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微信

微信2020年1月法律文件更新

概要:微信为视频号与更新了《微信隐私保护指引》,为功能号更新了《微信软件许可及服务协议》。

2020年1月21日,腾讯修改了自己的《微信隐私保护指引》,腾讯上一次修改《微信隐私保护指引》是在2019年9月30日。

这次修改微信主要涉及了以下内容:

除了隐私政策,腾讯《微信软件许可及服务协议》同样进行了修改,主要涉及:

荣耀Magic与微信之争——数据的归属、争夺与利用

一、梗概

随着数据价值的与日提升,以及《网络安全法》 的正式施行,围绕着数据,尤其是用户数据的争议越来越多,光是从年初的新浪微博与脉脉案、到《网络安全法》 施行当天所曝出的菜鸟网络与丰巢的纠纷,而最近,深圳的两家科技巨头也为用户的数据起了纷争,嘴仗从政府的有关部门蔓延至《华尔街日报》。这些案件与纠纷,无不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我们这些普通用户所产生的数据成为了厂商争夺的焦点。

关于微信与华为手机的纠纷,只有《华尔街日报》中语焉不详的报道,并不清楚技术细节,所以本文的讨论也仅以目前所披露的内容为依据进行。事情大抵如此:

  • 华为正通过其荣耀Magic智能手机收集用户活动信息,其中包括微信的聊天信息,以打造华为人工智能功能。
  • 腾讯认为华为夺取了腾讯的数据,侵犯了微信用户隐私,并要求政府有关部门介入此事。
  • 华为认为所有用户数据都属于用户,而不属于微信或是荣耀Magic,该公司在荣耀Magic设备上处理用户数据之前经过了用户的授权。
继续阅读

律师与律所需要什么样的微信小程序

一、小程序的黎明

在1月9日,微信推出了“小程序”功能,一时之间朋友圈里都在讨论小程序的事情,小程序俨然有取代App的趋势。根据微信官方的介绍:“微信小程序是一种全新的连接用户与服务的方式,它可以在微信内被便捷地获取和传播,同时具有出色的使用体验。”

小程序的使用实际上是存在诸多限制的,比如难以检索、无法发送到朋友圈,而且功能上无法与App相媲美。小程序在设计上用户只能够通过:精确搜索、扫描二维码或朋友分享的方式接入。显而易见,这与微信以往的公众号、服务号的定位都不相同。

如果说公众号强大的传播功能值得律师与律所来推广自己,那么小程序似乎距离律师或律所的距离有些遥远。除了那些所有行业的人都可能用的小程序(外卖、出行、评分……)之外,法律圈似乎并没有对小程序特别热衷,截至到目前只是见到了“简法帮”推出了“简法工具之融资计算器”,法律谷推出了“离婚保”(这个名字……),除此之外再没有了,讨论也鲜见。

二、律师与律所需要自己的小程序吗?

不是特别需要,至少不是必需品。这个答案听上去有些令人失望,但确实如此。微信小程序的定位非常像应用App,可以说就是轻型的App,而我们从未见到有律所或者律师以自己的名义开发专属的App(无讼、律携都是另起炉灶)。究其原因,无非是:

  • App开发成本高
  • 没有必要
  • App数量影响手机速度

以上三个障碍对于律所或律师开发自己的App同样存在。

  • 就成本来说,其实算不上障碍,只是相对于微信公众号可免费注册且不用专门找开发人员进行维护而言的。App与小程序的开发成本虽然高昂了一些,更关键的原因是没有合适的用途。
  • 律师工作当然需要一些App的辅助,比如“启信宝”、“无讼”、“印象笔记”、“全能扫描王”这样的工具。在通用的App已经足够好的情况下,用不着有一款律师或律所专属的App。对于律师或律所的小程序来说也是如此,如果只是重复通用类App或小程序的功能,那么存在的意义就并不大。
  • 至于说小程序对手机速度的影响,肯定是小于App的,这恐怕是小程序“用完即走”理念的一个明显的优势了。

