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南方周末

我和我的国家

任何一个爱国者,都应该对自己国家丑陋的一面有所了解。
——一位美国民主党人

南方周末昨天搞了个专题,叫做“我和我的国家”,问了四个问题:1,国家为我做了什么?2,我为国家做了什么?3,国家还能为我做些什么?4,我还能为国家做些什么?感觉颇有意味,又看到和菜头大叔以及晓镜同学都给了个回答,遂决定来个同题作文,也算是自娱自乐了。当然了,说到“我”和国家的关系,最有名的名言当属肯尼迪总统的:Ask not what your country can do for you but what you can do for your country(不要问你的国家能为你做些什么,而要问你能为你的国家做些什么),一派国家至上的联邦主义,放到美国建国的时候,这种观点肯定会被骂个狗血淋头的,如果读下那段时候的历史都会知道。以下闲话少言,作文开始。

1,国家为我做了什么?

如果我要说国家啥都没为我做,那显然是在瞎说,而要一一列举也并非难事儿,诸如提供受教育机会,保障和平,进行基础设施建设,不一而足。但是,无论国家为我做了多少事儿,还需要我在这里大书特书,感恩戴德吗?需要我去高呼“吾皇圣明”、三拜九叩吗?有“真理部”在每天晚上七点歌功颂德,我以为就足够了,再加上本人口拙,此处就不费此口舌了,以免起到反效果了。

2,我为国家做了什么?

不光是我,每个人给国家做的最大的贡献就是纳税了,而且,不要以为我是学生没有收入就不纳税了,有一种税叫做消费税,我们买东西看到的标价,都是含税价,只是没有注明罢了。所以,我对国家最大的贡献,就是我是一名纳税人。当然,截止到目前为止,我遵纪守法,不给国家增加司法成本的负担,也算是为了国家做了些许贡献了。

3,国家还能为我做些什么?

希望国家能够提供一个信奉法律的社会,也只有国家能做到这个,也许有一天,当出了问题,首先想到的是和律师沟通,而不是到处递条子,找关系;也许有一天,大家可以不在为市长公布电话号码而欢呼雀跃,大家不再去期望上访,而是通过法律来与公权力进行博弈;也许有一天,法律真的可以被信仰。当然,一切的一切,最好是建立在和平安定,但又不死气沉沉的环境下的。

4,我还能为国家做些什么?

无论如何,我将来都会成为一名法律人,为权利而斗争,或许是我能为国家所做的最有意义的事儿了,胡适先生说过:”如果有人说,放弃你们的人格自由为国家争自由,我对你们说,争你们个人的自由,便是为国家争自由,争你们自己的人格,便是为国家争人格,自由平等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起来的。“当然,我要为权利而斗争,国家要给我这个环境才行。

我们讨论个人与国家的关系,无论是以个人本位还是国家本位,都显得有些过犹不及,至于如果说个人与国家都是本位,则是愚不可及。其实在个人本位与国家本位之间,还存在着社会本位这一说法,光听名字,就知道这在我们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中国是根正苗红,个人与国家都各退一步,以社会利益最大化为目标,所有的利益都尽量平衡,或许,这才是正确的路数,所以,有时间的话,不如翻翻书本,到田间地头去溜达溜达,讨论讨论个人与社会,国家与社会的关系好了。

一些同题作文:

火星蜥蜴,国庆节迷思.2.天朝与我
吴澧,国庆有特刊,民怨问何人
当然还有上面提到过的和菜头大叔以及晓镜同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