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君和律师事务所

互联网律所会是法律行业的解药吗?

疫情肆虐,但法律工作不曾停歇。各地法院从2月3日开始陆续恢复工作,部分法院的案件通过视频联线的形式开庭,让互联网法院的运作模式在短时间内得到了推广。同一时刻,越来越多的律所与律师在“不得复工”与“自我隔离”的要求下,选择借助互联网开启远程法律服务的征途。也有越来越多的律师事务所,开始酝酿向互联网律所的转型。

一、互联网律所的定位

当我们谈互联网律所时会有很多的想象,比如通过互联网处理法律业务的律所,或是专门从事互联网业务的律所好像都可称为互联网律所。

但是,现在哪家律所不通过互联网处理业务呢?几乎所有的律师都在使用电子邮件系统、官方网站、微信群来办公,另外像北大法宝、威科、westlaw这样的数据库也是律所采购清单上的常客,再“奢华”一些的团队还会购买如法蝉、阿尔法这样的协同办公软件来做案件与知识管理。专门从事互联网业务的律所也已经出现,聚焦于“网络法”的服务。但是,专门从事“网络法”的律所与律师团队并不存在本质的区别,在业务中涉及互联网的律师团队或律师也不在少数。因此,当我们在谈论互联网律所时,无法以简单的标准去进行判断,互联网律所要不止于使用互联网工具,也需要比从事网络法的团队具备更多的内涵。

从互联网法院很容易联想到互联网律所,互联网法院的定位对互联网律所有足够的借鉴意义。根据《关于互联网法院审理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互联网法院的特殊性一方面在于着眼于解决互联网上的各种争议,另一方面更具特点的是“采取在线方式审理案件,案件的受理、送达、调解、证据交换、庭前准备、庭审、宣判等诉讼环节一般应当在线上完成。”因此,杭州、北京、广州的互联网法院在裁判了大量互联网典型案例的同时,在智能合约、大数据、人工智能运用于司法领域进行了大量积极的探索,并开始构建的互联网司法裁判规则体系。

参考互联网法院,互联网律所的定位可能也在于互联网法律服务,以律所为单位积极探索通过互联网提供法律服务的各种可能性。

继续阅读

“律携”一二

为了保持在未来竞争中的优势,一些在国内具有传统优势律师事务所纷纷开始了互联网产品的开发。金杜研发了“理脉”,汉坤上线了“简法帮”,天同早就布局的一系列“无讼”产品,最近的新闻的君合推出了一款基于iOS系统的APP——“律携”。简单来说,律携在荆棘丛生的“互联网+法律”的道路上走了一条不同寻常的道路。

一、静悄悄的启程

目前,律携仅推出了苹果手机端应用,安卓版尚需时日才能推出,官方网站也都没有上线。至于宣传方面,只在君合的官方微信和律新社上找到了两篇报道,除此以外很难再找到其他信息(甚至在君合的官方网站都没有相关的信息)。

Image(2)

根据新闻稿中的邮箱信息,可以判断律携的官方网站应该是lawyerscloud.cn,不过目前该网站还没有任何内容。而根据域名注册的信息,律携的运营主体是君合旗下知识产权公司控股的北京君时天下互动科技有限公司。

Image(3)

尽管上线算得上悄无声息,但商标申请工作律携并没有掉以轻心,已经在多个分类申请了“律携”的商标,在知识产权方面做好了准备。

二、BBS与律师网络

在君合官方所发布的新闻稿中提到:

中国律师现在有30万人,30万人又在全国各地茫茫人海,其实谁都不认识谁。我们律师的基础设施又太差,到现在为止连个黄页都没有,所以茫茫人海谁都找不着谁,是非常头疼的事情。”所以,在“律携”中首要的功能是网络平台,通过大家注册,然后按地域和领域划分,自动生成各地区、各领域的律师,形成律师行业的网络,大家在网络上可以查找、检索和联系,方便所有律师之间的沟通和联系。

律携的理念,是连接30万律师,提供一个律师们可以交流的平台。目前来说,律师黄页并不是没有,但大多数的律师黄页功能是面向用户,而非是面向律师的,即主要是希望解决客户查找合适律师的困难——比如领络、找法网、法斗士、牛法网等都是这一思路,而律携的服务是希望律师能够找到律师,并打造一个律师社区。这听上去很像是一个实名制的律师BBS,不过是基于APP的。

目前国内律师BBS比较知名的应该算是LegalBoats社区了,主要有职业资讯、招聘信息(这个也是重头戏)、职场信息、留学几个主要栏目。而律携希望做的,似乎就是打造一个实名制的(这也是移动应用新规所要求的)具有BBS功能的APP。

