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阅读

不学无术又一年

年底了,送别2020年最后一缕阳光,也总算是交待完未结的事项,总算是能按惯例 (201920182017201620152014201320122011201020092008) 要回忆一下过去一年的读书。回首一下过去一年的读书。

2020年读了22本书,而且绝大多数都是在疫情初期困顿在家时所读,真的是一年不如一年,想读的书目日渐增长,能读完书却增长缓慢,就好像是玩“俄罗斯方块”,方块垒地越来越高,消除速度却越来越慢。

读的主要是历史书和小说。

《胡骑啸长安 : 盛唐诗人的安史离乱》就很有意思,讲了很多我耳熟能详大诗人在安史之乱这段动荡岁月前后的经历与心路历程,再结合他们的作品,是大人物们在大时代下的生活切片。

《战国歧途》也是本有意思的小书,零散讲了一些战国的切片,可以看出作者不怎么喜欢秦国。

《唐长安城考古笔记》也读起来非常愉快,大概是因为我本身是西安人,看着身边熟悉的地理位置在唐代扮演了怎样的角色,这大概是我最喜欢的一类书了。

《中国的内战 : 1945-1949年的政治斗争》从国民党的失败与共产党的胜利两个角度搭建全书的架构,此前对这段历史关注比较少,总是把胜利当成理所当然,后面有了兴趣做更多的研读。

马伯庸的《两京十五日》也是一贯的紧张刺激,只是结尾有些跟不上,但这种把小人物穿插在大人物命运里的讲故事方式我一向都很喜欢。

《传奇中的大唐》是我2020年最喜欢的一本书,依旧是唐史,但这本书的切口是唐传奇,从文学作品为线索介绍唐朝的生活,非常有趣。

读书笔记:《人类简史》

人类另一项独有的特点,在于我们用两条腿直立行走。能够站起来,就更容易扫视整片草原,看看哪里有猎物或敌人,而且既然手不需负责移动身体,就能发挥其他用途,像是丢石块或是做信号。手能做的事情越多,可以说人就变得越厉害;于是人的演化也就越来越着重神经发展,也不断地对手掌和手指的肌肉做修正。于是,人类的手开始能够处理非常精细的任务,特别是能够生产、使用复杂的工具。最早有证据证明人类开始制作工具,大约可追溯到250万年前,而且工具的制作和使用也正是考古学家对远古人类的一种判断标准。

loc. 194-199

经过烹调,食物中的病菌和寄生虫就会被杀死。此外,对人类来说,就算吃的还是以往的食物(例如水果、坚果、昆虫和动物尸体),所需要的咀嚼和消化时间也能大幅缩减。例如,黑猩猩要咀嚼生肉,每天得花上五个小时,但人类吃的是熟食,每天花上一小时就够。

loc. 241-243

就算只是几十个人,想随时知道他们之间不断变动的关系状况,所需要取得并储存的相关信息量就已经十分惊人。(如果是个50人的部落,光是一对一的组合就可能有1225种,而更复杂的其他社会组合更是难以计数。)虽然所有猿类都对这种社会信息有浓厚兴趣,但它们并没有有效的八卦方式。尼安德特人与最早的智人很可能也有一段时间没办法在背后说彼此的坏话。然而,如果一大群人想合作共处,“说坏话”这件事可是十分重要。大约在7万年前,现代智人发展出新的语言技能,让他们能够八卦达数小时之久。

loc. 376-381

人类语言真正最独特的功能,并不在于能够传达关于人或狮子的信息,而是能够传达关于一些根本不存在的事物的信息。据我们所知,只有智人能够表达关于从来没有看过、碰过、耳闻过的事物,而且讲得煞有其事。

loc. 389-391

社会学研究指出,借由八卦来维持的最大“自然”团体大约是150人。只要超过这个数字,大多数人就无法真正深入了解、八卦所有成员的生活情形。

loc. 426-427

所以,究竟智人是怎么跨过这个门槛值,最后创造出了有数万居民的城市、有上亿人口的帝国?这里的秘密很可能就在于虚构的故事。就算是大批互不相识的人,只要同样相信某个故事,就能共同合作。

