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杂谈

@,at与猴头

@应该是键盘上的那些符号中使用最为频繁的了,每次用电邮的时候都会与@有关, 但我们总会遇到亲口告诉他人自己信箱帐号的时候,这种时候,如何把@念出来就成了一个问题,尤其是对于中文来说。众所周知,英文里面把@念成at即可,用xxx[at]yyymail.com来表示自己邮箱的方法也屡见不鲜,据说可以避免垃圾邮件。看上去,at是一个约定成俗的念法了。但显而易见,不是所有人都知道这“种众所周”的念法,于是乎,一个把我雷倒的念法出现了:xxx猴头yyymail.com,而且不止一次听到。

与晚上失眠时不数绵羊数水饺是道理雷同,都叫做充分利用伟大祖国的传统文化。让四大名著里面的角色与我们的现代科技全面接轨,是古今中外完美融合的又一典范。

在纯中文语境下,很难形象得把@描述出来,总不至于直译成“艾特”,当然也有“爱他/她”这样的浪漫念法。所以,猴头不失一直准确有生动的读法,这也算是我们用自己的传统文化为国际化添砖加瓦了。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西学东渐的背景下,大量来自西方的名词进入中国,我们除了从日本借用许多汉字以外,也自创了不少名词,比如“德律风”,不告诉你你一定不知,其实就是电话;但另一些词却为我们所接纳,比如“巧克力”,典型的音译,现在我们照样念得朗朗上口。自知对此了解不多,所以就此打住。不过,严复那批翻译家们,真是做了不少贡献,从古籍典故中挖出不少上千年都没有的词,比如“共和”(西周年号)。当然这也让一批自大狂们认为我中华地大物博,西洋玩意我天朝早已有之。

在中国最虚弱之时,我们语言门户大开,吸纳了来自全世界的词汇。当时不知道有没有人高呼包围汉语的纯洁性,估计快马加鞭、埋头苦学还来不及呢。不过,看上去,我们现在似乎是有了骄傲的资本,开始了驱逐英文缩写的征途,每当于嘉和张卫平字正腔圆的念出“全美男子篮球职业联赛”时,唯恐俩解说嘴抽筋。

如果真的想要捍卫汉语,不如把英文键盘改掉吧,换成笔画五笔键盘,这样可以促进中华传统文化的进一步发展。实在不行咱还可以来一个国家标准,规定咱们的键盘标准,如此这般,岂不妙哉?

塞翁失马的概率学

但凡稍微受过点教育的人都知道有个叫做“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的这个俗语:

近塞上之人,有善术者。马无故亡而入胡,人皆吊之。其父曰:“此何遽不为福乎?”居数月,其马将胡骏马而归,人皆贺之。其父曰:“此何遽不能为祸乎?”家富良马,其子好骑,堕而折其髀,人皆吊之,其父曰:“此何遽不为福乎?”居一年,胡人大入塞,丁壮者引弦而战,近塞之人,死者十九,此独以跛之故,父子相保。

这个成语是多半用来安慰那些不如意的人们,当某人受了某些委屈或者被人占了便宜以后,好事者往往会来上一句“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企图减轻受害人的痛苦,对于此种人,往好听了说叫做“乐观积极向上”,往难听说这叫做“矫情”,掉书袋子的话就叫做“阿Q” ;但如果科学一点,对“塞翁失马”严格分析一下,这就叫做“小概率事件”了。

首先,对于塞翁来说,马丢了以后,要再自己跑回来,我虽不是生物学家,更没有研究过马类行为学,但我就一口咬定了,马儿像一小撮狗狗一样,自己溜回来,一定是一个小概率事件,至多撑死概率不大于50%,至于说再拐一头阿拉伯马回来的概率更是要在小数点后加上几个零了;至于说塞翁他儿子骑马摔断腿的概率,自然不低,但也不会太高,要不也不会有人去骑马了,况且也没有消息可以证明塞翁他儿子是个骑马的菜鸟;下来问题就简单了,胡人在塞翁儿子疗伤期间大规模入侵,需要海量壮丁军士的概率,估摸着也不会太高,否则胡人如果时常大举进犯,中原文明早就把胡人收拾了。

根据概率学原理,把这些概率一相乘,结果就是更是小小概率事件了,据我本人预测撑死不可能超过1%。所以说,“塞翁失马”,还能说出“焉知非福”,无非就是两种可能,要么是他有哆啦A梦的航时机,要么是塞翁他老人家纯粹是撞大运罢了,运气好到路上捡彩票都能中大奖的地步。 当然了,学习过概率论,最大的收获就是知道了“概率为零不等于不发生”这么个道理,所以说,塞翁他老爷子的预言完全有可能是真实可信的,这种可能性我们不能够排除,还是要讲究科学嘛。

正所谓“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我就是一个如此矫情的庸人,连塞翁这个已经作古多年的老汉不放过,真的是太吃饱撑了,以后在BLOG写读书笔记才是正经事儿,尤其是法律方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