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小说

《巫师3:狂猎》通关

血与酒

我早已不是游戏的狂热爱好者了,但仍然花了一百多个小时通关了《巫师3:狂猎》及《石之心》《血与酒》两个资料片。从去年开始,断断续续,有一搭没一搭地玩着游戏,只是在最近才努力了一下,把最后一点 《血与酒》 的任务做掉,昆特牌打完,然后干掉最终BOSS。说起来其实《巫师1》《巫师2:王国刺客》我都玩过。 《巫师1》 大概是玩了一半的剧情,知道松鼠党、烈焰蔷薇骑士团等一干人等,但没有通关。《 巫师2 》也是玩了大半的剧情。但玩得一直不投入,直到 《巫师3:狂猎》 上手。不光通关了全部剧情,还专门把原著小说《猎魔人》拿出来,一口气读了四本,当然现在全部七本都已经出版,应该也会读完。

刚开始上手 《巫师3》,我还会小心翼翼地看攻略,看如何选择才能做到最优。但毫不犹豫被“血腥男爵”的任务打脸,不管怎么样,都没有happy ending,只有战争下的不同悲剧,有些是悲剧更大,有些更小。在原著小说里,这一点尤为明显,因为小说不会给读者读档重来的机会,但里面 Geralt 所面临的选择也更加残酷,尤其在The Less Evil (译作《勿以恶小》) 这一短篇小说里 :

恶就是恶,是小,是大,还是不小不大,这些全都一样。他们区别很模糊。我不是虔诚的隐士,我这辈子所做的也并不全是善事。但如果非要在两种恶性之间做选择,我一样都不选。

Geralt of Rivia

游戏里,被一群人虐杀的受害者可能是战犯,好心解除诅咒可能导致瘟疫干掉几万人,屠杀整个村庄的猎魔人刚刚被村庄拖欠报酬,还差点被阴掉……这样的任务不一而足。

行走在威伦阴郁的配乐、不时下雨的天气,讨厌的怪物都让人感觉无比压抑。尽管 Geralt 每每强调自己是变种人,没得感情,但实际是他的感情比谁都丰富,只是不轻易表露。猎魔人以消灭怪物为生,但 Geralt 会放过情有可原的怪物,也会干掉比怪物还可怕的人类。

如果不读小说,恐怕体会不到Ciri与 Geralt 的父女之情,小说的主轴,就是两个人加Yennefer各种阴差阳错命运的交汇,互相的拯救:

命运并不存在。对我们来说,命中注定的只有死亡。命运的第二道刃是思维。第一道是我。第二道是死亡,它与我如影随形。不,我没有权利让你与死亡为邻,Ciri。

Geralt of Rivia

当然这是剧情角度, 《巫师3:狂猎》的游戏性自然也是没得说,只是本该争分夺秒的寻女儿之旅不停的为各种琐碎任务打断,也要为各种“牌局”所打断,在成为开放世界的同时,剧情的紧促感也不复存在。当然这也是“沙盒”游戏的弊端,玩家很容易陷入一个个精彩的支线任务,止最终目标而不顾。《塞尔达传说:旷野之息》也是一样,玩家几乎会忘记拯救塞尔达公主这一终极目标,只是满世界乱窜进行探索。当然也没有人为了主线剧情一路直冲关底,要不也真是辜负了关卡设计师设计的各种平衡。

游戏已然通关,但小说还没读完,后面读小说想必我会听着巫师系列的OST来读,也算是沉浸式阅读。至于说剧集嘛……看了一集,处处透露着粗糙简陋的感觉,我还是不继续看了。

法律人的长夜

长夜将至,我从今开始守望,至死方休。我将不娶妻,不封地,不生子。我将不戴宝冠,不争荣宠。我将尽忠职守,生死于斯。我是黑暗中的利剑,长城上的守卫,抵御寒冷的烈焰,破晓时分的光线,唤醒眠者的号角,守护王国的坚盾。我将生命与荣耀献给守夜人,今夜如此,夜夜皆然。

——《冰与火之歌》

我不是推理小说的狂热粉丝,当初看紫金陈的“高智商犯罪”系列(其实该系列有一个更加惊悚的名字)纯粹是为了打发时间,只是在网站搜来了看看,直到后来一发不可收拾,买了《无证之罪》、《坏小孩》电子版的小说看。紫金陈的小说在推理小说里别具一格,在剧情开始就告诉读者凶手是谁,用动机、手法这样的悬念去吸引读者一路读下去。

