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律师本色

正当防卫两则

之前看新闻,看到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评论夏俊峰案(链接1链接2):

“夏俊峰是一名摊贩,杀了两个城管,造成一人重伤。但是就因为夏俊峰是摊贩,对方是城管,大家对城管有偏见,所以有些人、甚至有些社会上的大V就鼓动说这人不能杀。”周强介绍说。

“但是这种人不杀就非常危险,就好像两个人关起门来吵了一架,你把人杀掉了,如果这样也是正当防卫,这个社会就会天下大乱。”周强借此强调公正司法的重要性。

周强表示,法律是神圣的,在刑事案件中,不能因为当事一方弱势就偏袒,更不能因为富有就可以超越法律。

很巧,最近在美剧The Practice S04E10中也有一个正当防卫的案子。一个毒贩在家门口捅了他人七刀,自己主张是正当防卫。在庭审中,还殴打了检察官,但法官始终不肯宣告无效审判。 检察官在结辩中说如果任何一个捅了他人七刀的嫌疑人都可以用正当防卫来脱罪,那么这个司法制度就真的是一个笑话了。

针锋相对。在辩护律师Bobby最后的结案陈词中,他是这样说的:

这就是一个笑话,我们浪费了你们的时间,浪费了数十万纳税人的金钱,这就是一个笑话。简单一点把,你们应该跳过审判之间将这个家伙送近鉴于,他捅了他七刀,这还能有多简单?简单到法医都没有去现场勘验,简单到他没有话时间去检查受害者的手。

这个案子还能更简单吗?我们为何要费力去庭审?被告只是个贩毒的人渣,何必费这些力气?

……

我们之所以费力去组织一场庭审是因为有些时候事情并不是看上去那样!有些时候事情没有那么显而易见。检方没有那么想,你们也可能没有那么想,但你们至少问问自己,如果Eddie Wicks计划杀掉Philip Olson,他真的会要求他到他的住所?真的会是如此混乱无计划的方式吗?被害人还欠被告六万美金,而被害人当时正在工作还债。好吧,大多数毒贩都更喜欢金钱而非谋杀他人。他为什么要杀掉那人而不再要求还钱?检方有提到这一点吗?检方有提供真实的作案动机吗?没有。他们只是数了捅的次数:一、二、三、四、五、六、七,并希望你们跳过动机这部分。……

法医检查的一个任务是让证人出庭并作为检方具有说服力的证人,并帮助检方确保顶嘴,帮助他们获胜。这也正是医生所做的。现在检察官说她对成为庭审的一部分感到羞愧。现在有数以百计的犯人正在准备为他们未犯之罪被执行死刑

……

事实可以就是像我的当事人所陈述的一样。法医知道这一点,你们在交叉盘问阶段听到了他宣誓后的陈述。可能正如被告所说的一样,可能检方错了。而我并不羞耻于站在你们面前告诉你们,当有一线机会检方是错的时候,你们不能把这个男人送入监狱度过余生。这就是我们有庭审的原因,女士们先生们。这也是我们费力审判的原因。

我并不羞耻于是这个审判的一部分。我为自己是一名辩护律师为荣。我为自己为了那些看上去显而易见案件上窜下跳而自豪。我为自己要求检方承担他们的证明义务,在剥夺一个人生命前超越合理怀疑而自豪。我不认为这是一个笑话。现在你们有两个选择,你们可以回到房间说“人渣毒贩,让我们无论如何把他关起来”,或者是你们可以像你们加入陪审团宣示的那样承认这个案件有些疑点,承认检方没有提供任何证据反驳Eddie Wicks的陈述。

但如果你们选择忽略责任,选择说“忘掉合理怀疑,忘掉举证责任”,让我们无论如何都给他定罪,那么正如检方所说,司法系统就真的是一个笑话了。

Welecome to the Club

在The Practice S3E01中,律师事务所的接待员Rebecca考过了Bar,在连续五年夜校之后。在所有人都在恭喜Rebecca时,Ellenor却说道:

