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北京

中国法院博物馆

借着去北京参会的机会,去参观了位于最高法院旁的中国法院博物馆。法院博物馆位于东交民巷与正义路的路口,是国内不多的以法律为主题的博物馆,以前上海似乎还有个上海律师公会旧址陈列馆,但并不是专门的博物馆。父母虽然不从事法律工作,但因为祖辈的原因,我也算是成长在法院,所以人民法院对于我来说并不陌生,而且还算有些感情。

法院博物馆曾经是原日本正金银行北京支行的旧址,建于1910年,目前也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与旁边的北京警察博物馆相比,中国法院博物馆显得门可罗雀,从预约的本子上来看,当天包括我在内只有两人前往参观。 继续阅读

太庙

借着去参加“天同开放日”的机会,在北京待了两天。不是第一次去北京,所以也没专门去什么景点。临走时突然收到短信提示说飞机晚点,拿出地图一看太庙就在隔壁,所以索性就去太庙转了一圈,总比在机场打发时间要有意思的多。

故宫东北城角,赶上了好天气 继续阅读

首都博物馆

去年冬天去北京开会,有幸去首都博物馆参观,当然如其他博物馆一样也是免费参观,从雍和宫过来也没花费太多时间。博物馆因为有一个馆在布展,所以也没有尽兴。

北京博物馆体型硕大,内部倒是空出了大半,略显奢侈,看着倒是颇具帝都风范。

继续阅读

雍和宫之行

雍和宫是皇家寺院,也是藏传佛教的寺院,新闻里经常会报道北京人民去抢头香。去年12月,趁着去北京开会,与朋友在雍和宫附近小聚,趁机去了一次雍和宫。

冬天树上已毫无叶子踪影,当日北京风很大,吹的也冷。通往大门的通道,在冬天连卖纪念品、香火的商家都少了。正对的是昭泰门,寺庙入口。

继续阅读

中国国家博物馆之行(上)

在中国的博物馆中,国家博物馆毫无疑问是无出其右的,从全国各地搜罗来的文物足够打造一个国家的文化骄傲。国家博物馆免票,有机会去北京不去看一下实在是可惜,如果是博物馆的爱好者那就更加应该去了。

国家博物馆是在原来历史博物馆和革命博物馆的基础上升级而来,硬件自然也是算不错。展品很多,我就挑些重点贴出来了。

继续阅读

北京,四天,四咖啡

赴京数日,小有所成,此按下不表。剩下北京数日主要为蹭吃蹭喝,以消磨时光。如此悠闲,自然也是需要些消遣,咖啡就成了最佳之选择。以下四天,消费了四杯咖啡,在以下四个不同地点。

  • DAY 1 北京瓦当旅舍

现在但凡造访一地,落脚之地首选便是青年旅舍或者类似的旅舍。真正可以做到五湖四海,海内寰宇的旅人们可以坐在一起畅谈吹牛,当然需要你英语出色才行。但每每此刻,别人问起我去过哪些国家,我只能无奈的摊开双手,表示从未出境,表情言语甚是凄惨。

瓦当的这杯咖啡是被招待的,当然在此得感谢旅舍才算厚道。也幸亏这次是住瓦当,在4号线边上,出行省去了很多麻烦,无论是去北大,国图,或者是万圣,都是依托这条地铁线。

  • DAY 2 Central Perk

但凡是看过《老友记》的老友,无论是因为要学习英语的缘故,对Central Perk一定都有深厚的感情,作为老友们楼下的咖啡馆,Central Perk几乎在每一集里面都会出现。看得时候总是想,周围要有一家如此咖啡馆就好了,现在,Central Perk确实有了,只是不在楼下,而在北京。

此次赴京,正好前往,小酌一杯,也算是享受一下老友们的待遇。里面的人都很好,因为场地占有,有人在里面做访谈,我还免费喝到了一杯芒果汁,弄得我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

坐在老友们曾经端坐的沙发上,看着面前大电视里面的老友们,真的仿佛老友们就在身边一样,当时走到门口,就有一种梦想成真的感觉,激动的我当时在微博上大呼小叫。

  • DAY3 国家图书馆

国家图书馆的新馆漂亮的没话说,除过藏书以外无可挑剔,用来摄影拍电影简直是再适合不过。在里面看书很有气氛,当然趴着睡觉也比任何一个自习室都舒服。

我在国图看书的效率惊人,一天时间翻阅数本书籍:阿西莫夫的《基地》拿来重温,又一次惊叹其惊人的想象力;在看伯尔曼的《法律与革命II》时,我睡着了……对于德国与英国的无尽地名与人名,终于还是被瞌睡虫打败了;顺手翻译了历史图籍,游记若干,算是长长见识了,感慨下次出去时最好弄个好相机,尽管我这种人用可能太浪费了。

  • DAY4 醒客咖啡

最后一天,直奔万圣书园,对于万圣,尽管只到过一次,但一直都是青睐有加的。没有哪个书店让我像在万圣一样,看到这么多我读过的书,很容易想象,万圣摆的其他书籍自然也入我眼界。本来前一天就已前往万圣,但种种原因,未有营业。此日万圣重开,自然是要买本书以示纪念。

当然选书并不容易,辗转反侧之后,选了江平的自传《沉浮与枯荣》,就在醒客咖啡,一下午时间阅读完毕,其中可以感叹的地方太多,唏嘘不已。当然,因为众所周知而又不可告人的原因,内容也有不少删节,据说是5万字。

以上,是为汇报。

100年,资政院

1910年,宣统二年,也是狗年。这一年,光绪皇帝与慈禧太后早已病逝,举国民心思变,大清帝国进入了自己的最后时刻。大清帝国的最后时刻并非只有“保路运动”,“武昌起义”这些历史事件,更伴随着清末修律的高潮,或许我们现在认为那只是回光返照,但谁又能保证:再过若干年,中国人对法治的追根朔源会追忆此时?

