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博客

十年

没有想到,我的网站已经有十年历史了(2006- ),我竟然竟然坚持了10年。2006年,我在某个与网络有关的课堂上萌生了建立自己的网站的想法,随即申请了shiyuhang.org这个域名,当时选用.org,还是为了凸显个人网站的存在,专门没有去使用.com的域名,不过现在各种域名选择更多,甚至还有了专门对应个人网站的.me,不过我想我的shiyuhang.org会一直使用下去。

网站首页旧版

至今,我还保留这十年前网站最早时候的页面,现在看来也算是一个遗址了。当时在课堂上,就已经无边的思绪中草草地设计好了网站的结构。我不想只有一个平淡无奇的主页,后来果然凭借我有限的美术功底将之实现了草图上的创意,当然,到现在我的网站首页反而回归最朴素的版本了。

我建立个人网站与独立博客并不是同时的。网站虽然在2006年4月就已建立,但当时仍在Opera的空间写博客,而现在Opera的空间早已不存在,连Opera本身都快要被360所收购。大概是在2007年初,决定利用自己的域名和空间建立一个独立博客,拜托单纯静态网站的状况。最初使用的程序是PJblog——一个基于ASP代码的博客软件,后来因为不稳定,改用了WordPress程序并且一直沿用至今。

我的网站(博客)上,可以说是记录了我从20岁到30岁这一人生阶段的部分“心路历程”。我没有把博客当成日记本(当然我并没有写日记的习惯),什么都往上写,实际上很长一段时间,我写博客都遵循了一个不知道从哪里看来的原则——即不写两类主题(blog on me, blog on blog),但似乎后来也不坚持了,就像现在这篇既关于博客本身,又与自己相关。我博客上所写的,大多还是些读书感悟,后来写了很多法律方面的内容,也勉强算得上是一个Blawg,再到后来也喜欢把一些游记(主要就是照片)放到博客上。到了现在,废话写的是越来越长,主题也是越来越明确。

在刚考上硕士研究生时,我曾在博客上写“目标,学者型律师”,现在看上去是距离目标越来越近了。像这样很多年前写的东西,现在再读起来会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有时会感觉:啊!我竟然真的做到了。有时候又会感觉:我竟然能写出这样的文章来,真是震惊!但更多的时候是感觉:这写的是什么鬼!我完全不同意我之前的看法。

网站十年,见证了独立博客从兴起到兴盛,再到没落。即使是在兴盛之时,每天我博客的访问量不过百余人,PageRank也不过是3。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友情链接里面的有效链接越来越少,越来越多的(独立)博客作者放弃了博客,相反像微信公众号、今日头条这样的平台反而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作者。我也并非没有考虑过转投这些平台,但始终还是放弃了。放弃的原因与最初脱离博客平台一样,即我不希望平台对我写什么指手画脚,也不想寄人篱下。

独立网站(博客)意味着在地位上,我的小网站与新浪、腾讯这样的巨头网站没有实质上的区别,都是比特海上的一片陆地,只是往来我这里的航班少些。我也从未指望说写博客或者建网站能够给我带来什么,最多不过是希望锻炼自己的写作能力,借此养成良好的习惯,促进深入的思考。当然成本上每年两三百元的投入对我来说也不是什么太大的负担。重要的是我借助网站(独立博客)对我自己的这一方比特空间享有了完整的控制权,我可以根据我自己的喜欢进行建设。当然,因为这个网站,我还是有一些收获的,比如当年追到前女友就是有部分的攻来是赖于建设网站的技能。更重要的是通过网站收获了很多的朋友,按下不表好了。

十年间,曾经的博客作者们更多的是喜欢用CC这样的共享协议,对自己的作品进行开放。而到了现在,大家似乎更喜欢对自己的作品进行严格的保护,IP的概念也是深入人心。这或许是与当年缺乏有效的维权手段不得已使用CC协议有关吧。

回首十年,并不是缅怀“过去的美好时光”,即使真的存在所谓的“过去的美好时光”也并不属于我这比特海中的一片孤舟。网站十年,见证了我从20岁到30岁的时光,个中滋味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只愿我的博客还能存在更长的时间。

暂别?

写Blog这事儿,从来是随着自己心境来的,所谓天马行空,信马由缰,把这些感觉很“狂野”的词用到写Blog上一点都不为过,无论,是从身边那些颇有些矫情的小事儿,到你指点江山,都完全是“我的地盘我做主”,给了我们一个宣泄隐私,激扬文字的机会。尤其是那些独立Blog,如同和菜头大叔所说:

从贪婪蛮横的BLOG服务商(BSP)那里逃脱,乘五月花号,为了自由前往新大陆,架设自己的BLOG。自主建博永远都那么吸引人,是因为它充满了网络的自由精神,和对自己网站的绝对自主权,那种感觉很棒,甚至超过了当爹。如同诗里说的那样:
我是我命运的船长;
我是我灵魂的舵手。

我写Blog也有些日子了,从MSN Space到Opera,再从PJblog到现在的Wordpress,还算是一直在坚持更新,但也不免会有停顿的时候,而现在,又到了该停下来,歇歇脚的时辰了。上次暂停,因为备战考研,持续了3个月之久,估摸着这次不会搞得那么漫长,毕竟只是去西北大学报到上学而已,顺便利用这个时期远离网络,远离Blog,认认真真、清清静静的再阅读几本书,时间大致是1周~1月,或者更长,当然,我冷不丁什么时候上来更新一篇更是有可能的事儿

至于回首一下假期,似乎也没有荒废掉,这着实是令我欣喜,所谓“行路读书”,出去转悠了两圈,一趟河南云台山,一趟上海,都是颇有所得,至于说读书,我已经总结过了,有兴趣看看这个书单就行了,除此之外,就是写Blog了,令我颇为虚荣的,是本人在一五一十,整个假期有四篇文章上了首页,其中三篇原创,一篇转载,分别是《12怒汉,谁的胜利?》,《长安,长安》,《“我们”需要独立精神,自由思想吗?》,还有转的一篇苏力的《在许多感动之后——北大法学院毕业致辞》,虽说这在某些人眼里可能不足道尔,但本人还是忍不住炫耀一把,毕竟,这算是我通向本人三大目标之一的一小步了,足以令在下高兴一阵,但还是那句老俗话,我一定会戒骄戒躁,再接再厉,白痴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虽说在Blog的草稿箱里还有若干篇未完成的文章,但那些还是在拖一拖吧,再深思熟虑一下,毕竟有些文章都写了好久了,再晚几天放出来也无妨,反正到时候都会有人向我拍砖的。当然,最重要的,祝愿自己能够在百年西大有个好的开始,作为成功的一半……兄弟们,上工了~

感觉一下,本文纯属矫情的闲言碎语,好久没写过了,既然都矫情出来了,那我就再引用下更加矫情的《再别康桥》了,索性矫情到底:

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
……
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或许我应该引用终结者的I’ll be back更为合适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