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2009

岁末年终,免不了对即将过去的一年总结梳理一番,在去年也是如此, 一篇《这一年,这些书》总结了2008年我的阅读。最初读书,只不过是因为知识匮乏而产生的自卑感,虽然现在这种感觉仍然存在,但好在偶尔还能有些小小的优越感。

阅读已俨然成为了生命的一部分,成为自己的习惯,通过阅读,可以超越所处的生活,去获取到一张更为广阔,更为精彩的世界的通行证。尽管使用互联网也可以提供一张类似的通行证,但不同于阅读,上网得到那种通行证更像是走马观花,四处合影的跟团旅游,不如阅读那般深刻,自然也不用那么辛苦。按照福尔摩斯(Holmes)的话说:“你只是看了,但没有观察。”

小说一向都得不到我的青睐,在2009年也不例外,读过的小说屈指可数,但读过的那些都算值得一读。每年除夕夜我都有看小说的习惯(静音的春晚,手捧小说),从07年的《一九八四》,到08年的《基地》,09年则轮到了马丁的《冰与火之歌》(四卷,未完结),第一卷就被干掉的主角,以及无数的伏笔,总是峰回路转的情节,还有一个能够媲美《指环王》的奇幻世界,太精彩了,只是希望此书可以顺利写完。再有读的小说就是孙皓辉老师的《大秦帝国》(六卷),我在博客里已多次提过,读后感一篇:《秦!秦!秦!》。

因为兴趣所在,09年也看了不少关于互联网的书,主要是些网络法,网络社会学,网络传播学,网络人类学的书和论文,虽算不上深入,但应该也算入门。《众声喧哗》,《链接》,《信息乌托邦》,《数字时代,盗版无罪》,《万维网定律》,《网络空间的表达自由》等诸如此类,每本书都会给我或多或少的启发。互联网的作用从来都只是被低估了,尤其是对社会的改变,塑造能力这方面。通过阅读,我会一步一步把我的本科专业(网络工程)与我的硕士专业(法律)相结合,看看会有何新发现,博客里面记录的,是我的一些想法,在必要的时候会写成论文。

我的另一兴趣自然就是历史了,像我以前说过的,我对帝王将相们的私生活兴趣不大,更关心的是文明史。东西方因何不同,根源何在?不同文明的轨迹会如何相交?是个问题。不同的书中,给了只言片语的答案,我需要做的,是把碎片拼接起来,就像海盗的藏宝图一样。藏宝图可以帮我们找到宝藏,而我的爱好则可以帮助我们搞清文明的来龙去脉。《让科学的光芒照亮自己》算是一本颇有帮助的书了,读后感一篇:《哪里来的光线》。以及《黄土与青铜》和《倾覆与再建》这两本关于中国历史的入门书也启发到我,读后感一篇:《“四大发明”与鸦片》。

剩下都是一些杂七杂八的书,各个领域都有,传播学,心理学,社会心理学,建筑规划学等“乱七八糟”的领域,我一直相信科幻小说大师阿西莫夫关于创见的两个定律:

定律一:一个人必须拥有很多各方面地资讯,也就必须博学,才有可能发明前所未有的创见。
定律二:一个人必须善于组合资讯,并且能够分析各种组合的意义,也就是必须足够聪明,才有可能发明前所未有的创见。

所以,广泛阅读是迸发灵感的前提之一,当然了,不仅仅指阅读,更是在说我们的思维方式,生活方式。这也是我读各个领域的书籍的原因。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无论是哪一条,都还差得远。

2010年,会读哪些书?

附:2009阅读书单(部分):

美国与中国》,《刑法学》,《心理学与生活》,《众声喧哗》,《西方法律思想简史》,《绑在一起》,《道路通向城市》,《冰与火之歌》(四卷),《一个经济学家的良知与思考》,《链接》,《致加西亚的信》,《常识》,《刑事诉讼的中国模式》,《世界又熱又平又擠》,《信任》,《闪开,让我歌唱八十年代》,《资本主义与二十一世纪》,《菊与刀》,《法庭对质的艺术》,《娱乐至死》,《城市的形成》,《理解媒介:论人的延伸》,《正见》,《批评与自恋》,《荒废集》,《津巴多普通心理学》,《那些忧伤的年轻人》,《民国那些人》,《清代习惯法》,《信息乌托邦》,《狂热分子》,《醒来》,《士与中国文化》,《文明的解析》,《法制与治理》,《大秦帝国》,《蜕变:从学生到律师》,《没有我们的世界》,《人类史》,《乡土中国的司法图景》,《城市的组合》,《社会学的邀请》,《数字时代,盗版无罪?》,《伶人往事》,《历史的裂缝》,《万维网的定律》,《丹诺自传》,《让科学的光芒照亮自己》,《民主的细节》,《旧制度与大革命》,《倾覆与再建》,《推开程序理性之门》,《黄土与青铜》,《代码2.0》,《裁判的方法》,《奠基与经典》,《网络空间的表达自由》,《传承与新变》,《社会学的想像力》,《陈寅恪的最后20年》,《非议历史》,《法律与人类学:中国读本》,《野火集》,《江村经济》,《立法者的法理学》,《1908帝国往事》,《网络社会学》,《恢宏与古朴》,《文明的进程》,《中国法学向何处去》,《去政治化的政治》,《自由选择》。

《阅读,2009》上有13条评论

  1. 在下太佩服您了。
    Winter Break的时候我终于有时间看书了,你推荐的《野火集》正在进行之中,《陈寅格的最后二十年》也在计划之中。

    另:在下的个人主页更新了,欢迎浏览。

  2. 呵呵,现在最大的感觉是太多的翻译版的书翻译质量太差,倾向于原版了。例如《代码2.0》,《世界又熱又平又擠》,包括Buffet的自传《滚雪球》,中文的翻译很多还是让人感觉到蹩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