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河南

文峰塔

去安阳是因为去邯郸,距离甚近,所以顺路造访。刚好赶上北京被暴雨淹了,尤其是北京西站,让从北京南下的列车多数晚点。幸亏我提前买了张从天津南下的车次,才顺利成行。即使如此,从安阳坐火车到郑州也费了些劲,不停地给北京南下的列车让车,足有一个小时吧。

去文峰塔是因为提前逛完了殷墟袁公林,在火车站附近打法时间的时候发现这做古迹,所以刚好去拜访一下。文峰塔在天宁寺内,所以也叫做天宁寺塔。据维基百科的介绍,文峰塔并非佛教建筑,而是风水学上的建筑,似笔锋倒立而得名。但安阳的文峰塔无论如何也不像细长的毛笔吧……

继续阅读

殷墟

到了安阳殷墟是一定要去了,这里早就是赫赫有名、如雷贯耳。商朝的中心、中华文明最有据可查的国都,甲骨文的发现地等等。

殷墟博物馆是在地下,要一层一层走过历朝历代的地质深度后到达,很多妇好墓的青铜器,人殉在商朝很普遍。因为是联票,所以肯定肯定要去的。王陵遗址要等班车,半个小时还是一个小时一班,因为我要赶去郑州火车,所以就没去了。

殷墟是联票宗庙遗址、博物馆与王陵遗址在一张票上。

继续阅读

袁公林

袁世凯的墓在河南安阳,我是在去安阳前才偶然得知。因为在我印象里,袁世凯本身不是安阳人(他说河南项城人,因此他也被称为袁项城),与安阳也没有什么渊源。但实际上袁世凯在1908年退隐后曾蛰伏于安阳,伺机复出。

袁世凯墓叫做叫做“袁林”而不是“袁陵”,是不想被认为是帝王,比如乾陵、茂陵、十三陵都是皇陵;被想被认为是皇帝,反而想去像那些“圣人”看齐,比如孔林、关林。这野心可不一般。

对于袁世凯在近代史、甚至是历史中的重要性再怎么强调都不为过。是近代史无论如何都不能回避的一个人物,其最终称帝另保守诟病,甚至被称为窃国大盗,更因为“二十一条”而被挂上卖国的帽子。我无意在本文为袁世凯翻案,或许根本就用不着翻案吧。

我在这趟旅程上读了唐德刚的《袁氏当国》,因为之前读过简体中文版,这次在Kindle里下载了一个版本只是打算随手翻翻,权当复习。但未曾想到这本书的远流版与广西师大版竟然大相径庭,广西师大被删节的根本就不像是一本书,作者评论悉数尽删,原作光彩折损大半。只用一句话谈谈读后感吧:即使做了许多破事,袁公的历史地位还是不在蒋公与毛公之下的。 继续阅读

河南省博物院

河南省博物院在中国算得上是顶级的博物院之一,因为河南本身丰富的历史积淀,洛阳、开封长期作为中华帝国的都城,更有安阳、新郑这种历史名城,再加上地处中原,是东西南北不同文化交流的汇聚地,所以出土了丰富多彩的各式文物。其中的陶器、青铜器、甲骨文更是馆藏精品。

闲话少言,上展品吧,这些照片远未包含全部博物馆的精华,亲自参观将有更多收获。

河南省博物院造型仿照位于登封的观星台遗址。

博物馆大厅,旁边的是两只黄河象吧…… 继续阅读

洛阳行纪

洛阳,河南城市,古都。

论历史,在国内,敢与西安叫板的也只有洛阳了,无论是丝绸之路还是定都时间,洛阳都会来争论一番。也难怪,长安与洛阳的辉煌时光早已远去,现在算是荣辱与共了。

洛阳

中秋节的洛阳算不上游人如织,可能只有在牡丹花季时洛阳才会显得拥挤不堪。感谢高速铁路可以让我们不把大把的时间浪费在路上,尽管如此,在路上还是抽空看了几页导师的《新编中国法律思想史纲》。如果不储备点知识去古都,注定是要空手而归的。

无论是在龙门石窟还是在嵩山少林寺,发现自己都对那些讲讲景点小故事,小来历,小典故的导览方式缺乏兴趣,仿佛我不远万里而来就是为设身处地听故事一样。这种故事,早该在来之前最好,或者等返回以后再恍然大悟也是不错。当然,如果要像许知远或者林达那样旅行也不错,矫情点说,要每到一处,忧国忧民一下,有点感悟思考才好。

虽说是古都,但洛阳看上去与任何中国城市并无二致,不少人以此批评中国的城市规划缺乏特色,其实大可不必,那些所谓的古建筑,所谓古风,即使是西安的古迹,也大多是明清时期产物,数百年而已。千年古迹,大多已“樯橹灰飞烟灭”,不像罗马,即便曾被当作采石场,也尚有千年遗迹残存。

洛阳的著名游览场所首推白马寺,毕竟名声在外,龙门石窟虽也是鼎鼎大名,但也是最近才知道其身处洛阳,孤陋寡闻了。对于白马寺,也只是在去少林寺的路上路过而未入。理由是大多数人对看太多庙没兴趣,虽是遗憾,但也确实如此,佛教寺庙的结构,布局大同小异,区别只是香火是否兴旺,游人是否如织。但未入白马寺始终还是遗憾,佛教中国第一站毕竟名声在外。

如果对世界史稍有了解的话,会对佛教传入中国有更深层次的了解,在第一个千年里,三大宗教在整个文明范围内流行,随着贸易与战争不断扩展自己的势力范围,宗教开始在所有的生活中占据一席之地。白马寺作为佛教的前哨战进入中国,但奇怪的是,中国也随后接纳了基督教(景教)与伊斯兰教,并与本土的儒家与道教和谐相处。所以往往我们就能看到中国一些多种宗教共享一个宗教场所的情况,西安周至县的大秦寺就是如此,景教与佛教,道教都曾落户于此(不同时期)。而且,中国几乎从未有过宗教战争。

洛阳

相对于白马寺,显然人们对少林寺的热情更加高涨,无数电影与小说里的神奇所在,就像《哈利波特》里面的霍格沃兹魔法学校一样。对少林寺的热衷,本质上更是对武术这种国技的骄傲与自豪,尤其是在中国人在国际上抬不起头的年代,更需要这种小说与电影上的精神胜利法来鼓舞士气。

如果少林寺想要上市就上市吧,无所谓的事情,宗教与商业联系紧密也不是第一次了,我们总是喜欢把宗教视为清净之场所,但宗教场所门庭若市,挥金如土也不是什么稀罕事情。古今中外都有势力,如果当时有股票这种募集自己的方法,我相信无论是佛教,伊斯兰教或者基督教,都不会错过。只是近代以降宗教势力衰弱,才沦为了清净之所。

比如像修龙门石窟这种事情,绝对是费时耗力,非挥金如土而不能完成,政府需要调动大量资源,募集大量资金方可动工建设。而像欧洲的那些气势宏伟的教堂,同样,建设历经数百年也并非稀罕事情。

宗教不光需要与金钱站在一起,更需要与权力占在一起,从历史上看,推行宗教的最好方法就是战争,通过征服,改变宗教信仰,当然这也会导致数带的仇恨绵延不绝。与权力始终在一起的佛教可以经久不衰,与康熙关系良好的天主教可以传播教义,而另一边,与国王领主并不和谐的天主教只能争权夺利,当然这也是欧洲历史的若干原动力之一(参考伯尔曼的《法律与革命》)。

每次旅行,都会让我思绪万千,灵魂出窍,“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说法从来都是实实在在的。以上,是为杂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