这个理由!

难道我们不就是为此才走进北大的吗?尽管,许多同学就要告别这个校园了,我也将告别院长的职责。我们都如流水;我们都是过客。
但我们不可能告别北大。

北大并不只是一所大学的名字,不是东经116.30北纬39.99交汇处的那湾清水、那方地界,甚至不是所谓的北大象征——“一塔湖图”或墙上铭刻的北大校训。你我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北大,包括农园的油饼或二教的自习,一帮子伪球迷半夜爬起来光着膀子看世界杯,或是“淘宝网”上等侯秒杀,当然还有岁末晚会上许校长那并不动人却因此更加动人的歌声,或是那枚从没别上你胸前、已经找不到了却永远别在你心头的校徽……

北大也是近代以来许多中国人的一个梦。你我就生活在,明天则会说曾经生活在,他们的梦中;他们也因此永远生活在你我的梦中了。不是什么庄生梦蝶;我说的只是,因为北大,我们懂得了责任,并且有能力担当。

更何况高铁和飞机,google街景、短信以及刚上市的Iphone 4G,已经彻底改变了农业社会的“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天涯比邻,法学院随时欢迎你回家看看,也会以更多方式与你同在——无论你身在何方!

但为什么,为什么呢?穿过时光,穿过南方的山、北方的河,我们祖先的基因又一次跋涉而来,在你年轻的心中撩起了古老的离愁……

如果实在扛不住,就“小资”一下吧。用剩下的几天,细细体会一下你似乎从未有过的软弱和温情,伤感那“小鸟一样不回来”的青春,告别——在你入学时我祝福的——这段“也许不是你最幸福,肯定不是你最灿烂,但必定是你最怀念的时光!”

然后,我们出发。

这个夏日,北大见证了一批过客,他们要到一个叫做“前方”的地方去!

2010/6/28日会后改定

Paper Chase翻译完成

近些日子翻译了一个老电影,1973年的Paper Chase,中文名叫做《寒窗恋》(取自CCTV对此片的翻译),也叫做《纸追》或者《平步青云》。去年我在博客里就提到过,算是那种非常能激励人,尤其是法学院学生的电影。电影讲述了哈佛大学法学院一年级的学生生涯,相信看完电影人想不努力都难,当然更可能是三分钟热度了。电影中的苏格拉底式提问堪称法律教学的典范,后来反应哈佛法学院的娱乐片《律政俏佳人》中也能窥见一斑,当然没此片严肃。

说起翻译的进度,虽然我只是玩票性质,但也颇为惭愧,这里有个时间表,可以一目了然:

2010-02-09 开始翻译
2010-02-10 翻译了第一个案例,Hart的尴尬
2010-02-11 翻译了一些对话
2010-02-16 翻译了苏格拉底教学法的说明
2010-02-18 翻译了男女主角初次见面
2010-03-14 翻译了潜入图书馆
2010-04-09 翻译了男女主角sleeping together
2010-04-23 翻译了聚会
2010-04-30 翻译争吵
2010-05-01 翻译完成上部
2010-05-03 全部完成,未经校对

翻译前半部分用了将近3个月时间,而后半部分只用了一个下午,让我不得不感慨,人的惰性真的是无穷的。

翻译过程中也算是体会到了翻译的辛苦,除去校对不说,诸多用词以及专业术语现在想来使用还是有瑕疵,如果用功夫的话以后真的应该仔细修正一次,当然也需要大家的宝贵意见。同时也确实发现自己英语长进不少,裸听能听懂大半,有英文字幕就全没问题,但愿能更上一层楼吧。等九月以后看能不能把GRE词汇拿下。

啊,不说废话了,上字幕:

The Paper Chase字幕

唯有学习

paper chase

Paper Chase(这电影有数个翻译的名字:《寒窗恋》、《平步青云》、《纸追》和《力争上游》)这个电影我是很早以前就想看了,早在2007年写《像法律人一样思考》时就有这个打算,只是难于下载,好不容易从VeryCD上拖下来,但又畏惧于只有英文字幕,好不容易痛下决心,就着英文字幕凑活看了。没想到竟然看懂了,貌似我英语也不算很差,哈哈。