紫金陈最新一部小说——《长夜难明》,早在去年就在百度贴吧上放出了前三章的内容,是国内罕见的法律题材小说。简单说下情节吧:

一位杭州著名律师在醉酒后地铁站内谎称携带的行李箱有爆炸物,但打开行李箱后发现一具尸体,死者是一名被开除公职的检察官。被警方控制后该律师对于杀害被害人的行为供认不讳,但在开庭审理该案件时,该律师突然翻供,宣称自己是被冤枉的,经警方调查该律师确实没有作案时间,而背后的隐情似乎与死者生前调查的一起案件有关……

这就是小说的开场。面对这么一个开头,没有法律人可以忍住不读下去,看看这背后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在一大早拿到小说后,我就放下了手头全部工作,用了三个小时就读完了小说,这三个小时的阅读是一趟“不虚此行”的“旅程”。到中午读完小说,我甚至一度难掩热泪,甚至开始反思自己当初为什么要从火热的网络工程专业转来学习法律,反思自己到底是要成为哪一类法律人,反思自己在以后能否既作个好人又做个好律师。我自认是一个非常理性的人,一部作品能够让我有如此之多的感触可见其出色。

读现实题材的小说,很难让人不去联想现实。这本小说尤其如此,《长夜难明》的主题是冤案平反,这一题材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近期宣告无罪的聂树斌。即使我只是看了新闻报道,也能感觉到聂树斌案翻案之困难,正义推进阻力之大给人带来的绝望感,这是货真价实的与体系对抗,每一位为聂树斌案发声的人都是了不起的。《长夜难明》也是如此,那种与现实的共鸣直触人心。小说中的律师、检察官、(前)法医与警察四人组成的“正义联盟”竭尽全力,结果却令人唏嘘,作者用推理小说的外壳承载了我们这个时代法律体系中最大的无奈。

我没有做过刑事案件,不过以我仅有的司法考试知识可以判断《长夜难明》在实体法律与法律程序的运用上没有大的瑕疵,各法律职业也都符合现实,这已经是难能可贵了。法律题材的小说与影视剧在国内算不上多见,很多作品即使是以律师为背景,或者说很多作品里的法律人虽然出场,但举手投足间无不透露着TVB或者是美剧里面的“律师范儿”,这会让专业人士感到非常突兀甚至是尴尬。

如果不是来自法律行业本身的创作者,通常会对庞杂的法律条文与法律程序望而却步,只能自己开始行使“无知立法权”(类似于考试时“紧急立法权”的一项权利)。而法律工作中各种精妙的设计与把控甚至不是低年级律师所能够掌握的,更不用提外行人了。而对法律足够了解的专业人员,往往因为生活与工作所累,无力再来进行文学创作。但好在近年也涌现了一群乐于在虚构文学领域进行创作的专业人员,创作了大量的作品,比如段和段律师事务所参与策划的《金牌律师》与还未上映的《继承人》,另外像法院系统内的桂公梓创作的《决不妥协》。

实际上,最好的普法宣传途径就是通过文学、影视作品进行。这类作品阅读的门槛底,比起晦涩的法律分析、案例分析更容易吸引读者的注意。君不见一部《何以笙箫默》“诱骗”了多少青年男女走上了法律人的道路,一部《神探亨特》与TVB的剧集一起让“米兰达法则”甚至在中国都家喻户晓,《傲骨贤妻》与《波士顿法律》这样的剧集让多少人开始向往律师工作的“高大上”,这就是文学、影视作品的魅力了。

一部好的律政剧会比一百篇文章更能唤醒人们心中的法治意识,而本身律政就是非常容易出彩的一种类型文学题材,在法庭上、律师事务所内汇聚了太多的法律问题、道德问题,对人性的考验每天都在发生,是天然的素材库,法律与道德的冲突几乎无处不在。但想要用好这些却不容易,极为考验作者讲故事的能力,而这似乎并不是法律人所擅长的。但幸好,《长夜难明》是一部能够唤起的是我们追求“正义”这件事情勇气的小说。

