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文学

早就没什么能够阻止法律人了

法学是一门古老的学问,博洛尼亚大学设立之时,法学院就与神学院和医学院成为最古老的学科。法学院培养出的法律人更是车载斗量,尤其是对律师过剩的美国来说,恨不得建立一个没有律师的世界。当然我们这边距离邓公设立的30万律师还有些的距离。但这都不是关键,毕竟,早就没有什么可以阻止法律人了。

法律人在法学领域取得成就那是理所应当的,但法律人显然不满足只在自己的地盘里折腾,更将触手伸向四面八方。念过法学院的政治人物也是多如牛毛,不用提参与美国制宪的人中有多少律师,也不用提全世界领袖中有多少念过法律,就连咱国家的第五代,也都有法学学位。

 

先说那些足够被称为圣人的,曼德拉和甘地。曼德拉首先在坐牢时从伦敦大学拿到函授的法学学位,出狱后再到University of Witwatersrand学习法律,进而与他人合办了律师事务所,为请不起辩护律师的黑人提供免费或者低价的法律咨询服务。甘地则在伦敦大学学院学习法律,取得英帝国律师资格,并在孟买执业。当然了,这两位也是政治人物,下面不提政治了。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