loc. 434-436

无论是现代国家、中世纪的教堂、古老的城市,或者古老的部落,任何大规模人类合作的根基,都在于某种只存在于集体想象中的虚构故事。例如教会的根基就在于宗教故事。像是两个天主教信徒,就算从未谋面,还是能够一起参加十字军东征或是一起筹措资金盖起医院,原因就在于他们同样相信神化身为肉体、让自己被钉在十字架上救赎我们的罪。所谓的国家,也是立基于国家故事。两名互不认识的塞尔维亚人,只要都相信塞尔维亚国家主体、国土、国旗确实存在,就可能冒着生命危险拯救彼此。至于司法制度,也是立基于法律故事。从没见过对方的两位律师,还是能同心协力为另一位完全陌生的人辩护,只因为他们都相信法律、正义、人权确实存在。(当然,他们也相信付的律师费确实存在。)

loc. 436-442

有限公司”的英文称为“corporation”,这点颇为讽刺,因为这个字的语源是“corpus”(拉丁文的“身体”),而这正是有限公司所没有的。虽然公司并没有真正的实体,但在法律上我们却将它称为“法人”,好像它真的是有血有肉的人一般。

loc. 474-476

哥贝克力石阵的年代约是公元前9500年,所有证据都显示,它是由狩猎采集者建造而成。一开始,考古学界觉得这简直是天方夜谭,但经过一次又一次检视之后,无论是这个结构的年代,还是建造者尚未进入农耕社会,都是毋庸置疑的。看起来,过去我们对于远古采集者的能力和他们文化的复杂程度,都是严重低估。

loc. 1253-1256

很有可能,哥贝克力石阵的文化中心就与人类首次驯化小麦(或小麦驯化人类)有着某种关联。养活建造和使用这些巨型结构的人,需要非常大量的食物。所以,采集者之所以从采集野生小麦转而自行种植小麦,可能并不是为了增加日常食物供应,而是为了支持某种神庙的建筑和运作。在传统的想象中,人是先建立起村落,接着等到村落繁荣之后,再在村落中心盖起信仰中心。但哥贝克力石阵显示,很有可能其实是先建立起信仰中心,之后才围绕着它形成村子。

loc. 1263-1267

浮士德跟魔鬼交易,人类则跟谷类交易。但人类做的交易不只这一项,另一项则是和绵羊、山羊、猪、鸡之类的动物命运有关。过去四处流浪的采集部落会跟踪猎杀野绵羊,也逐渐改变了羊群的组成。第一步可能是开始挑选猎物。人类发现,如果猎杀的时候只挑成年公羊或是年老生病的羊只,对人类来说反而有利。放过有繁殖能力的母羊和年轻的小羔羊,当地羊群就可长可久。至于第二步,可能是积极赶走狮子、狼和敌对的人类,保护羊群不受掠食者侵扰。第三步可能就是将羊群赶到某个狭窄的峡谷,方便控制和保护。最后一步,就是在羊群当中做出更谨慎的挑选,好符合人类的需要。

loc. 1267-1272

现代人之所以要花费大把银子到国外度假,正是因为他们真正相信了浪漫的消费主义神话。

loc. 1570-1571

历史上有许多最重要的驱动因素,都是这种存在于主体之间的概念想法:法律、金钱、神、国家。

loc. 1601-1602

因为智人的社会秩序是通过想象建构,维持秩序所需的关键信息无法单纯靠DNA复制就传给后代,需要通过各种努力,才能维持种种法律、习俗、程序、礼仪,否则社会秩序很快就会崩溃。举例来说,汉谟拉比国王将人分成上等人、平民和奴隶,但这件事并不存在于人类的基因组里,并不是一个自然的区分方式。如果巴比伦人无法让大家的心里都有这项“真理”,整个社会就会停止运作。同样,就算是汉谟拉比本人,他后代的DNA里也没记载着上等人如果杀了个平民女性就该付30舍客勒的银子。汉谟拉比必须特地教导他的儿子,告诉他帝国的法律是如何如何,以后再由儿子来教孙子,以此代代相传。

loc. 1633-1638

文字本来应该是人类意识的仆人,但现在正在反仆为主。计算机并无法理解智人如何说话、感觉和编织梦想,所以我们现在反而是用一种计算机能够理解的数字语言来教智人如何说话、感觉和编织梦想。

loc. 1779-1781

真正让多神论与一神论不同的观点,在于多神论认为主宰世界的最高权力不带有任何私心或偏见,因此对于人类各种世俗的欲望、担心和忧虑毫不在意。因此,要向这个最高权力祈求战争胜利、健康或下雨,可以说是完全没有意义,因为从他全知全观的角度来说,某个王国的战争输赢、某个城市的兴衰胜败,又或是某个人的生老病死,根本不构成任何差别。希腊人不会浪费祭品去祭拜命运女神,而印度教徒也并未兴建寺庙来祭拜阿特曼。

