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科技:砝码、桥梁与超维

受百事通与律新社的邀请,参加了第三届新兴法律服务业博览会暨Legal+高峰论坛。说起来我一直都是法律科技活动的常客,每参加一次类似的活动都会有些新的思考。拿出来分享,供大家批判。

根据维基百科的解释,法律科技即指通过利用技术提供的法律服务,传统上法律科技仅指运用技术与软件帮助律师事务所进行管理、文件存储、计时、记账与电子证据开示。而近年来,对法律科技的运用早已不局限于律师事务所与律师,司法机关、公证机关、公司法务都开始在自己的工作中有意无意地在工作中频繁利用各种法律科技。

感觉很难去给“法律科技”下一个准确的定义,在不同的时期、背景都有着不同的科技影响着我们寻求正义之路,想厘清法律科技对法律行业的影响,就需要先从历史、技术、产品等不同纬度对法律科技进行梳理。更重要的是着眼于当下正在影响法律行业的科技,以互联网为基础的各种科技产品的广泛运用,正在给整个法律行业带来翻天覆地的影响。 继续阅读“法律科技:砝码、桥梁与超维”

祖辈(4):新时代开端的日记

这已经到了1950年了,共和国刚刚建立,百废待兴。和其他年轻人一样,爷爷他也对这个国家的前途充满希望,他进入了司法系统。在他眼里,社会上一切风气都是崭新的,积极向上的。他们的作为总是大义凛然,正气浩荡。

从他日记的字里行间都可以看出他对自己所处时代的自豪,在他们眼里,这是最好的时代。即使是现在,也总有人在缅怀那个时代,似乎那个时代就是我们最好的范本,是现在一切问题的答案。这是他眼中的西安,这是他眼中的新社会,他眼中的正义。

在这两年,爷爷他也就是二十三四岁的年龄。他的想法或许可以代表部分当时的青年人,这也是一小扇窗户,让我看到他当年的所思所想。

1950年7月4日

今天是我参加革命的节日,在48年今天,我同二十余为同学由游击队同志带领突破敌人封锁线到边区的,现在已整两年了,是的,是进步了,可是两年的进步,还至今未加入党,是要我在明年今天取消这点。

继续阅读“祖辈(4):新时代开端的日记”

曹刿论战

《曹刿论战》是中学语文的必备篇目,若干年后,我们依旧会对其中的“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记忆犹新,反复引用,遇见再贫一点儿的哥们,会每每在吃饭时引用“肉食者鄙,未能远谋”来聊以自乐。然而,或许,这篇文章中更重要的信息被忽略了。

第一段中,曹刿问鲁庄公:“您凭什么应战呢?”庄 公说 :“衣服、食品这些养生的东西,我不敢独自专有,一定拿它来分给一些臣子。”曹刿回答说:“小恩小惠没有遍及于老百姓,老百姓是不会听从的。”庄公说:“ 用来祭祀的牛、羊、猪、玉器和丝织品,我不敢虚报,一定凭着一片至诚,告诉神。”曹刿回答说:“这点儿小诚意,不能被神信任,神不会赐福的。”庄公说:“轻重不同的案件,我既使不善于明察详审,一定依据实情处理。”曹刿回答说:“这是尽了本职的一类事情。可以凭借这个条件打一仗。要打仗,请允许我跟随着去。”

当我们学着阿Q,高呼着“老子先前也阔过”,苦于在故纸堆里寻找中国法制的蛛丝马迹时,往往都没有意识到,中国古代所谓的“法”,与我们现在的“法”完全是两回事儿,只是因为严复在翻译law时选用了“法”,仅此而已,而我们现在谈论的各种法律概念,无不都是舶来品。但是,在《曹刿论战》一文中,十分明确的出现了公正司法的重要性:
“小大之狱,虽不能察,必以情。”曹刿以公正审判案件为国家强大的衡量标准,实乃为今人所惊叹。

这就像是一百多年前,严复留学应该去学习海军,为学习英语,终日驻足于法庭之内,因为可以在法庭上听到各色英语,而若干天后,严复
如有所失,以为发现英人强大之根源——就在法庭,“英国与诸欧之所以富强,公理日伸,其端在此一事。”(贺卫方演讲,多会引此做例)

当我们谈到国家实力时,脑海中浮现的往往是船坚炮利,GDP指数,人民士气,忽略了司法对于一个国家的重要性。司法通常被比作是“社会的最后一道防火墙 ”,仿佛司法正义只是视为一条底线,看看中国的最高法院院长的地位,仅仅相当省部级,更不用说其他各级法院的地位了。司法被忽视是我们长期以来的传统,在 所谓“封建”时代,地方上行政司法高度混合,这种传统虽应属糟粕,但我们依旧继承发扬。

在《曹刿论战》中虽然提及了司法,但也未能摆脱司法公正依靠领袖英明决策的圈子,“徒法”果真“不足以自行”?当时,确实如此,但现在,有人希望如此。如此,在司法这道“防火墙”后面,又多了若干道不那么靠谱的墙,诸如上访,市长热线之类。当然,无论通过何种途径,只要能做到“ 小大之狱,虽不能察,必以情”,都是不错的,但问题是,如此一来无论是个人救济的成本,整个社会的成本,都会增加,司法系统失去了应有的权威。更何况,其 他救济途径比起司法救济来说具有更高的不确定性,法律面前我们还能喊出“人人平等”的口号,到了其他途径,那可就“未可知也”了。

附:《曹刿论战》
十年春,齐师伐我。公将战。曹刿请见。其乡人曰:“肉食者谋之,又何间焉?”刿曰:“肉食者鄙,未能远谋。”乃入见。问:“何以战?”公曰:“衣食所安,弗 敢专也,必以分人。”对曰:“小惠未徧,民弗从也。”公曰:“牺牲玉帛,弗敢加也,必以信。”对曰:“小信未孚,神弗福也。”公曰:“小大之狱,虽不能 察,必以情。”对曰:“忠之属也。可以一战。战则我请从。”

公与之乘。战于长勺。公将鼓之。刿曰:“未可。”齐人三鼓。刿曰:“可矣。”齐师败绩。公将驰之。刿曰:“未可。”下视其辙,登轼而望之,曰:“可矣。”遂逐齐师。

既克,公问其故。对曰:“夫战,勇气也。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彼竭我盈,故克之,夫大国,难测也,惧有伏焉。吾视其辙乱,望其旗靡,故逐之。”

PS.《曹刿论战》曾被前最高法院院长董必武列为必读篇目。

update.曹刿与曹沫是同一人,李零这么说……(2008/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