小程序与App的理念同源。所以,看上去律师和律所并不是特别的需要投入资源开发一款小程序,至少不需要像网站或者微信公众号那样普及,做到人手一个。但是,小程序的一些特点却可以让法律服务锦上添花,是改善法律服务质量的一把利器。

三、法律服务的场景

小程序的一个重要特点是难以搜索,这个特性注定了线下二维码扫描是更好的利用形式,这是小程序与App的最大区别。这个特点也让“使用场景”成为开发法律类小程序必须要考虑的问题,即我们会在什么情况下有什么样的法律服务需求。

这需要具有一定的想象力,场景我们设定在律所内。我们简单地把律师在律所工作的场景分为对外与对内两个层面(不一定严谨)。对外即接洽客户、举行公开研讨会、组织兄弟律所来人参观等;对内即进行法律工作比如撰写文件、内部会议等工作。

(一)对外

在“对外”的工作场景中,最重要的是展示律所的实力,无论是律所坐落的写字楼、律所的装修、律师穿着的正装都是如此。在这些展示律所实力的环节中,小程序也可以成为律所“秀肌肉”表演的一部分,以展示律所的科技实力。

2016年,我见到了许多律所对网站进行了升级,以符合当前网站设计的潮流,对外营造一种“高大上”的形象。律师也是如此,纷纷去拍摄专门的形象照,从宣传上给人一种可以信赖的感觉。具有科技感的小程序同样可以做到这一点,如果使用得当,可以给每一个来访的外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我们从人类最基本的需求说起——无线网络(WiFi ),人们对网络连接的需求已经到了丧心病狂的程度,尤其每到月底流量将尽之时更是如此。在大多数情况下,去一家从未去过的律所,连接无线网络的过程绝对算不上友好,通常是这样的:

  • 询问工作人员无线网络是哪一个;
  • 询问密码是什么;
  • 如果没听清的话请重复一遍。

如果友善一些的律所,也许会专门有个牌子或纸条,写清楚用户名和密码。再厉害一些的律所,会使用微信公众号中的无线网络连接功能,让来访者关注,这就已经很有技术含量了。

微信小程序可以让连接无线网络变得更有技术含量一些,因为二维码扫描是小程序的入口,如果一款小程序可以让来访人员扫描一下律师名片上的二维码就连入无线网络,并且跳转到律所小程序中律师个人的页面,这样的细节设计一定会给来访者留下深刻的印象。

除此以外,一些智能咨询系统也是小程序的绝配。我先前在一篇文章里就说过的,在当事人上门咨询时,使用一个智能咨询的小程序(比如推之、法狗狗),结合律所的投影设备,让律师引导客户一步一步获取法律解决方案,并辅助以解释。这样的咨询流程既具有科技感,又有人情味,在客户“货比三家”的过程中很难不留下深刻印象。

另外,像律所讲座以后,通常都有拷贝PPT的需要,而律师有时又出于版权或其他因素不愿意分享,如果通过小程序让律师在分享PPT的同时又不失去对PPT的控制(如随时撤回、修改),访客也只能查看而无法下载,那么这实在是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案了。

在对外的工作中,小程序最大的优势在于让来访者避免了下载App的流量成本与时间成本,规避了法律服务低频的陷阱,又在一定程度上借助强大的功能提升了服务的水准和科技感,增强了来访者对律师与律所的信任。

(二)对内

就已经推出的“简法工具之融资计算器”而言,是一个对内工作常见的非常好的尝试,但我并不认为这是一条正确的道路。实际上,我很难想象在对内工作中小程序可以派上什么用场。

在律所内的工作,手机毕竟局限于屏幕的尺寸与没有键盘,不是办公的首选,而一旦便携的需求达到一定的强度,又会通过安装App以获取更加稳定的服务。以“简法工具之融资计算器”为例,使用的过程中需要在手机上输入每一个投资人的名称、出资金额、比例,比起在电脑上网页版输入实在是困难得多,而且得到结果以后的导出也不是一项容易的工作,只能够是临时应急之用。所以,在对内工作中,小程序处于一个相对比较尴尬的地位。

律师在律所内对内的工作中,大多数是伏案在电脑前工作,手机甚至都不常使用。手机中的各种App是让我们出门在外时也可以进行一定程度的工作,而在这样的场景中,小程序较之App来说没有任何优势。