loc. 2814-2818

一般而言,一神教徒比多神教徒更为狂热、更热衷传教。毕竟,如果某个宗教愿意承认其他信仰,情况只有两种:第一种本来就认为世上没有唯一的神,而是有许多神同时存在;第二种认为虽然有一位最高的神,但下面分成许多小神祇,信仰每位神祇,可以说是看到了部分的真相。但由于一神教通常认为自己信奉的就是唯一的神,也认为只有自己看到了完整的真相,自然就会批评其他所有宗教都不可信。在过去两千年间,一神论者多次发动以暴力消灭其他竞争对手的战争,目的就是要加强自己的掌控。

loc. 2873-2877

虽然我们无法解释历史做出的选择,但有一点可以确定:历史的选择绝不是为了人类的利益。随着历史演进,毫无证据显示人类的福祉必然提升。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对人类有益的文化就会成功扩张,而对人类无情的文化就会消失。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基督教是比摩尼教更好的选择,或证明阿拉伯帝国比波斯帝国对人类更有利。

loc. 3152-3155

科学革命并不是“知识的革命”,而是“无知的革命”。真正让科学革命起步的伟大发现,就是发现“人类对于最重要的问题其实毫无所知”。 对于像是伊斯兰教、基督教、佛教、儒教这些前现代知识体系来说,它们假设世上所有重要的事情都已经为人或为神所知。这些全知者可能是某些伟大的神、某个全能的神或是某些过去的智者,通过经典或口传,将这些智慧传给后人。而对于平民百姓而言,重点就是要钻研这些古籍和传统,正确加以理解,就能获得知识。在当时,如果说《圣经》、《古兰经》或《吠陀经》居然漏了某些宇宙的重大秘密,而这个秘密又居然能被一般血肉之躯的人给发现,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

loc. 3252-3257

荷兰到底是如何赢得了金融体系的信任?首先,他们坚持准时、全额还款,让贷款人借款给他们的风险降低。其次,荷兰司法独立,而且保护个人权利特别是私有财产权。相较之下,独裁国家不愿保障个人和其财产,于是资本也就一点一滴离开,流向那些愿意遵守法制、保护私有财产的国家。

loc. 4157-4160

随着时间过去,国家和市场的权力不断扩大,也不断削弱家庭和社群过去对成员的紧密连接。国家开始派出警察,制止家族里的私刑,改用法院判决取代。市场也派出小贩和商人,让各地悠久的传统逐渐消失,只剩下不断汰换的流行商业文化。但光是这样还不够。为了真正打破家庭和社群的力量,他们还需要找到内应、从内部击破。

loc. 4678-4681

读书笔记:《海洋与文明》

笔记:

11 世纪时,商人的职业常常是父子相传,不过与非家庭成员的合伙关系也是很常见的。为了确保不相关的商人之间的诚信交易,各种正式和非正式的机制被设计出来。持有不同信仰的商人之间也经常合作,在地中海尤其如此。

loc. 6396-6398

从技术角度来看,活字印刷术的发明促进了识字率的提高和航海技术的发展。在“古腾堡圣经”印刷出版仅 35 年之后的 1490 年,第一部印刷本航海指南就在威尼斯出版了。

loc. 7042-7044

读在2010年代的最后一年

年底,按惯例 (20182017201620152014201320122011201020092008) 要回忆一下过去一年的读书。2019年抽时间读了30多本书,一年不如一年,只能拿读书不是刷数量这样的鬼话自我安慰一下。

照例随便列几本印象深刻的书吧。

《社会工程 : 安全体系中的人性漏洞》,一般来说,我不喜欢谈专业领域的书,但这本颇有意思。社会工程本质上是建立在对社会洞察的基础上,发现安全体系中的漏洞,充分体会到信息安全课程中所讲的:人永远都是最大的漏洞。

《中国历史地理十五讲》,我一直都很喜欢地理与历史挂钩的研究。尤其是在读历史书中,面对陌生的地名总是盼望着有旁边配有张地图帮我理解当时的情况。但碍于我国的出版制度,地图并不总是容易添加。书是十五个主题,贯彻中国历史,感觉和玩《文明》一样,地理对历史的影响应该是全球性的,如果把范围拓展到世界范围内就更好了,所谓《世界历史地理若干讲》。

《罗马的命运:气候、疾病和帝国的终结》,感觉像是《枪炮、病菌与钢铁》这类书的具体适用,深入到了非常微观的层面讨论这些传统上不被关注的元素,但气候、疾病就像是推到帝国的第一块骨牌。

