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法制史

法租界会审公廨

上海的会审公廨是是中国近代司法制度的一个怪胎,为解决租借中华人之间的纠纷,租界内的洋人建立了会审公廨。公共租界会审公廨(原英美租界会审公廨)和法租界会审公廨,我去的是法租界会审公廨,就在著名的田子坊旁边,毗邻黄浦区检察院

会审公廨中最神奇之处是庭审时中外法律官员共同审判,所以在一些复原图或照片上可以看到西装革履的洋人与穿官服着顶戴花翎的官员共同“升堂”。而在辛亥革命后,同堂公审的中方官员只是有洋大人们任命的份了。在会审公廨,会有陪审团,也会有西装革履的律师。因此,会审公廨是当时领略西方法治的一个万花筒,千奇百怪。

一般认为,会审公廨的存在象征着司法主权的丧失,是治外法权。当然没错。1931年,南京国民政府与法国总领事签订协定,将法租界会审公廨改为江苏第二特区地方法院。

法租界会审公廨在现在的卢湾区建国中路20号。照片左侧是法租界警务楼,右侧露出一角的就是法租界会审公廨。 继续阅读

Ex Occidente Lex

法律来自西方。无论是大陆法系,还是普通法系, 再或者是所谓的社会主义法系,概莫能外。尽管我们会争辩说:中国也有曾像《唐律疏议》或者《大清律例》这样的律法。但别忘了,自清末修律开始,传统的法律被我们扔的干干净净。所以,我们不得不把视角挪向西方,而我也曾激进得认为,法学院应该抛弃中国法制史的课程,或是仅从清末修律开始讲起,足矣。

西方法律滥觞于何处?这是一个关乎本质的问题,会牵扯出更多难以回答的疑问,比如:为何仅在西方产生?为何中国没有产生西方的法律?法律为何可以对抗王权?伯尔曼的《法律与革命》一书就试图对这些问题做出回应,无论是否正确,伯尔曼都给出了一些理由。按照作者自己的话说:“要么接受这些答案,要么发现更好的答案。”

我对西方法律印象最深之处,要数法律之下的王权了,柯克就曾对国王引用过布莱克斯通的话:“国王不应服从任何人,但应服从上帝和法律,国王在法律之下。”而中国,哪怕是最纯粹的法家,“国王”也是在法律之上的,“法”与“礼”只是“国王”统治的工具,鲜能对“国王”有约束力。东西方摇摆于法律上下的国王,清楚地展示了法制与法治的区别。

没有统治者喜欢被约束,除非是迫不得已,国王是不会放弃自己的权力。能够让国王被迫放弃一部分权力,只能是国王遭遇了劲敌。中国的大一统为人民所津津乐道,而我们忽视了欧洲的大一统,不同于中国,而是在宗教信仰上的大一统。罗马崩溃以后,世俗力量涣散给了宗教广阔的空间,基督教在欧洲的广泛的传播,以至于形成自己的势力,可以与国王们分庭抗礼,到以后的十字军东征更是加强了宗教的力量。不得不承认,基督教在西欧法律塑造过程中起了重要作用,但值得警惕的是,很多人把中国法制发展缓慢归咎于没有基督教信仰,这些人忽视了在西方法律形成过程中,基督教只是原因之一。

无论是罗马法的复兴,还是城市法的出现,再或者封建法和海商法的存在,抑或只是庄园法的痕迹都影响到了欧洲的法律。欧洲法律起源于众多因素,每个因素都有属于自己的法律体系,不同的法律体系,随着时间的流逝,会交叉,会重合,会碰撞,会被淘汰,最后,剩下来的,就是我们今天看到的法律。

罗马法的复兴带来了私法的概念,完善的民事规则为学者们提供了理论基础;城市法通过委任状这种契约,为市民们争取到了权利与自由;封建法则给英格兰带去了《大宪章》;商法,资本主义的萌芽就是由商法来保障。以上种种,在不断的碰撞模式中,才产生了我们所熟悉的欧洲法律,把欧洲法律归结于单一原因产生,无疑是狭隘的。

我们与其羡慕欧陆土壤上结出的法律之树的茂盛,不如仔细对比分析一下欧陆土壤与我中华土壤有何区别。就像那句古话说的“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还有,别忘了,Ex Oriente Lux(光明来自东方)。

法律的故事

读《法律的故事》,只是因为这本书是我们学校图书馆不多的几本法律书之一,但神奇的是,图书馆里面竟然有两个出版社的《法律的故事》,当然我都读过一遍了。这本书对法律的发展演变过程是婉婉道来,充满细节,也算法律书籍里面难得能够读得津津有味的书了,而第一章以蚂蚁层面来描述法律则是震撼无比,而后又推广及人类层面,从美索不达米亚的汉谟拉比法典到犹太法,再从希腊法到罗马法,推而广之,脉络清晰,尤其以罗马法与英格兰法这两章来得生动。

《法律的故事》这本书,被引用也是相当频繁,律师入门书籍《远见》里面就大量引用了英格兰法的那一章关于律师的内容,我也见过在万国的司法考试系列图书的序言里面也引用过该书的一段话。至于研究西方法制史的贺卫方先生,也听到过他引用该书的内容。

对于这种老外写的书,我总是关心里面有没有提到中国,如何评论中国,遗憾的是,本书对于中国法律的故事只字未提。不过想想也是,中国对于法律做出过什么贡献呢?有什么制度值得大书特书且保留至今?如果硬要说要有的话,也就是行政法里面的考试制度了,我们可以看到学者们抄抄说英国的考试制度源自中国,这的确没错,但这些学者们没有说的是,英国并没有完全学过去,有所改进:中国是通过考试选拔所有官员,而英国只是下层公务员通过考试产生,而上层比如内阁成员是通过任命产生,所以说,别太拿自己当回事儿。

以下摘抄了《法律的故事》里面最后的一段话:

法律的故事告诉我们,演变和改革要慢慢的,循序渐进的革新来产生。个人的愿望,某一个人的理论对于法律只会产生些微的影响,或者根本产生不了任何影响,因 为法律代表我们大家的理想和愿望。它必须依然保留几百年前的标准,有理智的普通人还会遵循他们祖先的习俗和传统,但更重要的是改造这个世界,使其更好地造 福后代。法律最偏爱的孩子就是正常的普通人。它还必须忠于那些已经被证实了的原则,因为它肩负的是人道主义的重担,我们决不能把人类犯下的许多错误归罪于 它,他给我法则,让我们去公正,合理地援引它,当我们没有做到时,非但不进行自我省悟,却转而指责它,但它始终缄默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