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隐私

看脸时代的隐私难题与出路

一、不会“脸盲”的时代

这是一个对“脸盲”不友好的时代,人际交往中我们未必会记得某人的姓名,但却总对面孔印象深刻。“看脸”是日常生活中我们最常用的区分人的方式,但这样的区分方式正在受到来自网络空间的挑战。Deepfake技术横空出世,并且开放了源代码,让视频中的面孔不再真实,几乎成为了人工智能在伦理道德的反面典型。无论是面部特征的肆意收集还是对人脸的替换,都在不断挑战法律与伦理的底线。

人脸识别信息通常会被直接用于身份鉴别,能够取代用户名、密码的组合来验证身份,因此面部特征被广泛运用于核验身份。机场、火车站开始越开越多地部署人脸识别闸机,很多时候不用刷身份证、刷脸即可完成检票,手机刷脸即可完成解锁、支付。银行开户时需要在摄像头前“眨巴”眼睛以确认是本人操作。一些手机游戏也开始启用了人脸识别验证的功能,作为保护未成年人健康上网的举措。根据网络游戏管理的相关规定,对未成年人玩游戏的时间需要进行限制,传统上是通过输入身份证号码的方式验证年龄,但越来越多的未成年人使用家长的身份证来绕开这一限制,这也就需要网络游戏企业去核验真正玩游戏的人。比如《王者荣耀》会将用户真实面部信息与公安数据平台数据源进行比对,并按用户实际年龄段匹配相应的游戏时限。如比对结果不符或用户拒绝验证,健康系统将统一视作12周岁及以下未成年人,纳入相应的防沉迷监管。

人脸识别技术不仅适用于用户主动配合的核验场景,也被用于被动识别的场景。比如很多地方都在路口部署了摄像头以识别闯红灯的行人,并在旁边树立显示屏实时显示闯红灯行人的姓名、身份证号等信息,每每都会引起隐私的争议。在商业领域亦然,广告屏收集用户的面部表情的技术已经出现并且投入运用,实时分析用户对播放广告所反映出的喜怒哀乐。

继续阅读

看门狗

watch dogs

UbiSoft的《看门狗》通关一定时间了,简单说几句:

1.剧情方面乏善可陈,没有什么逻辑,游戏开场的惊艳感随着游戏推进很快殆尽。

1.1每个NPC都有名有姓有故事,会对主角的行为做出有限的反应,比如看到劫车、主角掏出枪支会报警。主角从身边跑过时抱怨一下。

2.主角不算是好人(当然这种好人、坏人的划分比较幼稚),其动机是为侄女复仇,但游戏一路伤及的无辜比比皆是。其他角色比较单薄,缺乏逻辑,纯粹是为任务而存在的,浪费了游戏这么优秀的点子。

3.游戏里面分支任务单调:分为帮派据点、犯罪车队与收尾人合约。最后一个没怎么玩,前两个系列任务很容易感到单调。侦测犯罪也是如此。

4.榴弹发射器很厉害。

5.游戏里面解谜、黑摄像头部分创意很棒。NPC战斗时懂得利用掩体,但似乎不会利用人海战术,加上主角“子弹时间”的能力,导致战斗难度不高。

6.如果不考虑水路、捷运逃脱,又不想伤及无辜,CPD是最难对付的。

7.《看门狗》是所能遇见未来的一个可怕预言,主角已经具备超能力了——读取信息的超能力。21世纪,可能信息就是力量。

网络时代的隐私

360&QQ

QQ与360乱战成一团,尽管这两个软件我都有安装,但我无意从中选取一方加入乱斗,只是想说说互联网对隐私保护的影响。毕竟,双方势力较量的缘由就是网络隐私,而双方又都高举着保护用户隐私的大旗。

这次在北京参加答辩,期间就听到不少关于网络隐私权的选题。而早在Lessig的《代码》一书中,更是已经讨论了网络隐私。而《侵权责任法》的出台,则明确了隐私权作为一种权利的地位。

相对于生存权,身体权或财产权这些古老的权利,隐私权的历史算不上源远流长。尽管我们可以把隐私权的历史追溯到“家是每个人的城堡”或者“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这样法谚,但长久以来,隐私权算不上一项被认真对待了的权利,毕竟,即使隐私被他人知晓,所造成的伤害也是有限的,局部的。

随着通讯以及传播技术的发展,让某人隐私在瞬间变得众人皆知不再是难事,而互联网更是推波助澜,让普通人的事迹也能够为我们所“交口称颂”,这是互联网对隐私影响的一方面,最常见的例子就是“人肉搜索的法律问题”。另一方面,而互联网也让一些信息成为了“隐私”,而正是这些互联网造就的隐私,成为了QQ与360争夺的焦点。

基于互联网的框架,追查一个人的上网记录不是难事,无论是从ISP还是用户终端,或者是访问的网站,都可以把用户的访问信息了解的一清二楚:访问了哪些网站,使用了什么浏览器,安装的哪些操作系统,屏幕的分辨率是多少,更不用说在Cookie里保存的密码了。用不着向“摸排走访”,就能让用户每日行踪无可遁形。

边沁曾经设计过这么一种圆形监狱,简单的说其原理是:监视者就可以监视所有的犯人,而犯人却无法确定他们是否受到监视。而互联网,则让每一个人处于这样的监狱之中,而两位老大哥们可以看着我们,一位来自1984年,一位来自美丽新世界。

来自1984年的那位老大哥酷爱实名,希望我们每个人把姓名标牌挂在脖子上;而来自美丽新世界的那位老大哥,则发生了内讧,内讧的理由是保护被监视者。

即使处于被监视的地位,我们大多也不以为然,理所当然的放弃了许多隐私,或者压根就没将这些信息视为隐私。就像大多良好市民都一致认为:我们又不违法乱纪,街上布满摄像头与我们无关,只有违法乱纪之人才会担心被监视。

电脑能否像家一样,“国王不能进”?当程序要进入他人电脑,要有什么手续?在与用户的EULA(最终用户许可协议)中,应有什么样的条款,应怎样合适的提醒用户?我不是这方面专家,但这些,是互联网带来的,法律不得不面对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