就目前的“互联网+法律”产品来说,在打造律师网络方面最成功的当属“无讼”的一系列产品,文章、案例、合作、名片等元素多位一体,互相助力。而对于律携来说,完全是遵循这传统网络社区的思路,并没有把注意力放到当前非常热门的“法律大数据”、“人工智能”上。

律携的思路甚至是让我想起了曾经的“法天下”博客社区,当时一度吸引了大批法律英才云集于此撰写博客,包括法学院教授、律师、法官、检察官、法科学生,但后来因为网站的关停、更名而导致整个社区一蹶不振,现在想来仍是唏嘘不已。

三、功能与限制

关于律携的功能,在新闻稿中写到:

“律携”也是一个互助平台,无论是求助信息、招聘求职信息,都可以在“律携”上发布,并且所有注册成员都能看得见,从而让发布的求助能够在第一时间得到同行的帮助和支持,同时为了增强求助的及时性和准确性,也可以定向将求助信息发送给指定的用户,进行一对多形式的发布信息求助,这也是“律携”很有价值的一个功能。

对于任何一款商业化的APP来说,APP的安装数、每日活跃用户数都是非常重要的指标(哪怕在初期不以营利为目的)。但是,现在看来律携的目标用户是30万律师,甚至都不是面对法律人这个群体。如果只是面对30万律师的话,目标用户数量极为有限,直接会影响到社区的活跃程度,而社区的活跃程度对用户来说是最重要的吸引力之一。

相对于一般客户对找到合适律师的需求,律师对于查找律师的需求显然要小的多,但也专业的多。一般客户找律师是因为有法律问题需要解决,律师找律师一般而言有这么几个原因:(1)像“无讼合作”那样有异地业务需要合作处理;(2)法律方向专业的招聘、求职,比如现在Legalboats或者“律盐”(微信公众号)所做的一样。以上两点都是律携打算做的。实际上律携这样的平台对于律师来说实际上还有第三个用途,但往往也是容易被忽视掉的:(3)查找对手律师的信息,通过律师所在的区域、律师、发言记录可以从一定程度上判断律师的水平,而这可能会对庭审有所帮助,比如“理脉”的查找律师功能就可以提供这方面的信息,律携同样可以。

四、圈里圈外

根据新闻稿:

目前,中国律师之间是没有一个覆盖各个地区的、各个领域的统一交流平台,“律携”可以通过用户填写个人信息,将其自动划入所属地区和专业领域的圈子,并且用户还可以自己任意增加和删减地区、专业领域的圈子,圈子的人数将不设上限,打破了微信群只有500人上线的局限。除了圈子以外,用户还可以自主建立群组进行交流,有些特殊领域或者跨地域、跨地区的人,可以随意建立一个群邀请其他人加入,进行实时在线互动。肖微谈到自建群的功能时说:“我们现在自己的事务所有1000人左右,微信的讨论组放不进去,律携里面的群组就可以,因为有2000人的容量,并且律携APP的很多功能微信一定没有的。”

当前最成功的社交工具就是腾讯公司的QQ和微信了,而律携也将律师社交作为自己的一个发展方向。这意味着如果律携想要成功,就需要让律师们减少使用微信/QQ的时间,提供一些微信/QQ所不能提供的服务。这无疑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

无论是微信还是QQ,都是经过腾讯的产品经理们反复打磨过的产品。以肖微谈到的微信群的人数限制在500人为例,这显然微信产品经理是深思熟虑的结果,一个群并非是越大越好,群人数越多就意味着消息越多,有价值的消息很容易被埋没在浩如烟海的消息中,加上移动端又不易查看历史记录,所以如果我加入了一个活跃的1000人群,最有可能的结果就是屏蔽掉,以至适得其反。

对于律携来说,更重要的是如何去说服律师们多安装一个APP,即律携通过社交能够律师带来什么样的好处。不能够只是考虑我通过使用律携可以去问一些问题,更应该考虑的是律师为什么要在平台上解答其他律师的问题,因为这很难直接带来案源。

律携所可能做到的,是建立一套律师之间的同行评价体系,就像早期Google通过Pagerank算法来确定每一个网页的价值一样,通过律师之间的评价会给律师水平评价提供一条新的路径,而这可能会是律师们使用这款APP的动力所在。

五、律师携手

对任何一款互联网产品来说,种子用户都是极为重要的。对于律携来说,种子用户当然是来自君合的律师。而律携的初期发展,或许就要看君合这一老牌强所的律师愿意向律师同行们开放多少的资源了。以君合储备的各种知识、管理经验,至少会激起律师们的好奇心,来试一试“律携”,携手发展法律服务的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