《汴京之围》《长安与河北之间》《广州贸易》三本书,在国庆假期期间读完的三本书,都是关于大变革时代,只能感慨,开“上帝视角”评价历史实在是太过容易,但当局者没有办法足够的信息做决策,即使掌握大量信息,也难以识别哪些是正确的。

《激进市场》,今年读的很有意思的一本书,属于是刷新思维方式的那种,里面提出了很多很激进的观点。针对税率、针对数据。尤其是针对数据,传统的“知情-同意”感觉已然陌路,到了该掀桌子另起炉灶的时候了。

读不读书2018

每年的最后一天总要总结自己的读书情况(2017201620152014201320122011201020092008), 今年也不想例外。2018年读了差不多40本书,数量上是难回巅峰了,但还是读了一些有意思的书。

法律

苏力教授的《大国宪制:历史中国的制度构成》从年初到年底,总算是趁着新年假期读完了。一直都很喜欢苏力教授的思路,当然这本也不例外。这本书的视角尤其宏大,算是“制度自信”的组成部分?当然,全书最后一句关于注释的吐槽尤其犀利,哈哈……

生命健康

最好的告别 : 关于衰老与死亡,你必须知道的常识》是我读了好几年的一本书,去年就在我的Kindle里面了,但每每在旅途上读起来都很沉重。这本书是关于衰老,关于死亡。你我都总有面对衰老,力不从心,甚至连活法儿、死法儿都不能选择的时刻。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做好这个准备,但家人朋友身体健康,这是我新年最大的心愿了。

小说

因为玩《巫师3:狂烈》的原因,把“猎魔人”系列小说全部买了,还剩两本没看。小说是游戏的前传,或者说游戏是根据小说展开的延申。总之,先有小说,再有游戏。与游戏一样,小说里面也是不断的出现两难抉择,所谓“两害相权取其轻”,但真的是轻吗……基本是我近些年读过的最好的奇幻小说了。

马曳的《三万英尺》在电脑上翻完了,也算是值得一读,难得有对律师行业、咨询行业描写毕竟精确的小说。

历史与考古

宗子维城: 从考古材料的角度看公元前1000至前250年的中国社会》,越来越喜欢这样的考古与历史相结合的书。

维多利亚时代的互联网》,讲电报历史的书,有趣程度超过想象,尤其是对比现在互联网的发展。由此开始,信息的力量开始爆炸。

读书:财产故事

读到最后几页,读到了非常有意思的一段:

财产并不是那种有真正本质的东西。它只是一项为实现多重目的而存在的人类制度。如过往那样,这些目的因时而变,而随着它们的变化,人们关于财产“真正”是什么的流行学说也将改变。……一个人认为财产是什么,取决于他想要用财产做什么——即,他希望通过以某种特定的方式来看待财产从而推进那些目标。……财产本身不是目的,而只不过是实现其他许多目的的手段。由于我们不曾对应当优先对待哪些目的达成一致意见,我们也就不曾对财产达成一致的理解。我们的财产观念常常被塑造,以服务我们特定的目的。(P444)

2017年6月读书笔记:为真实的世界设计

[美]维克多·帕帕奈克(Victor Papanek), 周博(译),中信出版社2013年版。

工业设计的本质上:重新组织知识结构、产业链,以整合资源,创新产业机制,引导人类社会健康、合理、可持续生存发展的需求。

完整的设计是全面的:它力图把所有的要素和必不可少的调节因素都考虑到决策制定的过程中。综合的、全面的设计是可以预想的。它力图着眼于现有的数据和确实并继续作出推断,也用它所构造的一些未来构想为它自身添加新的内容。

综合的、全面的、预想的设计是一种需要通过多学科筹划、调整的行为,它会在各学科交叉的界面上持续不断地展开。

设计是能够带给这个世界的是一个具有真知灼见、视野开阔、非专业化的互动的团队(这是先人,即猎人的遗产),现在,它必须和一种社会责任感结合在一起。在许多领域,设计师必须学会如何重新设计。只有这样,我们才有可能通过设计生存下来。

法律人——亚历山大·汉密尔顿

一、从音乐剧到传记

我勉强算得上是音乐剧的爱好者,只要有机会就一定会买票在现场看,即使是不能到现场,也会找来不同版本的音频或视频反复听,而这两年最火爆的音乐剧当属《汉密尔顿》了。音乐剧《汉密尔顿》是以美国国父之一的亚历山大·汉密尔顿为原型创作的音乐剧,音乐剧创造性地使用了说唱音乐来表现汉密尔顿的一生。听着很匪夷所思吧,因为说唱的表现形式罕见于音乐剧中,更不用说像历史人物这么严肃的体裁。

