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比特币

合规发令枪响——网信办区块链新规落地

2009年1月10日,Hal Finney在Twitter上宣布“运行比特币”(Running Bitcoin),两天后,中本聪向Finney发送了比特币历史上第一笔交易。10年后的2019年1月10日,中国国家网信办发布在发布中国首部国家级区块链管理法规——《区块链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并将于2019年2月15日正式生效。《区块链信息服务管理规定》的制定,意味着金融以外的区块链应用被监管者纳入视野,区块链管理开始进入“快车道”。相对于2018年10月的征求意见稿,正式生效的文件没有实质性的变化。另外,尽管2019年刚刚开年,《区块链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就已经是“第3号”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令了。

一、管辖范围

区块链信息服务,是指基于区块链技术或者系统,通过互联网站、应用程序等形式,向社会公众提供信息服务。根据《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互联网信息服务包括:

  • 向上网用户有偿提供信息(经营性)
  • 网页制作等服务活动(经营性)
  • 向上网用户无偿提供具有公开性、共享性信息的服务活动(非经营性)

而通过区块链提供上述服务,即可能被纳入《区块链信息服务管理规定》认为是提供区块链信息服务。区块链的本质是分布式记账(记录信息)系统,在理论上所有的区块链系统都在提供信息服务,包括为最高人民法院所认可的区块链存证服务,都被《区块链信息服务管理规定》纳入管辖范围。

继续阅读

裁判文书中的比特币

一、背景

随着2017年9月4日七部委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叫停ICO(首次代币发行),比特币,比特币作为“虚拟货币”的典型代表,又一次被推上了风口浪尖。早在2013年底,在五部委发布“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时就一度引起比特币排山倒海般的大跌。在“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中,明确了“比特币应当是一种特定的虚拟商品,不具有与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不能且不应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虽然否定了比特币的货币属性,但承认了比特币的商品属性。而2017年9月8日,中国证券报援引接近监管人士报道称

除了非法经济和勒索,目前基本没看到比特币的实际应用;用比特币洗钱可以绕过管制将资金转移,尤其是在中国目前还存在资本管制的情况下,针对这种行为应尽快出台监管措施;取缔比特币交易平台,并非是取缔比特币。取缔平台是取消比特币与法币大量兑换的通道。

近期状况频出的ICO,为了规避非法集资的定义,纷纷设定需要通过比特币才能购买代币,寄希望于比特币能够发挥流通(货币)属性发挥作用,也难怪被“一刀切”禁止,甚至连累比特币也面临被禁封的可能。在这样的背景下,比特币到底是什么,具体的交易规则是怎样就愈发值得关注。

2016年年初的时候, blockchain (长铗)等人拉着我一起写了本名为《区块链:从数字货币到信用社会》的书,出乎我意料的是,他们最为关心的问题是区块链资产(如比特币)的合法性,我当时并不认为这是一个多么重要的问题,我认为区块链资产的合法性是不言而喻的,但当时并没有什么案例支持,只能简单从合法性的角度简单分析,但今天关于比特币已经有了上百个案例,这些案例为审视比特币的属性与合法性提供了一个绝佳的视角。

继续阅读

区块链与“互联网+法律”的一种可能性

《经济学人》杂志在近期用封面报道的形式介绍了“区块链”(Blockchain)这一技术可能会给互联网带来的变化。简单来说,区块链会改变网络上的信任机制。信任机制的改变会有希望在网络上产生蝴蝶效应,掀起滔天巨浪,从商业模式到法律规范,无一可以“幸免”。而目前,这一技术所激起的点点涟漪就是比特币——一种我们已经耳熟能详的网络货币。

对于法律人来说,或许对比特币的印象仅停留在其不易监管,且为多国封杀。但比特币背后技术所蕴含的改变网络世界的潜力却被忽视了,区块链所带来的信任机制的变化,会让版权制度、个人信息保护、网络安全等多个与互联网相关的法律领域发生巨大变化。即使这个变化永远都不会到来,法律人们放下手中的工作片刻,展望一下网络的另一种的可能性也没有什么坏处。

