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棱两可的境内互联网

无论是2000年的《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还是最近的《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修订草案意见稿)》,都规定了“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从事互联网信息服务活动,应当遵守本办法”(两稿在文字表述上有差异)。这一条文算是规定了管辖范围。

但可惜没有规定清楚。

众所周知,互联网本身就是一个国界线异常模糊的领域,很难分辨出一个网络服务的国籍。一个网络服务很有可能是域名在美国的公司注册,服务器同时位于英国/日本/澳大利亚,公司注册在开曼群岛,客服人员在新加坡,同时只要能接入互联网就都可以享受其服务,包括中国大陆。不知道这种情况是否属于“管理办法”中所说的“境内从事互联网信息服务活动”。

行政管理者不能够指望域名、服务器、公司注册、工作人员这些所有元素都集中在境内。互联网的英文是Internet,本意是连通不同局域网络的网络,把立法的视野只局限于境内的网络之中,根本就不会发挥互联网的潜能,相反,是一种打压,会抑制互联网产业的发展,有碍于“保增长、重民生、扩内需、调结构”的大局建设,不利于和谐社会的稳定。

《纽约时报》新近推出了中文版(http://cn.nytimes.com/),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在“境内从事互联网信息服务活动”。因为是中文版所以算是?又或者其只是nytimes.com的子域名而予以豁免?谁知道呢。

如果仅仅是因为境外网站有了简体中文页面就将其视为“境内从事互联网信息服务活动”,这毫无疑问是荒谬的。这种判断侮辱了全世界人民日益高涨的学习汉语的积极性,设想一下,几个非洲兄弟,怀揣着中对中华民族五千年悠久历史的向往,同时打心眼里佩服中国人民的勤劳与智慧,在非洲大陆上利用省吃俭用节省下来的钱建了一个中文的博客,一方面通过写作巩固自己新近学习的汉语水平,也顺便介绍本国的土特产,偶尔还写写中国历史。这种提供中文信息的行为,难道也要备案?

又或者是只要在境内能够访问,甭管是什么语言的网站都算是“境内从事互联网信息服务活动”。如果这么解释,莫非是要把全世界都管理起来,或者是都屏蔽起来,建一个大局域网?

如果是当真想要条例发挥作用,就应该考虑得更细致一些,少设置那些模棱两可的条款。

网络实名制的条件与实现

信息网络安全

摘 要:该文通过分析网络实名制的基本要求,指出网络实名制的实现途径,并以建议稿的形式绘制出网络实名制可能的面貌。该文认为网络实名制应通过网络服务提供商实施,实现上网账号实名制。

关键词:网络实名制;互联网管理;互联网

Abstract: By analyzing the basic requirement of cyber real-name system, this article will discuess how to practice it and make a draft about it. This article suggests cyber real-name system should practice through access account provided by Internet Sevice Provider.

Key Words: cyber real-name system; cyber management; Internet

下载:《网络实名制的条件与实现

本文发表于《信息网络安全》2011年7月刊,页81-83。

如何实现网络实名制(3)

上次已经说了,如果需要立法来实现网络实名制,至少是需要国务院制定行政法规,网络警察 部委或者地方无权要求公民提供其身份证信息。所以,网络实名制的门槛不低,尤其是考虑到国务院和全国人大(常委会)日理万机。同样是实名制,储蓄实名的规定就是由国务院颁布的《个人存款账户实名制规定》进行规定。

当然,如果不能通过法律手段,还可以采用经济途径:对于提供真是身份证信息的用户给予奖励,比如降低电信资费,提供礼品一类。自然会有部分用户愿意为了这些优惠而自愿提供自己的身份证信息来配合网络实名制,但对于那些无论你提供何种优惠都不愿提供实名信息的用户,也无可奈何。

但是,网络实名制本身,就是为了规范部分用户利用匿名的特点,进行危害社会,侵犯他人利益的活动。对于这部分用户,只要不强制,就不会自愿提供实名信息。所以,即使是经济手段,也无法彻底解决网络实名制所期望解决的问题。只能期待国务院早日立法。

如果网络实名制得以实现,那么这些实名信息将会是一笔巨大财富,为了避免验证、保存这些信息的机构滥用这些信息,应同时出台配套措施,对验证、保存身份信息的机构进行监管,就像现在有银监会、证监会和保监会一样,国务院可以新设立一个中国身份业监管委员会,简称身监会,与其他“监会”进行资料共享,如果感觉部门太多太庞杂,可以将上述部门合并,统称检查会,如果觉得名称不够古风,不妨命名为“御史台”。

网络实名制不是从来就有的,也不是只有资本主义国家才能够实施的,只有坚持和贯彻社会主义法治理念,以社会主义法治理念来指导互联网的法治建设,才能建设出有中国特色的互联网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