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反乌托邦

《我们》

  在书店收入《我们》,绝对是因为其与《一九八四》和《美丽新世界》一起被称为三大反乌托邦小说,断断续续,用了两周时间,也只是粗率得看了一遍,远不像最初看《一九八四》,让我在除夕和年初一用了两天就看完。
  也许是我对第一人称的叙述方式不太习惯,或者是因为之前看过《一九八四》,对于反乌托邦中的绝望有所准备,所以《我们》并未给我比《一九八四》更多的触动。倒是对于书中所描绘的高度理性有些想法。
  D-503(主人公)所处的联众国,是一个用诗歌赞美四则运算,所有人都像机器一样精确生活的地方,循规蹈矩,甚至是想象力都成了要摘除的东 西。好像有点像经济学里所假设的理性人(笑~)。所有的物只要极了必然会反,当然这个联众国也不例外。一个绝对理性的社会必然也是一个疯狂的社会。如 柏拉图的《费德罗篇》所说:理智是人的品格;疯狂却是神灵对灵魂的恩赐,使之充满爱情,诗歌或预卜未来的灵感。
  同时,我们往往会在政治课本上看到这样的论断:XX社会是社会的最终形态。但是,就如《我们》里所说最后一个只是讲给孩子们的故事。小孩子害怕无限,我们只好哄他们,不然他们晚上会因为害怕,睡不好觉。而我们在读政治课本时,就被当作了那些睡不着觉的小孩了。
  这本书被乔治奥维尔称为焚书年代的文学奇品之一,只是奇品未必适合每个人的口味,仅此而已。

读完《一九八四》

读完《一九八四》,不禁让我背脊发冷,冷汗直冒。这也许是一本科幻小说,但它带来的思考远比科幻要多得多,也许是所谓的“窒息”的感觉,或者说是“如坐针毡”。

“战争即和平,自由即奴役,无知即力量”从全书一开就出现,做为“党”的口号,贯穿全书。这三则口号看似矛盾,但在作者的笔下却又那么合理,这三句话在全书最后一章做出解释,仿佛匕首挨着脖胫。我们的社会真的象它宣传的那样吗?“谁能控制过去就控制未来,谁能控制现在就控制过去”“和平部负责战争,真理部负责造谣,友爱部负责拷打,富裕部负责挨饿”。

绝望!比喻一下,读过《一九八四》的感觉就好像《MATRIX》里面觉醒的人类面对成山的人类电池的感觉。如果在入党前读一遍本书,估计入党的人数会减少一半,这以前好像是禁书来着。

……

对了,这应该是一本恐怖小说!

买了本书

昨天去中山买了本书——《一九八四》,一直想看的书,据说是某某法学院入学必读。

这书是一九四八年写的,在当时也算是科幻小说了,准确的定位应该是政治讽喻小说,预测了大洋国(应该是映射苏联)在一九八四年的生活。

刚看了一章,但发人深省,其中有这么一句话:全部历史都像一张不断刮干净重写的羊皮纸。这一工作完成后,无论如何都无法证明曾经发生的伪造历史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