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旅行

玩花山之行

一天行70里山路是什么感觉?大致上是全身抽抽,当然你要自己走一次才能有比较准确的感觉。当然我说的不是什么丘陵或者小土山,而是秦岭,这座被《中国国家地理》成为“中国人的中央国家公园”的地方。西安人能够背靠如此一座“公园”,真的是幸运的紧啊,能够在里面徒步一番,更是一件乐事。

传统上,对于西安/长安来说,秦岭更多的是被理解为终南山(终南山为秦岭的一段),一座有着传奇色彩的山:这里是道教的发源地,这里有着一条“终南捷径”,这里现在还住着隐士,这里的诗不胜枚举。“……唯有茂陵多病容,每来高处望南山”;”出门见南山,引领意无限……“;”南山塞天地,日月石上生……“;”太乙近天都,连山接海隅……“。有日本学者就终南山诗歌的变迁都写出一本书(《终南山的变容——由盛唐到中唐》),可见终南诗歌之气候,更不用提描写秦岭的诗了(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

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那是为了增长见识,而这次去玩花山纯粹是娱乐,文明点说是”野蛮其身体“,当然这路程也确实野蛮的可以,相对的,风光也是美丽的可以,辛苦的跋涉总是有回报。

兴善寺之行

对于在西安来说,寺庙不可谓不多,即便不是信徒,也可以去寺庙里面转转,寻求片刻内心的平静,尤其是那些把门票免掉的庙宇,如果又能坐落在城市中心,那就再好不过了。很幸运,大兴善寺就是这么一座庙宇,已经不是第一次去了,对于这个Blog,暂时没有什么想写的,贴出前几天去大兴善寺的照片好了,算是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吧……

山东之行

对于山东之行的缘由,用法律专业术语来说的话,叫做“临时起意”,甚至不是我诸多预设目的地之一,只是机缘凑巧,去了一趟齐鲁大地。林达在往法国跑的时候带了一本雨果《九三年》,结果到了巴黎处处有感而发,后来写了那本老少咸宜的《带一本书去巴黎》,我想,如果你要带本书来西安的话,无疑,你应该带上贾平凹的《废都》,而我济南,就带上老舍的《济南的冬天》吧。

老舍笔下的济南是充满阳光的,果不其然,比起西安阴郁干冷的冬天,济南的天气是要可爱一些,但北方的寒冷还是一样的,唯有裹得和粽子一样,才能在四处游荡时 避免鼻涕横流的惨状。济南并非一个旅游城市,只是趵突泉算是鼎鼎大名,而剩下的景点则提不起我一丝的兴趣。话说“美丽的济南市坐落在山东大学之内”,去山 东大学溜达一圈我算是矫情了一把,一直以来,我都认为大学才是应该一个城市的灵魂所在,因为那里是思想最奔放的地方,但对于中国的大学,人才工厂而已,独 立思考的头脑是不受欢迎的。

在号称泉城的济南,我也只是在趵突泉公园内看到了些许泉眼,而很不幸,公园内粗制滥造的新年彩灯,完全折腾了公园的氛围,不伦不类。最惊喜的,在公园内竟然发现两只可爱无比的海豹,我当时就费解了,海豹不是在海水中生活的吗?怎么跑到泉水中照样也活蹦乱跳……

去济南,顺道去了趟曲阜,“圣人”的故乡。一个人一旦被捧到不可去质疑的高度,多都是有问题的,大家对孔子的顶礼膜拜,显然是广大不明真相的群众受一小撮别 有用心之徒的蛊惑,要知道,第一个把孔子封为圣人的皇帝,是那个跨域了公元元年的王莽,离孔子差了好几百年。安装李零的话说,孔子自称“丧家犬”。孔子理 想中的社会,是“梦回西周”,而在春秋战国,时代已经变化,孔子的主张,在当时就已经“过时”,但他的言论,却为后世帝王不断翻新,不断解释。果真是不在 于你说过什么,关键是如何解释。当下,至少孔子养活了曲阜人民。

山东之行只有短短两天,又赶上春运过年,所以只算是小游了一把,但小游总比不游好,书要读,路也要行。下次放出照片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