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安阳

文峰塔

去安阳是因为去邯郸,距离甚近,所以顺路造访。刚好赶上北京被暴雨淹了,尤其是北京西站,让从北京南下的列车多数晚点。幸亏我提前买了张从天津南下的车次,才顺利成行。即使如此,从安阳坐火车到郑州也费了些劲,不停地给北京南下的列车让车,足有一个小时吧。

去文峰塔是因为提前逛完了殷墟袁公林,在火车站附近打法时间的时候发现这做古迹,所以刚好去拜访一下。文峰塔在天宁寺内,所以也叫做天宁寺塔。据维基百科的介绍,文峰塔并非佛教建筑,而是风水学上的建筑,似笔锋倒立而得名。但安阳的文峰塔无论如何也不像细长的毛笔吧……

继续阅读

殷墟

到了安阳殷墟是一定要去了,这里早就是赫赫有名、如雷贯耳。商朝的中心、中华文明最有据可查的国都,甲骨文的发现地等等。

殷墟博物馆是在地下,要一层一层走过历朝历代的地质深度后到达,很多妇好墓的青铜器,人殉在商朝很普遍。因为是联票,所以肯定肯定要去的。王陵遗址要等班车,半个小时还是一个小时一班,因为我要赶去郑州火车,所以就没去了。

殷墟是联票宗庙遗址、博物馆与王陵遗址在一张票上。

继续阅读

袁公林

袁世凯的墓在河南安阳,我是在去安阳前才偶然得知。因为在我印象里,袁世凯本身不是安阳人(他说河南项城人,因此他也被称为袁项城),与安阳也没有什么渊源。但实际上袁世凯在1908年退隐后曾蛰伏于安阳,伺机复出。

袁世凯墓叫做叫做“袁林”而不是“袁陵”,是不想被认为是帝王,比如乾陵、茂陵、十三陵都是皇陵;被想被认为是皇帝,反而想去像那些“圣人”看齐,比如孔林、关林。这野心可不一般。

对于袁世凯在近代史、甚至是历史中的重要性再怎么强调都不为过。是近代史无论如何都不能回避的一个人物,其最终称帝另保守诟病,甚至被称为窃国大盗,更因为“二十一条”而被挂上卖国的帽子。我无意在本文为袁世凯翻案,或许根本就用不着翻案吧。

我在这趟旅程上读了唐德刚的《袁氏当国》,因为之前读过简体中文版,这次在Kindle里下载了一个版本只是打算随手翻翻,权当复习。但未曾想到这本书的远流版与广西师大版竟然大相径庭,广西师大被删节的根本就不像是一本书,作者评论悉数尽删,原作光彩折损大半。只用一句话谈谈读后感吧:即使做了许多破事,袁公的历史地位还是不在蒋公与毛公之下的。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