而这其中最精彩的一章,即使是《走向共和》也未能提到,就应该是资政院了。

100年前,1910年10月3日(农历九月初一),清资政院在象来街法律学堂内举行开院仪式,也就是现在的新华社家属院内。本人有幸在去年到北京时造访,现在此处已为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

北京国会旧址

资政院是数年前五大臣出洋考察的直接成果,作为议院立法的过渡机构,或许称之为“有大清特色的政治制度”更为符合现代语境。资政院由200人组成,民选议员与钦选议院各半。民选议员是由各省谘议局(地方咨讯机关)推选,议员大多出身地方绅民;钦选议员则多是贵族与官员。看上去很像现在许多国家上下两院的分法,但资政院是一院制。

按照教科书的说法:这种机构应该完全沦为君权的傀儡,更进一步刺激了全国广大臣民反抗清政权的决心。钦选代表理应掌控资政院的运作,民选议员被收买沦为附庸。这样很符合逻辑,因为毋需思考,我们眼前就有这样的案例。

但事实上,开院当天,请愿联合会来院呈递国会请愿书,议员们动议支持请愿,获大多数赞同,三呼国会万岁之后,上奏陈请即行召开国会。当时的气氛,钦选民选不分,一致表示了他们的意愿。该决议表决时,“满场一致,无不起立,拍手喝彩,声震屋瓦”。对于国会,最重要的职务就是审核预算,资政院也不例外。资政院就曾凭借自己的据理力争,将原预算额37635万两核减掉7790万两,使岁入总额略有盈余。

从议员的组成来看,虽然民选钦选各半,但钦选议员并未发挥清政府所希望的作用,即使是钦定议员占据资政院总裁、副总裁之职亦是如此。钦定议员虽也有些能言善辩之士,但要么是本身也心怀不满,要么是采取中立态度。资政院反而为民选议员所控制。而议员之中,不少为留日归来,据统计钦选议员有12人,民选有29人,共计41人有过日本学习经验。海外归来自然是能够给资政院以新鲜血液,不至向其他清政府机构那样沉浮。

即便是末代状元(不是张謇)刘春霖,作为初代议员,这么说道:“本员说话诚不免有过激的地方,但是发于忠爱之至诚。本员受先朝特达之知,今日又为国民代表,断不敢作谄谀的话,贻误全局。”“语虽激切,实发于忠爱之至诚,在上可以对皇上,在下可以对国民,就是本议员见了监国摄政王,也是这样说,不敢作谄谀之词。”刘春霖爱朝廷、爱国家的档次和境界,可比那些因为爱过而永远不投反对票的人民代表距离可远了去了。

武昌起义之后,“皇族内阁”提交辞呈,清政府批准,并宣布“袁世凯著授为内阁总理大臣”。资政院为维护《宪法重要信条》尊严,提出该程序违宪,摄政王收回上谕,等候选举结果,随后资政院以无记名投票公选总理大臣,袁世凯得票最多,摄政王再次发布任命上谕。

山西大学的创办人李提摩太这样评价资政院:“吾辈居中国四十年,一旦得目睹此景象,殊堪惊讶。吾辈今日所见者,与前日所想望者,有过之而无不及。土尔基、葡萄牙之两大革命尚不能比。盖今日之有资政院,一若满人权利递交人民,仿佛二十国同时革命而不流一滴血云云。”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

即使有如此资政院,清政府的改革进程还是被革命党人的暴力革命所超越,帝国也就轰然倒塌。以后,有了国民大会,有了立法院,有了政治协商会议,有了人民代表大会……

而资政院的所在地,也成为了民国国会,再后来,变成了新华社的礼堂。

北京续想

回到西安,北京依旧。beijing

  1. 我对北京印象最深的,就是无尽的安检,所以,背包是麻烦的,要不停的把包放下了检查。除了服从,还能如何?
  2. 无尽的摄像头也是北京的一大特色,小心点,“老大哥”在看着你;
  3. 乘坐飞机最不靠谱的就是因为天气取消航班,郁闷心情溢于言表;
  4. 和驻京同学蹭饭,感慨最多的就是房价,我们一致认为房价的上升是对经济的有力保证。分析了让我国经济又好又快发展的大好形势,我们就房价曾经上涨,正在上涨,以及将要上涨的重要趋势达成共识;
  5. 饭局同时指出,拆迁也是GDP构成中具有重要作用;
  6. 在北京所能拥有的视野,接触到的机会远大于西安,井底之蛙是可怕的,“明知井底,继续青蛙”就更可怕了;
  7. 北京天气不错,至少在我待在北京的这几天;
  8. 北京毫无疑问是中国的中心,而某门和某广场则是中心里的中心,在那里,你唯一能感觉到的就是肃穆压抑,没有丝毫轻松的氛围,唯一能让人感到有点生气的就是一群一群拍快照的人们。我们是否对于一些建筑赋予了过多的意义?
  9. 迁都是一个坏主意,治标不治本的措施,对于北京的;
  10. 有人告诉我:拿博士文凭是属于梦想那个范畴里的,如是而已。
  11. 鸟巢还是很壮观了,水立方就不同了,破了,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