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efly的视频

每次听到Under a Violet Moon都会自动联想到Firefly这部经典科幻剧(IMDB中排名第七的电视剧),这几乎已经成为习惯。所以一直有将二者结合到一起的愿望,这么多年没有人有同样的想法,所以也就只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自从上次制作Friends的视频,都好几年没有再做过这种MV了,主要是因为没有特别的动力去做。还好隔了这么多年,对软件还算熟悉。因为时间比较仓促,就没有去专门下载没有字幕的版本,只是拿手边的双语字幕做素材,不过双语字幕也算符合整个电视剧的背景,不算太唐突。视频中还有些Serenity的片段,最著名的当然是那句『我是风中的落叶,看我如何飞翔』。

废话不说了,这就是视频了:


因为众所周知而又不可告人的原因,以上视频您可能无法收看。

作为法律主体的代码

 

代码作为法律意义上的主体?对于法律人来说第一反应无疑是天方夜谭,我一开始也是这么以为,但仔细思考一番,就发现这个命题其实也没有那么离谱。

民法意义上,主体都是人,其中分为自然人和法人,当然再往下还有无数细分。其中要求主体能够参与民事法律关系,享有权利并承担义务。代码,没错,计算机程序里面的代码,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不符合这个要求。代码,或者说软件,作为法律关系的客体,稀松平常,知识产权里软件(代码)就是作为客体受到著作权的保护。

代码如何成为主体?这样说或许容易理解一些:或许有一天,除了自然人与法人,机器人也会被纳入主体范围之内,就像阿西莫夫的科幻小说一样,在“机器人三定律”下,机器人有自己的“自由意志”,需要享有相应的法律权利,承担相应的法律义务。

这并不遥远,现在已经有了那种能够根据现场情形自行作出判断的机器人,不是说的那种依靠人力操作员操作的那种。看看现在的“机器人世界杯”就知道,机器人已经远比我们相信的聪明,而且随着时间,机器人只会越来越聪明,越来越可能通过“图灵测试”——让我们难以判断我们交流的对象究竟是人类还是机器人。

而机器人,它的创造,行为,言论,都是由其代码决定。代码,或者说程序,决定了机器人如何思考,如何行动。如果机器人可以成为主体,那归根结底,还是代码成为法律主体。

当然,有人会认为:代码不过是程序员的创造,机器人不存在自己的“自由意志”,从而不能享有法律权利,不能承担法律义务。但事实是,在编程结束以后,机器人在代码的作用下,进行的创作,进行的行为,已远非程序员所能想象,就像一个绘画程序,在代码的作用下,其所能创作的绘画可能已经远超过程序员当初的想象;《2001太空漫游》里, HAL的所作所为已经远超当初设计者的设想;《基地》里,活了上万年的伊图·丹莫茨尔哪里还有半点创造者的影子。

我们认为机器人遵从程序的代码而动,那我们有何区别,我们同样是遵从于宇宙大爆炸那有的各种定律。我们也不过是宇宙中,世界内,各种代码的执行者。

科学技术的发展,让法律客体的范围不断扩展,声、光、电都可以被纳入客体保护,主体亦然,连“法人”这种怪物都被纳入主体范围,谁也不敢担保为了主体不会再行扩大。科技与法律的关系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奇妙的多,只是我们少有留心罢了。

或许以上“机器人”、“代码”主体只会是科幻小说中的情节,我们大多数人此生难见。但端倪已现,法律虽然总是滞后,但未雨绸缪有何不可,胡思乱想也非坏事。

一气儿看玩《黑暗森林》

对于刘慈欣的《黑暗森林》,那可是期待依旧了,自从看完《三体》后就开始盼“黑暗”,盼“森林”……虽说不指望大刘能达到阿西莫夫的高度,但就中国科幻小说来说,《三体》与《黑暗森林》无疑都是出类拔萃的,还有,你总不能指望阿西莫夫的小说以中国为背景吧。