也许小程序只能够寄希望于在律所内提升律师的工作效率,而且要避开计算机程序与App的竞争,这实际上已经是一个非常狭窄的范围了。

四、律师与律所的小程序需要想象力

尽管小程序对于律师或律所来说不是必需品,但如果在合适的场景使用恰当的小程序,小程序一定可以成为解决问题、提升品牌形象的一把利器。

我不在律所工作已经很多年了,对律师和律所工作场景的想象力有限,但我相信律师在对外对内的工作场景中,一定有着更多小程序可以解决的问题,只是需要法律人去积极想象、发现。内燃机已经有了,电已经通了,现在就看大家怎么用了。

微信域名案简单解读

一、背景

长期以来,“微信”的拼音域名“weixin.com”都不在腾讯公司手里。近日公布一份亚洲域名争议解决中心公布的裁决文件显示,经该中心裁决腾讯获得域名了“weixin.com”。而“weixin.com” 域名当前的持有人,在裁决后向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确认其持有域名不构成侵权。

根据目前已经公开的材料,“weixin.com”域名的前途仍然扑朔迷离,但并不妨碍借此案件对域名相关的法律问题进行一些梳理和解读,也算是为企业在处理域名相关事务时总结一些经验和教训。

二、裁决

1.机构

此次“weixin.com”裁决中,腾讯所选择的争议解决机构是亚洲域名争议解决中心(Asian Domain Name Dispute Resolution Centre)的香港秘书处。亚洲域名争议解决中心是由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与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在2002年联合建立的机构,位于香港,并在北京、香港、吉隆坡与首尔设有办公室(秘书处)。本次仲裁就是由香港秘书处做出。

关于域名的争议解决,通过域名争议解决机构来处理是一条相对来说较为简单、快捷的途径,而裁决机构的选择需要根据域名的类型来确定:

  • 像“.cn”或“.中国”这样的中国国家域名,如果出现争议是由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依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国家顶级域名争议解决办法程序规则》与《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域名争议解决办法》负责解决。
  • 对于“.com”、“.org”或“.net”这样的通用顶级域名,出现争议则是依据《统一域名争议解决政策》、《统一域名争议解决政策之规则》及补充规则由互联网名称与数字地址分配机构(ICANN) 批准的机构组建专家组进行仲裁。

本案的“weixin.com”就对应第二种情况,即通用顶级域名的仲裁,而亚洲域名争议解决中心正是ICANN所认证的机构。

2.审理

在本案中,“weixin.com”最早在2000年由案外人注册,后该域名的持有人历经多次变更,到2015年转移至本案当事人Li Ming手中。

腾讯公司在2011年初推出“微信”,并在中国大陆成为知名的商品或服务。但是,在中国大陆,腾讯公司在与微信功能联系最密切的几个分类中却没有注册到“微信”的商标(这也是非常值得讨论的一个案件),也没有“weixin”的商标 。

根据《统一域名争议解决政策》4(a)的规定,该争议的关键在于:

  • “weixin.com”是否与“微信”的标记相同或相似,容易引起混淆?
  • 被投诉人是否对“weixin.com”享有权利?
  • “weixin.com”是否被恶意使用?

如果以上三个问题的的答案都是肯定的,则“weixin.com”应由腾讯公司所持有。在最终的裁决中,多数专家(两位)对以上三个问题给予了肯定的答案,即认定“weixin.com”应转移给腾讯公司(具体论述参见公布的裁决文本),有一位参与仲裁的专家撰写了反对意见。

域名尽管有“.com”、“.org”或“.net”这样的分类,但是不同于商标有45个分类,域名中最具有价值的始终是“.com”,因此导致域名异常拥挤。对于国内常见的拼音域名,因为一个拼音往往能够对应不止一个汉语词语,像“weixin”就可以对应“威信”、“违心”、“唯心”或“魏新”等不同词语,如果有在先的产品或企业叫做这些名字并注册了域名,那么腾讯就很难去主张域名的在先权利。在“周立波域名案”【(2012)沪高民三(知)终字第55号】中“zhoulibo.com”的持有人就以该域名是纪念著名作家周立波为由进行了抗辩。

