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版权

网络版权保护进化论

版权保护是发展最快的法律领域之一。哪怕是不考虑中美贸易谈判中的知识产权与国内法律的修订、司法解释的制定,不断涌现的新问题、不断变化的内外环境也让版权保护的技术、制度、用途不断更新迭代。

如果把版权保护的流程抽象出来,大概会有以下几个流程:(1)确权;(2)找到侵权内容;(3)“消灭”侵权内容。这里面没有一个是轻松的环节。就确权方面,专利、商标还好,毕竟涉及到有登记制度的支持,但版权却是一个大的问题,创作完成即获得知识产权,所以更先进的确权技术被引入。发现侵权内容从来都不是一项轻松的工作,尤其是版权领域“洗稿”的出现更是给侵权识别带来了挑战。“消灭”侵权内容更是如此,除了法院以外,平台在“避风港原则”下也需要承担越来越多地纠纷解决职能。

在版权保护的流程中,逐渐呈现出几个趋势:技术在确权、识别侵权所扮演的角色越来越重要;平台在版权保护方面的措施越发激进,甚至会创设规则;版权的影响力,已经投射到意想不到的领域。

继续阅读

中国裁判文书公开网的版权问题

最高人民法院建立的中国裁判文书公开网本当成为一件美谈,但中国裁判文书公开网却无视《著作权法》的规定,利用公开裁判文书的便利,擅自“截流”裁判文书的著作权,与裁判文书公开的初衷背道而驰。

在网站所公开的所有案例下方都会有一个公告,其中第四条的内容为: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

同时在裁判文书网页的最下方提示:

裁判文书公开网版权声明

按照这个声明,如果有法学家打算在自己的专著中引用某个案例的判决,而又没有获得裁判文书网的授权,那么这位不幸的法学家就侵权了。更不幸的是,基本上所有的裁判文书都会被传到裁判文书网上,而裁判文书网的提示显然是希望杜绝大家引用、学习裁判文书的可能。根据这个声明,裁判文书公开显然无法“贯彻落实审判公开原则,规范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工作,促进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力……(《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

在《著作权法》第五条规定“本法不适用于:(一)法律、法规,国家机关的决议、决定、命令和其他具有立法、行政、司法性质的文件,及其官方正式译文;……”所谓司法,指与裁判有关的国家活动,即法的适用。可见,法院出具的裁判文书就是一种司法性质的文件。所以,裁判文书作为司法性质的文件根本就不适用于著作权法,中国裁判文书网在其网站下方所加的版权所有声明根本就不具有法律效力。对知识产权进行保护,一方面应对是对侵犯著作权行为的追究责任,另一方面应是对不享有著作权的作品不乱用著作权加以保护。作为最高审判机关的最高人民法院在打击侵犯著作权行为的同时,也应该确保不享有著作权的作品可以在公共领域内存在。

目前裁判文书网所声明的“Copyrights © 最高人民法院 All Rights Reserved”应为“No Copyrights © 最高人民法院 No Rights Reserved ”

尽管中国裁判文书网罔顾《著作权法》确凿无疑,但我们并没有太多的渠道去敦促最高人民法院改正错误。最高人民法院不是行政机关,无法依照《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去督促最高人民法院公开有关决策信息。截至目前,我与中国裁判文书网没有任何直接利害关系。除非是因为我“违法”使用了判决书,对中国裁判文书网进行了转载、摘编或镜像,最高院因此来起诉我(显然是天方夜谭),否则无法利用诉讼去纠正这一声明。我也曾致信给最高人民法院及中国裁判文书公开网反映此事,结果当然是石沉大海(我一人势单力薄,希望大家给zgcpwsw@court.gov.cn写邮件反映此问题)。

当然,中国裁判文书公开网的版权问题只是《著作权法》第五条适用问题的冰山一角。稍加考察各省所设立的裁判文书公开网,以及全国人大中央人民政府最高人民检察院的网站,少有不加“Copyrights©…… All Rights Reserved.”的,这都是一种权力机关罔顾著作权法的懒政行为。

