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奥运会

一代人的记忆

每一代人都有属于每一代人的共同记忆,当一代人渐渐老去,依旧会对当年的记忆津津乐道,或是隐隐作痛。2008年虽尚未结束,但对于咱们这一代人来说,无疑会成为刻骨铭心的一年。从一月的大雪,三月的西藏,四月的火炬,五月大地震,和八月的奥运会,若干年后历史学者们或许会把2008年视为特别的一年吧,像写《万历十五年》一样,写一本《共和国五十九年》。

每当年末临近,各报刊杂志总要来一个“十大国内/国际新闻排行榜”,把唯恐天下不乱的特点表现表现。只是今年,大事儿这么多,排起来或许要费些周折了,可以想象出来,如果说把地震排到奥运会前面,编辑们一定会做如下解释:伟大的中国人民不忘灾难,尊重罹难者,充分显示了人道主义关怀;而如果要把奥运会拍到地震前面,则会是另外一番说辞:伟大的中国人民化悲痛为力量,为世界奉献了一届高水平的奥运会,遇难群众那是“只盼坟前有屏幕,看奥运,同欢呼”……如此这般,这般如此。当然了,对于编辑们来说,最保险的莫过于来个并列,或者第一名空缺之类的把戏,肯定不会犯政治错误(笑~)。

2008年,对于“爱国主义”来说,或许是复苏的一年,若在此之前有人告诉我,“一个中国人是条龙,三个中国人是条虫”,我可能还会深信不疑,但现在,我至少会掂量一番,至少,在向外喊口号方面,中国人的声音还是颇为一致的,当然其中也不乏一些冷言相对的“杂音”。不过想想,就今年来说,从火炬的海外之乱到汶川地震,再到北京奥运会,爱国情绪想不被凝聚起来都难,就像9/11后老美把星条旗满街挂一个道理,我们也把五星红旗穿的满身都是,以前表弟从国外回来,总要送我印有加拿大枫叶旗或是老美星条旗的T-shirt,当时我就费解,为何我们鲜艳的五星红旗不能上T-shirt呢,现在总算知道,那是时机未到。而此刻,在中国,仿佛你没有一件爱国心的衣服你就不爱国,穿这种衣服那是人人奋勇,个个争先,只是……谁能送我一件儿呢?

无论怎样,大PARTY总算是圆满结束了,接下来,收拾一下房子,该干我们自己的正经事儿了。对于本人来说,刻苦学习,远离BLOG,多读书,少上网才是正经事儿,所以说,司法考试,iBT,Here we go~

你好,奥运!

全中国人盼星星,盼月亮,这奥运会总算是来了,当然也不乏扳着指头算离结束还有XX天的好事儿者。但无论如何,我们终于要办奥运会了,自从那《天津青年》的“奥运三问”(电视里天天提到):中国何时才能派一位选手参加奥运会?中国何时才能派一支队伍参加奥运会?中国何时才能举办一届奥运会?得,从今天起,我们都做到了;只是……然后呢?

所谓奥运会,在我们参加银河系运动会以前,不过是运动会的终极加强版,仅此而已。我们这么多年来是否忽视了奥运会的口号:重要的是参与,不是胜利。我们是否在此之上强加了太多的东西,即便向来都是成王败寇,但正如George Orwell所说:面对着这些荒唐的比赛,参赛的各个国家会如痴如狂,甚至煞有介事地相信 —— 至少在短期内如此 —— 跑跑、跳跳、踢踢球是对一个民族品德素质的检验。我们曾经甚至把民族尊严都压了上去,仿佛我们已经自认为是东亚病夫,不拿金牌就摆脱不了这个阴影,还好,我们现在坦然多了,算是有些许风范大国民的影子了。如同奥运会的英文一样:Olympic Games,只是游戏(Games)一场,享受参与的乐趣就足矣,当然胜利也比任何事情有趣100倍。

《走向共和》里慈禧如是说:“寻常百姓家的老太太六十大寿,办得风光热闹,左邻右舍就会说这老太太好福气有面子,这户人家在那一带就做得起任!百姓如此,国家更是如此……”好了,我们已经风风光光的开始办这加强版的运动会了,来捧场的左邻右舍也不在少数,大家也都觉得咱这户人家在这一带“做得起任”。当然了,看不惯这运动会的人有,眼红的人也有,就这运动会的机会,就家里面的事儿批评两句的人更是大有人在,可惜的是,办运动会的这家人听不惯批评,或者只希望听到“善意”的批评,否则就给你扣一顶大帽子,上书“别有用心”四个大字~着实有趣得紧啊~

无所谓喜欢与否,奥运还是来了,这么大一个大PARTY,多少年才举办一会呢,尤其是在自己家里,那么,我又何必去冷眼旁观呢? 现在看奥运,管它以后洪水滔天~

体育的精神

眼瞅着全地球瞩目的奥运会就要召开了,如此喜庆的盛会本人自然也要有所表示才行,遂本人现贴出大作家George Orwell的《体育的精神》一文之节选,以恭祝本届奥运会平安顺利召开;同时,对于北京人民在奥运期间容忍的种种不便,本人仅代表自己给予精神上的深切慰问。以下是正经文章,Here We Go~

当我听人们说体育运动可创造国家之间的友谊,还说各国民众若在足球场或板球场上交锋,就不愿在战场上残杀的时候,我总是惊愕不已。一个人即使不能从具体的事例(例如1936年的奥林匹克运动会)了解到国际运动比赛会导致疯狂的仇恨,也可以从常理中推断出结论。

现在开展的体育运动几乎都是竞争性的。参加比赛就是为了取胜。假如不拚命去赢,比赛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在乡间的草坪上,当你随意组成两个队,并且不涉及任何地方情绪时,那才可能是单纯的为了娱乐和锻炼而进行比赛。可是一量涉及到荣誉问题,一旦你想到你和某 一团体会因为你输而丢脸时,那么最野蛮的争斗天性便会激发起来。即使是仅仅参加过学校足球赛的人也有种体会。在国际比赛中,体育简直是一场模拟战争。但 是,要紧的还不是运动员的行为,而是观众的态度,以及观众身后各个国家的态度。面对着这些荒唐的比赛,参赛的各个国家会如痴如狂,甚至煞有介事地相信 —— 至少在短期内如此 —— 跑跑、跳跳、踢踢球是对一个民族品德素质的检验。

本段仅代表原作者的立场(原文链接),与本BLOG立场无关。

最初读到此文是在当时背诵《新概念英语4》的时候,起初并未意识到这是Orwell的文章,后来感觉文章立场怪异才注意到作者,未曾想到作者竟是写出《一九八四》的George Orwell,近日恰逢临近奥运盛事,遂将此文与诸君分享,普天同庆,不亦乐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