而《汉密尔顿》却恰如其分的用了说唱表现了汉密尔顿战斗的一生。不仅获奖无数,在美国本土更是一票难求。我在B站上看完盗摄的版本后也无可避免地成为该剧的粉丝,以至于在飞机、火车、大巴上反复听里面的曲目,被其中的旋律所洗脑。

在听了无数遍以后,终于下定决心把汉密尔顿传记借出来仔细阅读,用了小半年终于把厚厚的一本传记读完,并做了大量的笔记。按照流行的话说,我对汉密尔顿老师是由路人转粉了。

汉密尔顿的一生太过传奇,出身卑微而后跃居高位,出生行伍而又精通政治,难怪适合用音乐剧这样的艺术形式来展示汉密尔顿的一生。我仅挑选汉密尔顿的律师生涯摘录了部分读书笔记,算是一个不起眼的侧面吧。

二、律师生涯

汉密尔顿对于法律人来说更是不会陌生, 汉密尔顿本身就是一个成功的律师,虽然律师身份只是汉密尔顿诸多身份中微不足道的一个。汉密尔顿甚至拒绝过接任杰伊担任联邦最高法院的首席大法官。在独立战争担任华盛顿副官时期,汉密尔顿就把大量的时间用来阅读、学习,学习领域包括哲学、历史、经济,留下了大量笔记,其中威廉·布莱克斯通的《英国法释义》对汉密尔顿影响深远,激发了汉密尔顿对法律的崇敬之情。

在独立战争结束以后,刚进入律师行业的时候,汉密尔顿拒绝在执业律师手下当学徒,因为在当过乔治·华盛顿的副官后,汉密尔顿无法再忍受其他律师让他做杂活,所以是选择一路自学成才。汉密尔顿用了九个月完成了三年的法律课程,后来通过了律师考试。 纽约州一开始要求律师在正式出庭前要实习三年,但后来做出调整,战前学习过法律的老兵可以申请免除实习,刚好让汉密尔顿可以快速获得律师身份。

汉密尔顿是同时代最顶尖的律师之一,汉密尔顿曾做了一个笔记本,囊括了70多个主题,整理了判例、法规和程序,在工作时使用,并命名为《纽约州最高法院诉讼实务》,整理的内容甚至成为法学院学习的素材。据说汉密尔顿在某位证人出庭作证时,在脸庞的两侧防止了蜡烛,以让证人显得面目狰狞,看上去更像是一名罪犯。汉密尔顿倾向于采用仲裁或和解的方式来解决纠纷,而非庭审。但一旦上了法庭,就喜欢制造戏剧效果,喜欢长篇大论,激情澎湃,让所有的听众为之倾倒,他能够口若悬河说几个小时。并且,汉密尔顿作为律师执业时期穿着时髦、整洁、别致,以期能够给他人留下好的印象。

汉密尔顿刚通过律师考试 ,就有无数人请求汉密尔顿培训新律师。一名他手下的学徒就曾抱怨:“我不仅看不到曾经近在咫尺的幸福,还要与各种法律知识纠缠不休。学习法律要牺牲所有的娱乐,还要反复实践……在大多数时间,我的任务繁重不堪。”

虽然水平顶尖,但汉密尔顿对律师费看得并不是特别重,客户们经常能挑剔的只是汉密尔顿的酬金收的太低,而且一旦认为客户付的金额超过了合理费用,他会拒收律师费。汉密尔顿主要从事民事案件,刑事案件不多,在偶尔承接的刑事案件中,汉密尔顿通常会为劣势方免费提供法律服务。

对其他人来说法律是一门生意,对汉密尔顿来说法律是科学。汉密尔顿习惯以详细解释法律条款开头,然后陈述一长串案例,在法庭上经常援引权威法学著作和拉丁文献。无论是法律文书还是辩论,汉密尔顿都试图唤醒人们的理性,从而说服他们,汉密尔顿的新思想总能在冲突中骤然萌发。在制宪会议上,汉密尔顿在发言之前必定会准备好一个有趣的话题,而且从不浅尝辄止,就跟穷底以找到问题所在。