一、区块链是什么

这里我不打算用复杂的技术语言来解释区块链的技术原理,如果有兴趣可以去看中本聪的论文。简单来说,区块链是是一种分布式的数据库。不同于一般数据库,存储于固定服务器,区块链的数据则存储于所有区块中,而这些区块并不固定的存储于某一服务器中。以比特币为例,用户持有某比特币的情况并不记录在某一网站的数据库中,而是由用户各自保存。比特币的核心是:一个分布式的公开总账,可共享、可信,每个人都可以检查,但没有任何一个单一用户能够控制它。

实际上,比特币所做的就是模拟现实世界中的现金。在现实中,我们的现金是由我们各自持有,手头有多少现金不以在某一机构登记备案为准,而是完全看我们钱包里的钞票数,我们相信口袋里的钞票很难被伪造,也相信同一张钞票不会出现重复支付的情况。现实中的物理规则可以保证这一点,而比特币则是通过算法来保证。

二、冲击回应

比特币基于区块链技术,已经让金融体系面临了莫大的挑战。虽然比特币没有能力完全将现行的货币体系取而代之,但却让哈耶克所畅想过的非国家发行的私人货币成为了现实,这无疑让经济学家们看到了货币的另外一种可能性。

目前来说,区块链所带来的这种“可能性”未必是最经济、最高效的。但比特币自被发明之日起已有六年,经历暴涨暴跌依然健在,正说明了区块链技术的存在有其合理性。

在比特币风行后,各国没有办法忽视比特币的存在。中国虽然没有禁止比特币的交易,但是明确规定了将比特币视为一种虚拟商品。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将比特币和其它数字货币定义为商品。在欧盟内部,在英国比特币被认为是货币,而在瑞典和德国它则被视为商品。欧盟法院为了解决内部分歧认定比特币就是一种货币(不是法定货币)。

各国根据自己国家的实际情况,不得不对比特币的属性进行确定。更加值得留意的是,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比特币,与以往任何的虚拟性的财产都有不同,其法律属性,交易过程中的种种法律关系,都有待从头开始研究。

三、区块链技术与法律的未来

区块链可以让相互间没有信任感的人们能在无需有第三方权威的条件下进行协作。很多人都认为,中本聪煞费苦心设计出区块链技术,其野心远不止比特币这么简单。

区块链实际上改变了网络上的信任机制,原本网络上信任的建立有赖于第三方的存在,比如一次淘宝交易的完成需要支付宝作为可信第三方负责中转资金,区块链技术的意义就在于无需支付宝这样的第三方提供信用保证,就可以完成交易(比特币的交易仍然需要第三方担保,比如破产的Mt.Gox)。如果能够在更大范围内将区块链这样的技术投入运用,或许可以促成下一只“独角兽”的诞生。

实际上,不少行业巨头和创业公司已经对区块链技术投入实用而摩拳擦掌:Stampery公司计划利用区块链代替公证人,为敏感文件提供具有法律约束力的证明;ConsenSys是一家专注于区块链技术的工作室;像瑞银集团(UBS)这样的传统金融机构也开始关注区块链技术在金融领域的潜力。

在版权领域,区块链技术同样可以有所作为。就国内来说,目前软件的版权登记需要找中国版权保护中心进行,这是典型的中心化运作模式。如果有机会将区块链技术运用于版权领域,或许开发者手中的软件本身就会成为登记的证明。如果软件发行时的每一份拷贝也可以基于区块链技术,给予著作权人对作品更加强大的控制权,区块链这样的技术可能会成为更加强力的数字版权管理(DRM)技术,届时甚至影视作品的版权方都会对此拍手称快。

同样,区块链这样的分布式数据库技术可能还会成为个人信息保护的福音,个人信息或许也有希望利用区块链技术进行保存,以避免单一服务器所带来的风险,个人信息的安全性会得到显著提升,并且用户本人对自己信息的掌控力也有希望能得到加强。另外,对于其他的虚拟财产,如域名、邮箱、网络账号都不排除会使用可以使用区块链技术的可能性。

四、开始

区块链技术可以让网络更像现实,让网络规则更像物理规则,只是物理学定理变成了加密的算法。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互联网以后的发展方向,但无疑是一种新的可能性。

技术对于法律的影响永远都是一个迷人的话题,法律制度变迁的背后从来都少不了技术的影子。我们现在热衷于讨论“互联网+法律”这样的话题,有必要对互联网技术的前沿有所了解。像区块链这样的技术,为法律制度的发展提供一种完全不同的可能性,或许未来真的会走上这条路,或许会因为各种原因另辟它径,而这也正是技术的魅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