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码横行的世界

Hello World!

来自于Stanford的Lessig教授的在他的《代码》一书中反复强调了一个概念:代码即法律。换句话说code small ,有什么样的代码,就会有什么样的网络社会,决定权在代码手中。基于TCP’/IP的构架决定网络的一些特性:比如开放,匿名,点对点等等。看上去,网络社会的命运似乎是就掌握在程序员手中。

通常人们使用电脑,登录网络都不会去和代码打交道,而是通过各种的应用程序进行操作,稍有常识的人都会知道应用程序背后的层层代码,但我们对于这些这些代码并不加理会,因为代码对于日常操作影响不大。但是,如果要真正了解网络空间,代码是绕不过去的,就像是我们了解社会需要研究个人,研究人体需要了解细胞一样,研究网络,必须要了解代码。

问题是,我们需要对代码了解到何种程度?是否真的有必要?就像是搞社会学研究就不必把每一件事物分解到原子层面,同样,研究网络空间也不必像Neo一样把所有网上的东西看成“0”“1”数据流。从代码出发的真正意义在于,能够将种类繁多的应用程序按照内在性质进行分类。当下对于应用程序的分类现在多是基于功能,将应用软件按照功能精细的分为杀毒,娱乐,聊天,办公,学习等若干类,也并没有错。然而,对一样事物的分类方法越齐全,就越说明我们对它了解的透彻,对于虚拟世界的了解,我们显然还差得远。

有一些代码运行于自己的计算机之上,比如你的操作系统,你计算机里面的MP3文件,或者是你正在调试的程序,这些应用程序背后的代码,都存在于自己的计算机硬盘之上,包括硬盘,完全是你个人的财产(来源是否合法暂不讨论)。而另外一些代码则运行于他人的计算机之上,比如你网站的域名,你的电子邮箱,你的论坛帐号,你的网络游戏装备,组成这些应用程序的代码,核心部分都不在自己的硬盘上,有人或许会认为我们会对硬盘中的代码是我们的财产,但我认为,这些代码只能被称为“虚拟财产”(虚拟财产的概念我已多次讨论,此文按下不表)。恕我个人能力有限,无法给予这两类一个精确的名称,姑且称之为受财产权保护的代码受虚拟财产权保护的代码

不同的代码类型就意味着保护手段的差异,对症下药才曾达到最好的效果,而因为分类不清,导致对代码之上应用程序的保护处于混乱的状态。对代码的法律保护,主要还是来自于知识产权方面,比如《著作权法》中对于软件著作权的保护,或者是域名争议中对商标权的保护。而在代码的财产权保护方面,因为定义不明,关系不清,通常会在司法实践中出现相互矛盾,彼此冲突的判决(盗窃QQ帐号)。

Cyberlaw一书中,作者曾经提问:网络空间的法律,是可以通过互联网内部自发形成?还是必须要由外部强加而来?现在看来,网络自发造法的过程显然赶不上网络用户对于法律的需求,而在现实法庭往往对来自虚拟世界的争议束手无策(不予受理是最常见的),于是,这就是问题,送法上网的问题。

当现实社会的法律开始作用于网络空间,代码就越来越不是法律,反而法律开始影响网络的构架,开始影响一行行的代码。为了维护网络空间的稳定,在政策与规范的指引下,网络实名制被提上议题,新发的帖子需要通过关键词审查;为了国家安全,蜘蛛会悄无声息的深入所有人的电脑,窥探代码组成的隐私;为了网络纯洁,图片需要改变外链规则。看上去,政策即代码。

无论是谁影响谁,代码都处于至关重要的地位,而开放则能让代码变得更美好,这种代码按照行话叫做Free Software或者Open Source,透明的代码,而不是处于黑箱中的代码。并非所有人都能看懂代码,就像不是所有人都能熟记法律,但开放的代码意味着我们能够通过专业人士们了解代码,就像我们通过律师了解法律一样。孔子在当年反对公布成文法的时候说过,“法不可知则威不可测”,处于黑箱中的法律对人们有着最大限度的遏制,而处于黑箱中的代码呢?

由代码组成的虚拟空间就像是由人组成的社会,由细胞组成的生物一样,需要细心与耐心的研究,判断代码与代码之间的关系,影响。虚拟世界早已不是可供鸵鸟藏头的沙堆了,而是一个与现实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世界,不同又相似,自然是有趣的紧啊。

我在饭否有话说(一)

饭否自称是所谓“MINI BLOG”,用来“一句话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所以本人就索性把饭否当成一个记录一些佳句或者发人深省的言语的地方(好一个长句),尤其是在考研的一段时间里,没有更新BLOG,但时不时得还通过手机往网饭否发点东西。现在做个汇总,让大家瞅瞅。

因特网就像是一座欧洲古城,中心区域古朴整洁,边缘区域纷繁凌乱。
-Lessig

读《思想的未来》读到这么一个对于因特网的描述,核心的规整与终端的开发给了互联网无限活力。

法律的命运掌握在法律从业者手中。
——约翰·麦·赞恩

这是《法律的故事》最后一章的一句话,可是法律从业者的命运又掌握在谁的手里?

一届成功的奥运会需要反对者。

这是我说的,一个有生气的社会从来都只有一种声音。

话说某次中国林业部赴美考察团,在美期间阅森林无数,称羡之馀,问东道主,贵国何以森林保护如此之好?美人答曰:因为俺这里没有林业部。
——贺卫方

这是老贺在某次演讲中提到的一句话,仅此而已。

饭否自称是所谓“MINI BLOG”,用来“一句话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所以本人就索性把饭否当成一个记录一些佳句或者发人深省的言语的地方(好一个长句),尤其是在考研的一段时间里,没有更新BLOG,但时不时得还通过手机往网饭否发点东西。现在做个汇总,让大家瞅瞅。

因特网就像是一座欧洲古城,中心区域古朴整洁,边缘区域纷繁凌乱。
Lessig

《思想的未来》读到这么一个对于因特网的描述,核心的规整与终端的开放给了互联网无限活力。

法律的命运掌握在法律从业者手中。
——约翰·麦·赞恩

这是《法律的故事》最后一章的一句话,可是法律从业者的命运又掌握在谁的手里?

一届成功的奥运会需要反对者。

这是我说的,一个有生气的社会从来都只有一种声音。

话说某次中国林业部赴美考察团,在美期间阅森林无数,称羡之馀,问东道主,贵国何以森林保护如此之好?美人答曰:因为俺这里没有林业部。
——贺卫方

这是老贺在某次演讲中提到的一句话,仅此而已。 继续阅读“我在饭否有话说(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