里面虽然也有爱情戏份,但无疑其中哈佛法学院学生疯狂学习的场景对我触动更深:通宵达旦的看书,每周的学习小组,为了教授给的任务推掉与女友的约会,考试前为了清净复习去旅店住下……对比一下,自己真的是差了几个数量级。聪明才智?没错,片子里面是有一个过目不忘的天才,但这落得自杀未遂,退出法学院的下场。

唯有努力学习,按照片里三年级学生的话说:You gotta work like hell, NO KIDDING。宿舍的定律是什么?Sutdy, if there’s any law around the dorm, that’s it。学习这事,真不是说着玩的。

苏格拉底式的教学也在片中体现的淋漓尽致,不断有提问,不断的需要回答。教授总能问出问题,而在回答的过程中,你学会如何去学习,如何去思考,但你就是找不到问题的答案。通过这种方法,Kingsfield教授对他的学生说:你们来到这里时脑子里面脑子里面是一团浆湖,而离开时会Think like a lawyer。

我竟然还有时间来写这篇Blog,太惭愧了,学习去……

苏力:走出校园——北大法学院2009年毕业欢送会致辞

你们就要走出校园了,有些话老师该说不说,那就是失职。因此,趁 今天这个场合,我首先代表北大法学院和全体老师祝贺你们;也感谢你们多年的努力,造就的不仅是你们,还有我们,此刻的成就感;但还想唠叨几句。话题是几年前看电影《天下无贼》留下的,一直耿耿于怀。

影片中,傻根忠厚老实,对所有人都没戒心、不设防。怀了孕的女贼(刘若英)突然良心发现,想保护傻根,生怕他了解了生活真相,失望、受伤或学坏,愿意他“永远活在天下无贼的梦里”。男贼(刘德华)则认为,不让一个人知道生活的真相,就是欺骗;生活要求傻根必须聪明起来;而一个人只有吃亏上当受过伤,才能重获新生。他强悍地反问:“[傻根]他凭什么不设防?他凭什么不能受到伤害?凭什么?就因为他单纯,他傻?”

这是两种教育理念的尖锐论战。都有道理;道德高下也并非一目了然。今天中国几乎所有的父母、老师更多偏向刘若英。不是不知道生活有阴暗面,但怕年轻人学坏,不让他们接触,最多来些话语谴责。我们太注意区分知识的善恶,与时俱进,还搞了各种各样的政治正确。似乎只要严防死守,像对付萨斯或“甲流”一样,或是装上个“绿坝”什么的,就不会有人感染,就能消灭病源,最终培养出一批时代新人,全面提升人类的道德水准和生活质量了。也就二十年吧,说是不能让纯真的心灵受伤,以保护隐私、防止歧视为名,我们就进步(或堕落?)到从小学到大学都不公布考试成绩了!

鸵鸟战术不可能成功,校园也非净土;我只是担心有人被忽悠了。真傻还不要紧,傻人有傻福——想想傻根;而“天真是冬天的长袍”,能帮助我们抵御严冬。我最担心的是,过于纯洁、单一、博雅或“小资”的教育,一方面让人太敏感、太细腻,一方面又会让人太脆弱。考试不好都“很受伤”,那考不上大学呢?求职或求爱被拒呢?更别说其他了。瓷器太精致了,就没法用,也没人敢用。生活中谁还没个磕磕碰碰?!
也确实很难接受刘德华的“残酷教育”,更无法实践。影片中,刘德华也没做到;他还是倒下了,为保护梦着天下无贼的傻根。更可怕的是,刚听罢“无毒不丈夫 ”,一转身,理论联系实际,活学活用,李冰冰就满含热泪恳请原谅,把自己的导师交给了警察;老奸巨猾的黎叔只能连连感叹“大意了”。一个字——报应!

莫非我们和刘若英一样,“怕遭报应,想做点善事积点德”。但一时的善良会不会变成长远的残忍?而且,我们真的善良吗,或只是为了证明我们善良——其实证明的是我们的虚幻、虚弱并因此是虚伪?