全国人大网站版权声明

全国人大网站版权声明

中央人民政府网站版权声明

中央人民政府网站版权声明

最高检网站版权声明

最高检网站的版权声明

政府的网站当然也可以有版权的声明,但应该远较一句“版权所有”复杂得多。对于不享有著作权的内容,应当欢迎各界利用,这也是这些机构建立网站的目的。对于享有著作权的内容,当然应该加以保护。

Richard Stallman:我们动了凯歌的馒头

Richard Stallman简介
美国国家工程院院士, GNU工程以及自由软件基金会的创立者、著名黑客,自由软件运动的精神领袖,为自由软件运动竖立了法律规范。如今自由软件已经在世界范围内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在计算机工业、科学研究、教育等领域,显示出了极大的价值和生命力。

仅仅是处于娱乐的目的,胡戈动了凯歌的馒头。虽然胡戈没有像皇帝的新装里那个小孩说凯歌什么也没穿,但凯歌对此还是非常生气。我想,在凯歌生气,怒斥胡戈“不能无耻到这样的地步”的一刻,也扎碎了自己的馒头碗。起初,我以为只有国人在关注这个事情,直到有一天,我收到了Richard关于此事件的邮件,才意识到,在西方国家,也有人关注此事。于是我就此事对Richard Stallman进行了专访,从法律和道德伦理的角度探讨了我们能否动凯歌的馒头。下面是对话的全文。

徐继哲:
最近,中国的网友都在讨论馒头血案,非常热闹。连你也知道了这个事情,我感到有些意外,你是从哪得到了这个消息?为什么如此关注呢?

Richard Stallman:
西方有报纸刊登了这个事情,我恰好看到了。他们认为这是一件奇怪的事情,但我认为这件事情非常重要,主要有2点原因,首先,我很爱开玩笑,尤其喜欢这类恶搞,因此当有人威胁要起诉这类事情时候,我感到非常气愤;其次,我一直都非常关心过于严格的版权法对公众造成的伤害。

徐继哲:
你看过《无极》或者《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么?更喜欢哪个?

Richard Stallman:
我都没有看过,我从来不买DVD。为了对公众进行限制,DVD都以加密的方式发行。他们以为无法写出能够播放DVD的自由软件,但是Jon Johansen做到了,但美国政府正审查这个软件。所以我只有2个选择,要么私下得到这个软件,要么抵制DVD,(笔者注:Richard只使用自由软件)我更倾向于抵制DVD。电影公司一直都试图让版权法变得更加严格,所以,我更不会花钱看他们的电影了。理论上,我可以通过P2P网络来获得这两个片子,我也一直认为,P2P共享是符合道德伦理的,应该被合法化。美国电影协会一定认为我是他们的敌人,或许他们正在找借口来起诉我。所以,我还是不看了,其实,除了坐飞机的时候,我几乎不看电影。我认为书籍是更好的朋友。

但是即使有人把破解的电影从门缝下面塞给我,我还是看不了,因为我不懂中文。将来如果《馒头血案》有英文字幕,我还是想看看,我想我会喜欢它。但这并非关键,即使没有看过这两个片子,也不妨碍我们在这里讨论的是道德伦理问题。道理很简单,人们有权利做这类恶搞的事情,这是言论自由的重要组成部分。虽然目前美国在人权方面没有太好的例子,但在一些具体的领域做的还是不错的。对于这类恶搞的行为,美国的版权法认为这是“正常使用(fair use)”。在你想进行恶搞之前,无须向某些人获得许可,这是合法的。

徐继哲:
众所周知,你在1985年创立了自由软件基金会,启动了GNU项目,一直是自由软件运动的精神领袖,很早就认识到了专有软件的危害。你鼓励人们互相分享软件的源代码,让大家能够自由的学习、拷贝、修改和发行计算机软件。可否从这个角度谈谈你对艺术创作的观点?软件开发和艺术创作有什么区别和联系?我们该如何鼓励自由和创新?

