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日本

日本经济产业省《利用人工智能和数据的合同指引》:数据生成类合同示范草案

2018年6月,日本经济产业省发布 Contract Guidelines on Utilization of AI and Data,旨在为企业签订数据利用合同或利用人工智能技术开发利用软件合同提供参考。指引规定了:主要问题、争议点、若干合同条款范本、合同编制中应考虑的因素以及有关此类合同的其他内容。

指引由两部分组成:数据部分和AI部分。指引的这两部分旨在为合同各方提供参考,以确定合同条款和其他必要的要点。

2019年4月,日本经济产业省发布了相关指引的英文版。2019年12月,日本经济产业省发布了指引的1.1版本,但1.1版仅有日文版,未提供英文翻译。本文仅根据2019年4月英文版本中的部分内容进行翻译。

如果有空会翻译下其他的合同模板。

继续阅读

维多利亚的世界

victoria2 这是“1902年”的世界:英国依旧是日不落帝国,殖民地遍布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全世界都充斥着应该的商品,为英国提供着原材料;美国南北战争已经结束,南北双方都无力统一对方,双方已经对峙超过40年,南方的工业实力已然超越北方;墨西哥趁着美国南北战争的良机,将德克萨斯纳入自己的版图,顺便占领着北美西海岸的大片地区;德国统一的进程不算顺利,但北方已经归于德国联邦的旗帜下,南方依旧是零碎的城邦;日本在明智维新以后狂飙突进,到了“1902”已经跃居世界第六,同时控制了朝鲜光州与平壤一带,整个东北已沦为日本殖民地,柬埔寨与文莱的石油资源也被日本收入囊中,马六甲也在日本的控制之下,但因为海军实力有限无力控制马六甲海峡。

对了,还有咱大清,大清现在半壁江山沦陷,北边被俄国人占据大半,东北归了日本人,西南大部则被英国拿走,海参崴成了飞地,但孙文的革命党却不见踪影,老佛爷还在继续她的统治。

不用紧张,这不是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士篡改后的历史教科书,这只是电脑游戏《维多利亚2》里面我玩出来的“历史”。虽然身为学法之人,但对历史一直是情有独钟,尤其是对中国近代史偏爱有加,再加上对“全球史观”推崇备至,我自然会喜欢这款游戏。玩家可以从1836年开始,到1935年结束,在全球任选一个国家进行游戏,让这个国家在自己的号令下纵横于“世界民族之林”。

维多利亚时期从维多利亚女王登基的1837年开始,至1901年结束。维多利亚时代英国的强盛自然是不必多言,仅在这之前的1833年,英国已经在美国之前废除奴隶制(推荐电影《奇异恩典》);1783年,乾隆在享受自己70大寿的时候,英国就选出过年仅24岁的首相William Pitt;1793年,法国大革命如火如荼的时候,马戛尔尼勋爵的使团已经访华(推荐书籍《停滞的帝国》);律师加罗开始推动司法改革。

现实中控制一个国家对个人来说绝对是小概率事件,好在游戏中给了我们这样一个机会。无论是内政外交,经济政策,都可以亲历亲为,如果不觉得麻烦的话。本人作为现代人中的一员,自认为对历史发展的规律有所认识,以为自由贸易,宪政民主都是国家,和平安定才是国家发展的正路。

但显然游戏中不会这么简单,对经济建设的毫不干预让会让资本家们的投资杂乱无章;与世无争的外交政策会让自己的原材料和市场都受到限制,在国际竞争中处于下风;裁军主义会让兵员的不到补充,当年面对数十万敌军时只有选择撤退;而选举,往往是自己希望的政策得不到执行。也只有在前线展示吃紧的时候,才希望国内工业能够自己发展;也只有在自己恶名过高的时候,才会停止开拓殖民地的脚步。

只有身处其位,哪怕只是在游戏中,我才体会到自己所相信的理论离维多利亚时代的现实有多么遥远。我是多么容易就和自己所相信的原则说再见。熊培云在看完电影《浪潮》后写过一篇《世界离独裁只有五天》,而在游戏里,我距离独裁,只有三个小时。

或许这只是一个游戏,但如果我们只是简单粗暴的对待历史,用对/错这样的二分法去评论,而不是去探寻其背后的原因。Yesterday真的有可能Once more。

或许这么说沉重了些,我还是报告一下进度吧:到了1905年,德国北部联邦的实力剧增,各项商品的生产都名列前茅;美国依旧分裂,无论是南方还是北方都已经滑落出列强的行列;日本与大清在东北不断激战,大清利用海参崴与承德为基地每每集结百万兵力收复失地,日本只能勉强支撑;没有了维多利亚女王的英国依旧称霸世界。或许世界大战就要开始了。

Yankee与“支那”

A country without memory is a country of madmen.
--Anonymous

Yankee这个词翻译成中文就是“洋基”,意思是“美国佬”,立战争时期被英国军官用来表示对殖民地农民军的轻蔑。Yankee Doodle这首歌名意思是“洋基傻瓜”,起初是一首英军嘲笑殖民者的歌。现在呢?Yankee被作为纽约职业棒球对的队名,Yankee Doodle成为美国非正式的国歌。

“支那”一词与西方词汇“china”对应,作为其在日语中的梵音译词。中日战争爆发后,“支那”一词被用作对中国人的蔑称,直到现在,部分敌视中国的日本人依旧使用这个词汇侮辱中国人。

当你被人叫做“支那人”时,多半会热血沸腾,巴不得就地灭了那鸟人,这是我们所谓的正常反应。Yankee之于美国类似于”支那“之于中国,也许我们很难理解美国人的那种无所谓的心态,面对敌人的轻蔑,依旧能够坦然接受,也许我们会指出:美国人缺乏历史,没有自尊,也许真的是这样。总之,文化差异。

但我记得美国焚烧国旗案判决里面一句话,“我们容忍……乃是我们力量的标志和源泉。”也许我们可以把省略号处换成“轻蔑”或者“侮辱”。词语本身从来就不含有褒义或者贬意,只有我们对词语的理解才有。现在,我们把“支那”理解为贬义词,那它就是贬义词。但梁启超先生就用过“支那少年”这个笔名。
日本人轻蔑我们的原因不会是因为我们被称为“支那人”,即使没有这个称呼,这种轻蔑依旧存在,只不过换一个词语,仅此而已。我们痛恨这个名称,是因为我们弱小,不够强大。所以在乎别人的评论,在乎别人看我们的眼神。我们还没有足够的实力来让我们可以无视日本人如何称呼我们。我们没有实力做到对别人的蔑视哈哈一笑,这才是我们痛恨 “支那”一词的原因而已。

当我们在怒发冲冠,热血沸腾的时候,或许应该悠着点,修改肯尼迪的一句话:“不要问别人把你叫做什么,而要问自己能够为中国进步做些什么。”任何时候,喊喊爱国口号都比脚踏实地地做一些事情要来的容易。但问题是:在爱国这面旗帜下,我们又做了多少坏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