这是教育的深刻且永远的两难。由此才能理解中国古代的“易子相教”、斯巴达教育以及毛泽东的“大风大浪培养革命事业接班人”。但这还只是生活磨难的替代品;严苛不让人长记性,吃一堑才能长一智。我有时甚至怀疑,今天大学搭起的知识殿堂,只是暂时搁置、部分隔离、更多是推迟了你终将面对的严酷,也缓解了我们内心深处的疑虑和不安。

知识也未必能走出这个困境,尽管我们常常王婆卖瓜,说什么“知识改变命运”。这话没错,但弄不好也,甚至很,误人子弟。它夸大了知识、博学、思想和理念的作用,捎带着也就夸大了知识传授者的意义;却低估了行动的意义,更严重低估了行动者的艰难。其实,至少我,或许还有其他老师,选择校园并不只因为酷爱学术、追求真理,还部分因为读书比做事、特别是比做成事更容易,也更惬意。校园教育注定是残缺的。它确实拓展了你某些方面的想象和思辨能力,却也可能因此弱化了你应对和创造生活的能力。

出于责任,而不是愧疚,我把这些困惑和担忧,包括自身局限,都告诉你们。就是没法给你一张IQ卡,也没有密码;而且“是真没有”,即使“这可以有 ”,即使你像范伟一样举着斧子。希望你们重新审视并尽快走出校园。不要只用规范的眼光看世界。生活世界一定不规范,有时还抵制规范。不要把符合逻辑或看似普世的话都当真或太当真。生活不是逻辑;真正普世的无需倡导,有人促销的则一定不普世,还可能假冒伪劣。如果没有准备,一旦遇上忽悠行家或策略高手,甚至卑鄙小人,你就会手足无措。无论是消极无为,还是同流合污,即便愤世嫉俗,那也是行动力的丧失。说不定,一次情感创伤就毁了你的善良和未来——想想法大的付成励同学。

你就得像宋丹丹说的,“做[……]人就是要对自己狠一点”;请记住,是对自己。要抗造,经得起摔打,顶得住飞来横祸或无妄之灾。“好人一生平安”也就一只歌,听听就行了。出门被车撞的,并非都是,其实基本不是,不孝子孙或贪官污吏。就算民主法治能让国家长治久安,也消除不了办公室政治。安徒生童话里,你也得走到结尾,才能“从此过着幸福的日子”。

不是说放弃诚实和善良;只是老百姓说的,“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真正的善良只能出自知情的选择和坚持。

这些话冷峻,却不冷酷,更非冷漠。怎么可能不希望你们每个人都一帆风顺?!只是既然你走进了这个校园,生活在这个世界,你就注定不是为重复昨天的故事,听从教科书的安排。我们只能创造你的此刻,你要创造的却是自己的未来;你要实现的,不是别人——包括父母——对你的期待,而是,最好是,你对自己的期待。你必须有能力承担起想象中你独自无力承担的责任,即便是为人子/女、为人夫/妻,为人父/母或为人师/友。

而且你们是共和国的年轻公民!你们当中应当产生,也定会产生这个国家和社会各行各业的精英,甚至领袖。我们的共和国很快将迎来她的六十周年,但凭什么说你的今生今世或此后,中国就不再遭遇汶川,就没人折腾了,就没人打西藏或台湾或南海的主意了;或贪婪不再引发其他什么全球危机,人类就此与9.11决绝,一路高歌,直奔历史的终结。

过去一年来,我强烈感到,中国不是正走向,而是被推上更大的世界舞台。主要还不是“奥运”,而是金融海啸。当然还有索马里护航、美国要中国为巴基斯坦提供军备以及盘算中的收购悍马或沃尔沃。即使看似波澜不惊,也意味着波澜壮阔、也一定波诡云谲的挑战。不尽是机遇,一定有莫测的风险、陷阱、圈套,弄不好还有灾难。

而所谓精英,就是人们感觉良好,他却见微知著,小心翼翼,默默为整个社会未雨绸缪。这就是先天下之忧而忧。仅有理想、知识或爱心还不够,你们必须,也相信你们会坚定、冷静、智慧和执着;还必须有人准备,紧要关头,挺身而出,当仁不让,承担起对这个民族乃至人类的责任,直至为之献身。这就是后天下之乐而乐。

我不是推荐这条路。没有。我只是指出有这么个选项。和天下的父母差不多,其实,我们更愿意你们平平安安;也算想过,却未必期待你们成为英雄。英雄路注定坎坷,更是狭窄;无人允诺,更没法保证,你选择了,终点就是成功,而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