恭喜,Rebecca。你现在是这个圈子的一员了。你刚刚取得了一种特权,让你有权歪曲和操纵整个司法体系中最高尚的部分,让你有权在法庭上做开场陈词,满口承诺你有多少证据和证人而你知道你什么都没有。还有,你会提醒所有的当事人让他们不要告诉你事实真相,这样你才能在法官让她们站上证人席让她们自己做伪证,而不把你自己拉下水。同时,你将在正当诉由的听证会上狠狠折磨那些强奸案的受害人,吓唬她们,让她们不敢再审判中出庭作证。你还会买很多小礼物送给所有的法庭书记员,好让她们把你的所有案子安排在周五,那时法官因为要去鳕鱼角度假而心情大好。不过最妙的是,你将享受到让你所有有罪的当事人无罪释放的乐趣,你再也不用见她们第二面了,直到他们谋杀或者强奸下一个受害者,而这一般需要两到三周的时间。所以,恭喜你了,Rebecca,你是律师了。

美国调侃律师似乎是传统了,律师笑话不胜枚举,这一段更直接了当地评论了这个职业的一部分本性。

The Practice

《律师本色》(The Practice)无疑是我看过的众多律政剧中的翘楚,其中的案件更是精彩,又远没有《波士顿法律》那样夸张。《波士顿法律》也是《律师本色》的续集,《律师本色》第八季里就出现了《波士顿法律》中的两位主角。

剧集刚一开始,律所创始人Bobby Donnell便输掉一个官司,他代理的被告人被判处三个终身监禁,真是一个悲惨的开始。Bobby Donnell经营了一家小律所,以刑事案件为主,为毒贩、杀人犯、强奸犯们辩护,这当然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但是Bobby自己说时不时的会出现一个无辜的被告需要辩护,而这就是他为什么一直从事刑辩事业。当然平衡司法体系,作为抗辩制度的一端也自然是Bobby的说辞。

Eugene Young是律所的一名律师,因为以前是私家侦探,所以他几乎每次出门同事们都会调侃他“不要打人”。Ellenor Frutt是一名经常意气用事的律师,她不算漂亮,而且心宽体胖,有她的案子都少不了感性,她还是Alan Shore的朋友,把今后风光无限的Alan Shore带到了这家小律所。Lindsay Dole是哈佛法学院的JD,很多律所想挖走她,她还和Bobby结婚又离婚。还有Rebecca Washington,从律所创建就在律所做接待员与律师助手,后来她考过BAR成为执业律师。

以上这些人共同维持着一家小律所,只是占了几间小房子,远不及其他律政剧中如Crane, Poole & Schmidt或Lockhart & Gardner豪华。在律政剧中,The Practice无疑是最关注法律本身剧目之一,翻开报纸能看到的各种光怪陆离的新闻在剧中都被改编成了案件,而且一集中往往集成数个案件,想不精彩都难。

S2E27中,神父明知犯罪线索却因为告解需要保密而不像控方透露半个字,哪怕犯人还会伤人,神父不惜自己成为被告。神父的理由是告解是神圣的,不能透露任何信息,否则就没有人会再相信你。而检察官的答复也很简单:他人的生命也是神圣的。

剧中对职业道德的探讨屡见不鲜,尤其是法律职业。刑辩律师是法律从业人员中较为特殊的一群人:他们不止为坏人们说话,更是尽一切手段帮助坏人们。Bobby因为从检察官女友那里得到警察行动的消息,转身就把这个消息告诉毒贩,而毒贩们提前准备,杀害五名警察,Bobby也不得不面对过失杀人的指控(没记错的话)。

这是一篇早就该写完的博文,看The Practice激动到恨不得每集都写一篇笔记,而在豆瓣上对剧集的精彩大呼小叫更是稀松平常。只是希望能够找到全部八季的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