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博物馆

良渚博物院

良渚文化我向往了很长时间,2017年趁着去杭州开会的机会,专门约了在杭州工作的本科室友一同前往。后来2019年良渚已然成为世界遗产,又路过了一次,当然遗憾2019年的良渚之行没能去遗址里面逛一圈。2019年去北京故宫,刚好赶上故宫在办良渚特展,就刚好又回顾了一遍。

良渚博物院在杭州市余杭良渚美丽洲公园内,长者亲自题写馆名。 良渚博物院的前身是良渚文化博物馆 。

因为是盛夏前往,所以天气极佳,只是遗憾荷花季节已略微过去。

良渚博物院新馆由英国建筑师戴卫·奇普菲尔德(David Chipperfield)设计,其设计理念为“一把玉锥散落地面”,建筑由不完全平行的四个长条形体块组成,内部穿插设计了三个天井式庭院,外墙采用黄洞石砌筑。

石犁
陶袋足鬶
天井
玉璧
玉琮
玉琮
刻纹玉璧,镇馆之宝
玉三叉形器

良渚是中国玉文化的杰出代表,当然不止是出土的文物,遗址本身的考古已经证明在良渚有着复杂的水利工程,具有高度组织度的统治结构。此外,良渚的玉文化本身也传播至中原,与其他早期文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中国”的概念从来都不止是政治意义上,也是文化意义上,这些文明汇聚在一起,构成了“最早的中国”。

扬州博物馆

趁着去南京开会,休了一天年假,刚好去“烟花三月下扬州 ”。天气正好,适合去博物馆参观。

嗯,题词的人是……
霁蓝釉白龙梅瓶(元代 ),很奢侈,单独一个展厅,镇馆之宝无疑
唐代,竞渡船
西汉,铜釭灯。有导烟管的设计,据说更环保。
隋炀帝墓砖
可爱的唐代青釉褐彩绿辟邪水注
唐青花残片
双人首蛇身木俑
扬州夜景

咸阳博物馆

咸阳就在西安的隔壁,即使是西安的机场就在咸阳,但我几乎没有正儿八经地去过咸阳,更不要说去咸阳博物馆了。咸阳博物馆在咸阳的文庙里面,并不是十分宽敞,也没有成为游客打卡的热门景点。

咸阳博物馆位于咸阳文庙旧址
骑马俑,中国发现最早的骑马俑,秦遗址出土
继续阅读

上海观复博物馆

观复博物馆有两座,一座在帝都,一座在魔都。北京的观复博物馆一直未有机会前去参观,而上海的观复博物馆就在我工作地点的隔壁。

市中心的博物馆已经足够奢侈了,更不用说把博物馆开到中国第一,世界第二高楼上。

虽然在隔壁金茂工作,早就想去上海中心内的观复博物馆参观,但一直没有机会。只是熬到了2017年金茂大厦消防演习,才有机会趁着下楼演戏的机会溜到上海中心去参观观复博物馆。

上海中心与金茂大厦
继续阅读

Yad Vashem

在以色列,Yad Vashem(大屠杀罹难者纪念馆,http://www.yadvashem.org/)是最值得去参观的地方之一。在以色列,除了耶路撒冷璀璨的宗教文化,以色列的犹太民族在二战中所遭受的苦难是这个国家和民族给世人留下的最深刻记忆。我不敢称Yad Vashem为景点,这里太过沉重,我不敢说自己是来观光,只能是来缅怀历史。

从耶路撒冷城区乘坐轻轨,一路到终点站Mount Herzl,走十几分钟的山路就可到达Mount Herzl,虽然不是周末,但前来参观的人依然是络绎不绝。

继续阅读

西北大学博物馆

母校的博物馆应该是在我毕业后的一年——学校110年校庆时候修好的,之后就断断续续开放,在校时就听说博物馆里有些不错的展品,但自博物馆建好后也没什么机会去参观。我又不是一个留恋母校的人,很少会回以前的学校,不过为了新近向公众开放(之前只对在校生开放,而我已经是公众了)的西北大学博物馆,我专门回了趟母校。

博物馆外景

在太白校区,因为读书期间一直是在长安校区,所以对太白校区并没有太深的感情。不过当年研究生的复试就是在这个校区进行的。

继续阅读

中国法院博物馆

借着去北京参会的机会,去参观了位于最高法院旁的中国法院博物馆。法院博物馆位于东交民巷与正义路的路口,是国内不多的以法律为主题的博物馆,以前上海似乎还有个上海律师公会旧址陈列馆,但并不是专门的博物馆。父母虽然不从事法律工作,但因为祖辈的原因,我也算是成长在法院,所以人民法院对于我来说并不陌生,而且还算有些感情。

法院博物馆曾经是原日本正金银行北京支行的旧址,建于1910年,目前也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与旁边的北京警察博物馆相比,中国法院博物馆显得门可罗雀,从预约的本子上来看,当天包括我在内只有两人前往参观。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