关于结局,以及黑暗森林的含义,似乎保密工作做的不是太好,看了过半就隐约猜出了“黑暗森林”的含义,但此丝毫未影响本人阅读之兴致。拿回此书,就像当年读丹·布朗的小说一样,一气儿读完,六个小时搞定,估摸着这也是创造了我看小说的速度记录了。 害人的大刘啊……害得我现在又开始期待“地球往事”的第三部了,又得是若干年的等待……害人不浅……

写科幻小说的,都有个毛病,就是喜欢捣腾出若干个定理出来,这事儿阿西莫夫干过两次,搞出个“机器人三定律”和“心理史学两前提”,这次大刘也来了这一手,弄出个“宇宙社会学公理”:

一、生存是文明的第一需要。
二、文明不断增长和扩张,但宇宙中的物质总量保持不变。

又用了俩名词,“猜疑链”和“技术爆炸”,成为了整个《黑暗森林》的核心(不加累述,免得剧透)。但有一点必须指出,在科幻小说里,这种公理、定律和前提都没有什么好下场,最后都是被找出漏洞,然后加以运用,以保证续作能写下去,就像“机器人三定律”后来被找到“第0定律”,“心理学两前提”被找到第三前提。可以预见,在“地球往事”的第三部里,一定会发现“宇宙社会学公理”的第三条,要不就是找到这两天公理的漏洞,写科幻小说的都这路数,还有大刘对于阿西莫夫的敬意(《黑暗森林》里有对于“基地系列”致敬的桥段),也多半会这么干的。当然了,我是猜不出来第三公理是啥,要不我就去写科幻小说了。

看完此书之后,方干回味无穷,科幻小说总是天马行空,激发想象的,只是现在,《海底两万里》这类小说更像是预言,而非科幻。那么,我们是不是应该准备对付外星人了,哈哈~

宇宙无限,浩瀚无垠

天高地迥,觉宇宙之无穷。
——王勃

“宇宙无限,浩瀚无垠”(To infinity and beyond)是卡通人物巴斯光年(Buzz Lightyear)的口头禅,也是我看完BBC纪录片Space Odyssey Voyage to the Planets后的唯一感觉。(以下ctrl+v一段简介)

一项长达六年的终极太空之旅,突破人类生理及心理极限,挑战辐射、热能、气压、太阳风暴的致命重击,五名宇航员一次徘徊生死边缘的冒险探索……
想象一下从布满火山的金星超高温熔岩区出发,被火星的巨大龙卷风吞噬,或是尝试钻入彗星松散的表面。《星际漫游》讲述人类在太阳系务处探险的迷人故事。经历这段人类终极冒险旅程的惊险和壮观奇景。
五名航天员开始这段奇妙又令人生畏的旅程。他们的任务是在太阳系最极端的星体上降落和探索。紧张刺激的场面带来不楞思议的壮观场面,在这段终极旅程中,航天员被推至他们的生理和心理极限。

片子里面有一句话:地球是人类的摇篮,但人类不可能永远生活在摇篮里。走出地球对于人类来说是必然的,只是我们需要多少时间而已。显然现在还没有到那一天,我们依旧热衷于军备竞赛一类的事儿,当真是“与人斗,其乐无穷”,尽管我们会为我们现在的行为找出诸多借口,但当我们后代的后代在地球以外的什么地方回首地球往事,对我们的感觉一定和我们对奴隶制社会的感觉一样。

根据“囚徒困境”理论,个人自私的本质很难达到所有人共赢的结果,除非我们所有人能抛弃成见,紧密团结,而这对于人类社会来说几乎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一直以来,人们在面对强大外敌的时候会表现得格外团结,所以我就想,当地球人面对邪恶的外星人的疯狂进攻时,人类应该就会表现得十分团结了吧。就如同我们在《独立日》中看到伊拉克和以色列的空军在一起大战外星飞碟,在《三体》中读到北约和总参在一起开会一样。当然,我也承认,最近关于科幻的东西看多了……