三、诉讼

根据《统一域名争议解决政策》的 规定,如果对裁决结果不服,应在10个工作日内向有管辖权的法院提起诉讼或进行仲裁,并将案件受理文书的副本提交裁决机构,否则裁决结果将被执行。

法院处理域名有关案件,会主要依据《反不正当竞争法》以及2001年制定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计算机网络域名民事纠纷案件》。该司法解释第二条第一款,规定了域名纠纷案件的管辖规则:“涉及域名的侵权纠纷案件,由侵权行为地或者被告住所地的中级人民法院管辖。对难以确定侵权行为地和被告住所地的,原告发现该域名的计算机终端等设备所在地可以视为侵权行为地。 ”海淀法院受理了“weixin.com”域名当前持有人所提起的诉讼。但根据司法解释的规定,案件或许由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来审理更为合适。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案件是确认之诉,要求法院确认原告有权继续使用“weixin.com”域名。实际上,原告所起诉的是要求法院确认自己没有侵权,这是民事诉讼领域中非常罕见的一类诉讼——确认不侵权之诉。确认不侵权之诉也是知识产权领域的一种独有诉讼类型。

我国的知识产权确认不侵权制度肇始于2002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苏州龙宝生物工程实业公司与苏州朗力福保健品有限公司请求确认不侵犯专利权纠纷案的批复》,后在在2008年4月开始实施的最高人民法院《民事案件案由规定》中明确规定了这种诉讼类型。简单来说,确认不侵权之诉是一种消极确认之诉,兼具侵权之诉与确认之诉的性质。

在案件的审理中,关键一点在于判断“weixin.com”域名持有人使用该域名是否具有恶意。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计算机网络域名民事纠纷案件》中,对于“恶意”的判断有明确的标准(可能与本案有关的):

  • 为商业目的注册、使用与原告的注册商标、域名等相同或近似的域名,故意造成与原告提供的产品、服务或者原告网站的混淆,误导网络用户访问其网站或其他在线站点的;
  • 曾要约高价出售、出租或者以其他方式转让该域名获取不正当利益的;
  • 注册域名后自己并不使用也未准备使用,而有意阻止权利人注册该域名的。

以上因素都需要法院仔细判断,无论本案件审理结果如何,都注定了会是一个艰难与漫长的过程。

四、经验教训

本次香港裁决的结果看似是腾讯的一次胜利,实则是亡羊补牢,只不过补的漂亮一些,把早该进行的工作补上而已。而且这也不是“微信”的品牌第一次面临如此窘境,截至目前,在中国大陆地区,腾讯尚未在关键的第9类(计算机软件)、第38类(电信)与第42类(计算机硬件与软件的设计与开发) 中拿到微信的商标。以腾讯法务团队的强大实力,这实在是难以想象的。显而易见,微信的品牌管理出了问题,而且腾讯不再有拿下qq.com时的好运气(2003年花费6万美元购入)。

商标或者域名的价值毋庸多言,当然是越早下手越好,但难免会遇到商标、域名、企业名称或商号被他人提前“占领”的情况。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有关企业直接出面收购多半会被索要高额的转让费用,通常的选择就是通过第三方(比如管理人员以个人名义)来与域名持有人洽谈,避免表现出对域名过高的兴趣。当年苹果收购IPAD商标时,就是委托律师组建了一家名为IP Application Development的公司(公司缩写即IPAD)去与唯冠洽谈,导致唯冠几乎低价卖掉了所有IPAD的商标。

当然,收回域名最正规的渠道当然是通过裁决机构进行,如果准备得当,加之域名持有人放弃抵抗,这甚至是效率最高的方法了,只需要若干投诉的信函就可以解决域名纠纷。但是如果遇上域名持有人有效组织抵抗,利用司法程序拖延数年也不是没有可能,这也是很多企业选择高价收购域名的原因,当然更是“米农”们囤积域名的希冀所在了。

域名是互联网时代的门牌号。门牌号的价值可能并没有那么大,但没有人希望看到自己的门牌号挂到别人的家门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