Richard Stallman:
软件是一种讲究实际的艺术,写一个程序的目的不是让它看起来好看,而是要完成某个具体的工作。这使得我们在从拷贝或者版权法的角度来看待计算机软件的时候,处理方式要与其他事物有所不同。

对于计算机软件(以及像百科全书、教科书)这类实际使用的东西来说,每个人需要如下4种基本自由:
1、运行软件的自由;
2、学习软件源代码,以及按照自己的意愿修改的自由;
3、拷贝的自由;
4、再次发行软件的自由;

如果你没有拥有这些自由,那么在你日常的活动中,你将失去对计算机的控制,事实上,程序的开发者控制了你。

艺术工作则是另外一回事儿,它不是为了做某个具体的工作,它有自己的目的。因此,我不认为人们有发行修改过的艺术作品的自由。但在使用艺术作品方面,人们应该拥有如下2项基本自由:
1、出于非商业目的,完整分发拷贝的自由,比如:通过P2P网络共享;
2、为了创作另外一个从整体上完全不一样的作品,引用一个已经存在的作品的一部分的自由;这就是Larry Lessig所说的“remix”,这是艺术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

其中,第2点就包括了像《馒头血案》这类的恶搞。虽然我没有看过这2个片子,但我认为,恶搞同严肃艺术一样,都是对社会的重要贡献。从这点来说,你会发现,我并非是完全反对版权法,我不想完全废弃它。如果有人出于商业目的,发行了凯歌的电影,或者利用《无极》做了一个与《无极》非常类似的东西,凯歌完全可以起诉他,或者向他收费。版权法必须被设计成符合公众的利益,如果不尊重这些基本的自由,那就太严格了。

徐继哲:
现在一些律师、专家认为胡戈侵犯了《无极》的版权,所以从法律的观点看,如果胡戈被起诉,他们认为胡戈会败诉。但是绝大多数网友却支持胡戈,你如何看待这一现象?

Richard Stallman:
这说明为了更好地服务公众,尊重大家的权利,中国的版权法可能需要修改,并且人们已经意识到这点了。像其他国家一样,中国应该抵制像WTO这样的组织所带来的负面压力,毕竟,这些组织只是想抑制各个国家。

徐继哲:
现在人们在谈论版权、专利、商标等问题的时候,经常使用“知识产权”这一个词语来一语带过,在讨论馒头血案的时候,表现得也非常明显。我认为这是一个不好的趋势,容易造成更大的混淆,你如何看待此问题?

Richard Stallman:
说版权法和专利法就像说中国和印度一样,根本就是两个完全独立的东西。如果再用此类比说商标法,就好比是亚美尼亚。设想,如果人们不再区分中国、印度、亚美尼亚,而是统一说成亚洲,那么就会得到一个混合的错误印象,人们还以为自己了解了亚洲。比如,人们会认为亚洲人(亚美尼亚)大多信仰基督教;大多数亚洲人(印度)说印度语;用筷子吃饭(中国)。所以,最终人们得到了这个结论:亚洲人是说印度语、用筷子吃饭的基督教徒。我很难想象会有这样的人存在。所以知识产权这个术语会让大家陷入困惑。当一个人和你谈论知识产权的时候,要么他已经被迷惑了,要么他正试图迷惑你。因此,我们要单独思考版权、专利、商标等问题,不要再使用知识产权这个词语。

徐继哲:
你相对胡戈、凯歌以及中国的网友说点什么呢?

Richard Stallman:
首先,我要恭喜胡戈这次非常成功的恶搞。希望胡戈不要就此道歉,恶搞是对文化的贡献,没有人需要对此道歉。对于凯歌,我想说他应该学会自嘲。或许我没有凯歌出名,但也经常有人通过画我的卡通图片来做这类恶搞,对此我感到非常有趣,而且我还会给那些作者写信来交流这类事情。当然也有一些让我非常生气,我也会告诉他们的作者,但是我从来没想过要起诉他们,我希望你也不要这样做。对于中国的网友,我希望你们继续坚决地支持胡戈,这有助于帮助凯歌认识到什么才是正确的行为。

徐继哲:
谢谢你的精彩观点。到现在为止,我也不知道胡戈是否已经被起诉。但我同样希望凯歌能够学会自嘲,将来创作出更多的优秀电影。希望胡戈能够更加勇敢、冷静地面对来自各方面的压力。从这件事情,我们再次看到:智慧在民间,公平在民间!

最后,谢谢Richard接受我的专访,希望将来我们能够有机会谈谈自由软件运动的一些最新进展,比如GPLv3,谢谢!

Richard Stallman:
好的,对此我充满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