学习两样东西让我们感到渺小,一样是考古,一样是天文,学考古让人感觉人生如白驹过隙,说完就完,而学天文则感觉自我不过是沧海一粟,微不足道。真是遗憾,我的名字把这“考古”“天文”两样都沾上边了……

阿西莫夫之《基地》

如上篇BLOG所说,我不喜欢写游记,同样,我也不喜欢写读后感,因为我写不好,从来我就不是擅长写作的人,尤其是小说的读后感,很难做到既不剧透也不娇情。

但有一些小说读过以后很难不写点什么,比如这个寒假读的《基地》系列,我只能俗套得去描绘这部伟大的科幻小说:这是一部波澜壮阔又气势恢宏的史诗,这是一部太空奥德赛,这是一部人类万年的心灵史……为了让诸位搞清背景,所以抄袭了一段基地的简介给诸位瞅瞅。

“心理史学”是这部史诗的中心奇幻因素,而贯穿其间最重要的一个人物,自然就是心理史学宗师、基地之父哈里·谢顿。所谓“心里史学”就是这么一回事:由于影响人类行为的因素过於复杂,人类又具有自由意志,因此个人行为绝对无法预测。然而当众多个体集合成群时,却又会显现某些规律,正如同在巨观尺度下,气体必定遵循统计方法所导出的定律。阿西莫夫将这些事实推广,藉著笔下不世出的天才谢顿,让心理史学发展到出神入化之境,成为一门探索未来世界巨观动向的深奥科学。
银河帝国已有一万二千年悠久历史,如今一位数学家却作出惊人预言∶帝国即将土崩瓦解,整个银河注定化作一片废墟,黑暗时期将会持续整整三万年!
透过心理史学的灵视,谢顿预见了人类悲惨的未来∶国势如日中天的银河帝国正一步步走向灭亡,整个银河将要经历三万年蛮荒、悲惨的无政府状态,另一个大一统的「第二帝国」才会出现。
倘若上述发展丝毫无法改变,既然一切皆已注定,也就没什麽戏剧性可言。故事之所以引人入胜,在於谢顿进一步发现,虽然阻止帝国崩溃为时已晚,但若想要缩短这段漫长的过渡期,在当时则尚有可为。於是谢顿开始了力挽狂澜、扭转乾坤的努力,试图将三万年的动荡岁月缩减为一千年。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穷後半生的精力,设立了两个科学家的据点∶第一基地与第二基地……

以上差不多就是《基地》系列的大背景,整个系列跨越约500年,历史背景涉及20,000年,所以说《基地》系列是鸿篇巨制一点都不为过。读毕《基地》系列,稍做回首,一个个有着传奇色彩的人物跃然眼前:伊图·丹莫茨尔,哈里·谢顿,铎丝·凡纳比里,婉达·谢顿,塞佛·哈定,侯伯·马洛,贝尔·里欧思,骡,艾卡蒂·达瑞尔,葛兰·崔维兹,詹诺夫·裴洛拉特,宝绮思……

一处处充满地域风情的星球:川陀,端点星,盖娅,康普隆,奥罗拉,阿尔法,地球……

一件件充满玄疑的事件:危机四伏的端点星,基地与帝国的冲突,骡的突然崛起,第一基地与第二基地的对决,银河未来的抉择,寻找地球的奥德赛之旅,心里史学的漏洞,谢顿在川陀的历险,作为备份的备份的基地,“心里史学”的完成……

一流科幻小说是一种宗教,毫无疑问,《基地》系列是其中的佼佼者,甚至让我有些相信,未来的某些规律确实是可以预测的,依靠多种知识的杂糅。阿西莫夫留给我们一部银河传奇,留给我们预言般的未来,留给了我们对数万年后无尽的遐想。谢谢,阿西莫夫,谢谢,《基地》系列。

PS.因为无法掩饰我对于阿西莫夫《基地》系列的喜爱,所以在以后的若干天内,我会连续写(也可说抄或者翻译)若干关于《基地》系列的博文,还望不喜欢的朋友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