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李鸿章

李鸿章故居

秋风宝剑孤臣泪,落日旌旗大将坛。
——李鸿章

借着去中科大开会的机会,有机会抽的几个小时的时间可以在合肥游览一番。当时有两个选项:(1)包公祠;(2)李鸿章故居。时间有限只能选一个地方去,因为对近代史的兴趣远大于一千多年前古人的兴趣,所以义无反顾拖着拉杆箱去了李鸿章故居。

李鸿章故居位于合肥闹市,在某条步行街上,历经百余年故居早已被侵占多次,只剩下不多的几间房子。百年来李鸿章被认为是卖国贼,直到近些年来才出现些相反的评价。对于“卖国贼”的住所,一定是没有保护的必要的。 继续阅读

李鸿章的诗

古时,但凡有些才能,都会写上几句诗,以舒志向。而李鸿章作为其中佼佼者,自然不是例外。网上读的李鸿章两首不同时期的诗作,不禁令人唏嘘啊……

第一首是青年时期的作品:

丈夫执手把吴钩,意气高于百尺楼。
一万年来谁著史?三千里外欲封侯。
定将捷足随途骥,那有闲情逐水鸥!
笑指卢沟桥畔月,几人从此到瀛洲?

第二首是临终前的绝笔:

劳劳车马未离鞍,临事方知一死难。
三百年来伤国步,八千里外吊民残。
秋风宝剑孤臣泪,落日旌旗大将坛。
海外尘氛犹未息,请君莫作等闲看。

想到李鸿章,汉奸!卖国贼!北洋水师!丧权辱国!马关条约!洋务运动?在大多数人的心目中,李鸿章早已是一个脸谱化的人物了,是一个坏人。任何试图翻案的行为都是“一小撮”所为,任何平反的动机都是“别有用心”。

只是,同样,希望大家能不要忘记,李鸿章也对The New York Times的记者说过:

中国办有报纸,但遗憾的是中国的编辑们不愿将真相告诉读者,他们不像你们的报纸讲真话,只讲真话。中国的编辑们在讲真话的时候十分吝啬, 他们只讲部分的真实,而且他们的报纸也没有你们报纸这么大的发行量。由于不能诚实地说明真相,我们的报纸就失去了新闻本身的高贵价值,也就未能成为广泛传播文明的方式了。

不相信?不相信那个李鸿章口中吐出如此象牙,起初我也怀疑,但直到我绞尽脑汁,在《纽约时报》的网站上把这份采访的原文找到,我也不由得相信,我们的中堂大人确有如此之见识,证据在那里摆着,白底黑字。

在走向共和里,李鸿章曾对梁启超说:“一代人,只能做一代人的事”。我听了非常有感触。

附:
李鸿章接受纽约时报采访全文(中文)
李鸿章接受纽约时报采访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