每个人选择进入法学院、成为法律人的理由各不相同,或为电视剧中的形象,或为想象中丰厚的收入,或为迫不得已调剂而来,或为匡扶正义。无论是什么原因,经过法学院的训练,运用法律去追求正义、帮助他人——是伴随法律教育而烙入到每一个法律人灵魂内的“思想钢印”,成为了法律人们共同的 “初心”。在阅读《长夜难明》的过程中,我就会经常拷问自己自己作为法律人,如果面临同样的情景会如何选择。

因为我们都是这个法律体系的组成部分,共同构成了它的善与恶。或者从某种意义上说,法律人是这个社会的“守夜人”,抵御着不知何时回来的入侵。当然更可怕的就是“守夜人”队伍里的叛徒(看《冰与火之歌》就知道这样的事情层出不穷),而在《长夜难明》 中,对抗的就是这股力量。我不知道读了这样的小说,会不会让更多的学子选择法律之路。

总而言之吧,如果没有那些打着灯笼,举着火把,拿着手电的人,长夜确实难明。

乌有现代史

读罢《建丰二年:新中国乌有史》,几点感想:s28300741

1.虽然是小说,但整本书故事松散,看下来更像是一部小说的资料设定集。

2.小说很像是《万历十五年》的感觉,选了很多人物的视角来描绘1979年的故事。

3.虽然是虚构的历史,但各路熟悉的人物还是纷纷登场,有些人的命运和真实历史中一样,而另一些人的命运则完全不同了。有些人甚至在今日仍然活跃。

4.因为中国的立场不同了,大部分国家或地区的情势也不同了。但很多该发送的事件还是发生了。

5.关于中国的命运,看上去是好多了,已然世界三强,但该存在的问题还存在。

6.里面的人物甚至和《高堡奇人》中一样,写了一本“虚构”的书。

Paper Chase,纸追

在电影的最后:Hart未看一眼,把法学院寄来的成绩单直接叠成纸飞机,然后走到海里的巨石上,让手中的成绩单飞向大西洋。

对于电影The Paper Chase我还是有些感情,毕竟自己费了些力气去翻译它,尽管翻译的不尽如人意,寒假了我再校对一遍吧。这个电影是励志电影,属于那种能让人从温暖的被窝里爬起来去寒窗苦读的电影,显然,我又需要给自己写点能激励自己的东西了,关于这个电影,这本书,这个电视剧。

电影是由John Jay Osborn, Jr的同名小说改编,作者本身就是哈佛法学院1970届学生,更牛的是他的家世:他可是美国最高法院首任首席大法官约翰·杰伊(就是那个参与写《联邦党人文集》和后来当纽约州州长的杰伊)的后人,可谓家世显赫。

这部小说不光被改编为电影,更在后来被搬上电视屏幕。电视剧版本的The Paper Chase总共四季,第一季是由CBS在1978-1979年制作,后来被砍,但幸运的是,有线电视台Show Time拯救了该剧,在1983年携原剧演员回归,并于1986年完成第四季,Hart也终于从法学院毕业。

电视剧里面一些值得一提的情节(参考维基百科):

  • 电影中扮演Kingsfield教授的John Houseman,继续在电视剧中扮演Kingsfield教授;
  • 电视剧里面Ford的妹妹爱慕Hart;
  • Bell爱上了Hart的高中时期的女友Jenny;
  • Hart爱上过在美国访问的苏联体操运动员;
  • Bell用Kingsfield的教室拍卖Hart拿到A的合同法试卷;
  • Hart的女朋友在英国获得学位,并要求Hart去英国,Hart不得不做出选择;
  • Ford的弟弟也会进入哈佛法学院;
  • Ford的女友怀孕了;
  • Ford在一次被捕后会认真考试是否以律师为业;
  • 最后一集,所有的毕业生们都很愁云惨淡的面对毕业,思考法学院之外的世界是什么样。

在2009年,发行电视剧版本前两季的DVD。有机会弄来看看,或者等全部DVD发行完了再说。

无论是小说,电影,或者电视剧中,最有名的就是下面这段话了,看着Kingsfield说这段话,太有气势了:

You teach yourselves the law. I train your minds. You come in here with a skull full of mush, and if you survive, you’ll leave thinking like a lawyer.

而小说中的thinking like a lawyer,也随着电视剧和电影成为了每一个法律人的口头禅——像法律人一样思考。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的一句话。我们喜欢把Lawyer翻译成律师,其实是缩小了这个词的外延,翻译成法律人更为恰当。

我没时间更仔细的搜集资料了,写了这么多,总能激励自己一下,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