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

萧何、曹参墓遗址公园

萧何曹参遗址公园
汉丞相萧何墓
汉平阳侯曹参墓

萧何、曹参两个人的墓非常近,正所谓“萧规曹随”。公园2014年建成,在咸阳机场附近,距离刘邦的长陵也不远。但是,墓的位置未必可靠,因为陕西汉中亦有萧何墓。不过既然修了公园,也算是获得了当代的认证。

“姜子牙墓”

“姜子牙墓”距离西安咸阳机场并不远,不用上高速,开车几分钟就能到。姜子牙墓在一片葡萄园里, 瞬间联想到《猎魔人》里面杰洛特,刚好姜子牙在唐代被誉为武圣,倒也是挺搭配。参观的时候还和父母说过几天《姜子牙》会上映,这里可能会有很多人来,没想到受疫情影响,电影至今没有音讯。

继续阅读

杨贵妃墓

玄宗回马杨妃死,云雨难忘日月新。
终是圣明天子事,景阳宫井又何人。
——郑畋,《马嵬坡》

熟悉唐朝历史的不可能不知道马嵬坡,伴随着安史之乱的“燎原之势”,玄宗一行人行至马嵬驿,有了后来著名的“马嵬驿之变”,杨贵妃在这里被赐死,也衍生出了无数传说。

杨贵妃墓在陕西省兴平市,距离西安算不上远,我们一行离开茂陵后在开车穿过兴平市就抵达杨贵妃墓了。马嵬坡这个地方已经在历史书中再熟悉不过,到了兴平不过来一趟实在是可惜。

这里只是一个衣冠冢,当然日本那边也有两个杨贵妃墓,看来日本那边还是有些杨贵妃情节的。 继续阅读

西湖若干

西湖从来都是人头攒动,哪怕在3月某个非法定节假日的周四下午或者周五早上,总是摩肩接踵的。西湖的声明实在是太过显赫,中国人极少有不知道西湖的。“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更是老幼妇孺耳熟能详的俗语。西湖实在是历史文化的汇聚之地,住在西湖边上的酒店都是历史文物,以前住过一些大人物。

苏堤

我也趁着去上海考试的空隙,有幸去西湖一览。早春二月似剪刀,柳树已经足够点缀苏堤、白堤,各种我认识不认识的花卉也已经绽放,平添许多色彩。遗憾的是路两旁的梧桐只是刚刚发芽,甚至还不足够装饰树木本身,更不用提作为林荫大道了,不过梧桐矗立吸引眼球的季节多半是在夏天吧。 继续阅读

袁公林

袁世凯的墓在河南安阳,我是在去安阳前才偶然得知。因为在我印象里,袁世凯本身不是安阳人(他说河南项城人,因此他也被称为袁项城),与安阳也没有什么渊源。但实际上袁世凯在1908年退隐后曾蛰伏于安阳,伺机复出。

袁世凯墓叫做叫做“袁林”而不是“袁陵”,是不想被认为是帝王,比如乾陵、茂陵、十三陵都是皇陵;被想被认为是皇帝,反而想去像那些“圣人”看齐,比如孔林、关林。这野心可不一般。

对于袁世凯在近代史、甚至是历史中的重要性再怎么强调都不为过。是近代史无论如何都不能回避的一个人物,其最终称帝另保守诟病,甚至被称为窃国大盗,更因为“二十一条”而被挂上卖国的帽子。我无意在本文为袁世凯翻案,或许根本就用不着翻案吧。

我在这趟旅程上读了唐德刚的《袁氏当国》,因为之前读过简体中文版,这次在Kindle里下载了一个版本只是打算随手翻翻,权当复习。但未曾想到这本书的远流版与广西师大版竟然大相径庭,广西师大被删节的根本就不像是一本书,作者评论悉数尽删,原作光彩折损大半。只用一句话谈谈读后感吧:即使做了许多破事,袁公的历史地位还是不在蒋公与毛公之下的。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