汉密尔顿所做过最好的辩护就是为美国联邦宪法,他虽然不是宪法的建筑师(那是麦迪逊),但却是宪法最重要的解释者,他与麦迪逊及约翰·杰伊化名“普布利乌斯”合著的《联邦党人文集》(也译做《联邦论》)当今仍是各国宪法学习不可绕开的一本著作,书中详细阐述了美国宪法的理念。而令人震惊的是,汉密尔顿其实对美国宪法的很对理念并不认同,他更加认同的是建立一个强而有力国家的必要性。尽管不认同宪法的理念,但他仍然愿意为了宪法的尽快制定而放弃自身对宪法的主张。律师工作让汉密尔顿从一个怀疑主义者变成宪法的拥护者,让汉密尔顿明白如何为不完美的客户争取最好的判决。

三、战斗一生

汉密尔顿的一生是战斗的一生,而且是货真价实战斗的一生,在独立战争中是战斗英雄,官至中校,指挥过战斗,当过华盛顿的副官,创设了美国的海岸警卫队,最终死于与死敌的决斗。汉密尔顿的一生中,更是当真对得起“笔耕不辍” 这四个字,少年时期就以文章成名,令其走出加勒比孤岛,成年以后以笔为刀,为了自己的理想和信念,撰写了大量的文章进行论战。当汉密尔顿有一个写作目标要达成时,首先会反复思考,完成这个步骤后,就开始睡觉,睡满6-7个小时后,起床喝杯浓咖啡,然后伏案连续写作6-8个小时,一气呵成,不需要编辑加工就可以发表。

少年时期的汉密尔顿就是一个高度自律的人,13岁的汉密尔顿在同龄人还在挥霍时光的时候就在贸易公司工作,渴望一场战争能改变自己的命运,16岁时就一度执掌公司大权,对贸易有着异常深入的了解。年仅25岁时,汉密尔顿就认为如果不加强中央政府的权力,各州会积聚更多的权力,直至整个邦联分崩离析,陷入内战。并且逐渐形成了中央银行的理论:政府和私人银行有效融合,由政府支撑的私人银行。在担任财政部长的任期内,汉密尔顿帮助总统的角色从被动的管理者转型成决策者,为美国的未来搭起框架,创造性地行使政府智能,把各州不可逆地焊接成一个国家。不过另一方面,汉密尔顿的财政部也曾全力支持对英国工业机密的剽窃。

汉密尔顿死于与副总统亚伦·伯尔的决斗,去世时年仅47岁,绝对算得上英年早逝。汉密尔顿去世后,纽约州法院用黑布覆盖法官席,纽约银行大厦也蒙上黑纱,葬礼当天纽约市议会呼吁全天暂停一切商业活动,以示敬意。

2017年4月读书笔记

《未来简史》
  • 科幻小说素材库。
  • 对写的 科技对社会的冲击尤其好看。
  • 算法超级重要,但我数学不好 T T

《演说之禅设计篇:完美呈现的幻灯片设计原则和技巧(第2版)》

  • 以前看过第一版,但没有留下什么太深的印象,只记得有一些抽象的原则,感觉不如那本《写给大家看到PPT设计书》令人印象深刻。
  • 设计PPT时需要考虑最后一排关中,意味着需要提前了解场地。
  • 无衬线字体起源于包豪斯运动,推动了字体设计像更简介、功能性更强、以及分离式发展。
《唐风吹拂撒马尔罕:栗特艺术与中国、波斯、印度、拜占庭》
  • 在安史之乱后,唐朝出现了反胡人的风潮,李谧曾上奏要求驱赶居住在长安的外来贵族。
  • 7世纪,布哈拉的拜火教对其他宗教信仰者(包括佛教徒)持敌视态度,不过没有留下史料。在中亚伊斯兰化的前夜,佛教在栗特本土的势力并不强大。真正能与伊斯兰教抗衡的是本土改良过的拜火教。
  • 唐武宗灭佛,顺便清除了三夷教(摩尼教、拜火教、景教),胡人文化被一扫而空。
  • 安史之乱后,中原儒家文化重光,胡人文化式微,唐政府颁布法令,禁止锦上使用汉字“万”和胡风纹样。
《宅兹中国》
  • 除了佛教以外,很长时间内域外对中国思想史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挑战。
  • 在唐代,没有华夷之辨,对异族文化上的戒心是从宋朝开始的。
  • 十七世纪中叶以后,东亚三国开始分道扬镳。日本与朝鲜并不认同清国。
《人民的名义》
  • 电视剧看了三集,不想追剧,所以花了两天把小说看完。
  • 还是人治,罕见法治。
  • 题材难得, 不过更希望把《长夜难明》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