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司法考试

法考引发的隐私之争:王庆辉诉青岛天一精英人才培训学校侵犯隐私权纠纷案

  • 案件名称:王庆辉诉青岛天一精英人才培训学校侵犯隐私权纠纷案
  • 裁判法院: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
  • 案号:(2019)鲁02民终7482号
  • 上诉人(原审被告):青岛天一精英人才培训学校(“培训学校”)
  •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王庆辉
  • 裁判结果:撤销一审判决,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一、案件事实

2018年法考成绩发布后,培训学校要求所有学员查出成绩后自愿报给培训学校后上报给烟台市公安局。王庆辉通过微信上报成绩。

后培训学校公众号发布推送《重磅!天一教育法考烟台考点创造98.3%的通过奇迹!》,其中显示天一烟台教学点过关名单中包含王庆辉的成绩。王庆辉认为该推送构成侵犯自己的隐私权。

一审法院认为培训学校的推送侵犯王庆辉隐私权。

二、二审法院观点

隐私权是指自然人享有的对其个人的、与公共利益无关的个人信息、私人活动和私有领域进行支配的人格权。随着信息化的发展,隐私权保护的范围除包括个人的生活私密领域,也包括个人信息自主。本案中,天一学校通过互联网发布的天一烟台教学点过关名单中包含王庆辉的名字及考试成绩,王庆辉认为该行为侵犯了其隐私权。本院认为,首先,由于个人观念的不同,隐私的定义具有一定主观性,但法律意义上隐私范围的界定应当具备一定客观性标准,并根据案件具体情况进行分析。

一般而言,自然人的基因信息、证件信息、联络方式、财务情况、婚姻状况、健康状况、医疗信息、犯罪记录等可以识别该个人的资料应当属于隐私权保护的个人信息。姓名、考试成绩均非私生活中绝对自我空间的范畴,不属于隐私的范围。此外天一学校发布的“115,王庆辉,男,90,91,181”的信息内容仅涉及王庆辉姓名和成绩,并未涉及其他私人信息,该过关学员名单面向社会不特定公众发布,社会公众并不必然能凭此条信息与王庆辉本人建立特定联系,故不构成法律概念上的特指,不具备识别性。

其次,侵犯隐私权承担的是一般侵权责任,适用过错责任原则,应当由权利主张一方举证证明存在加害行为、损害结果、因果关系、行为人具有过错。天一学校通过互联网发布“重磅!天一教育法考烟台考点创造98.3%的通过奇迹!”的行为旨在宣传该学校通过率,其中包含的“115,王庆辉,男,90,91,181”的信息内容并未逾越此目的的必要范围,不具有侵犯王庆辉隐私权的故意或过失,主观上无过错。故天一学校不具备隐私权侵权的构成要件,不构成对王庆辉隐私权的侵犯。

闪开,让路!

肖申克的救赎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王昌龄,《从军行》

显而易见,这个博客不太更新了,即使有更新,也是引用内容偏多。此中原因诸多,主要说来是准备司法考试。估计要闹腾到九月下旬,才能抽出手来认认真真的在 Blog上写点东西。即便是草稿箱里还有若干篇文章的思路和草稿,暂时确也是不打算完成了,放手一段时间,或许会有更深入更广阔的思考吧,但愿如此。

没有办法,面对司法考试就是有如此大的压力,虽说关于牛人一个月搞定司法考试的传说也“屡见不鲜”,但吾等毕竟只是凡人,唯有刻苦努力,方才是人间正道。说道刻苦努力,或许应该复习一下《送东阳马生序》,《庖丁解牛》和《卖油翁》三篇古文,以示激励。

虽说现在身处法学院了,但总感觉距离法律人还有一门之隔,本来法律硕士就是“半调子”,在通过司法考试之前更感觉自己只是在法律的门外徘徊,缺乏一种职业的上的认同感,专业点说种状态叫做Before the law(有本书叫做Before the law,翻译过来叫做《法律之门》),为之奈何……但不知道,真正迈过那个门槛以后,思维会不会反而被那个门槛所局限,专业有余而广博不足……但愿不会。

对于站在法律门外的吾辈,总是羡慕门里的人,渴望成为其中的一员,拥有他们的思维方式,甚至会不切实际的向美国同行看齐。而我们毕竟是生活在一个神奇的国度,法律在这里也成为了此种神奇的一部分。法律人的前途或许光明无比,也或许黯淡无边;或许是路路畅通,也或许是无路可走;就像是一盒什锦巧克力,吃下去之前你永远不知道它的味道,唯有先行经历,而后方才能有自己内心之感悟。

在运动场上高喊“法学院加油”,总会被简化成“法院加油”,法院俨然成了法律的体现,以至于很多人总是以为法官会成为我之归宿,虽可能性不能排除,但此毕竟非我内心之所愿。我希望成为的,是像丹诺或者张思之那样的律师,好高骛远?眼高手低?随便你怎么说。

既然知道门在哪里,那岂有不去之道理?所以,上路,抵达后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