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人脸识别

“人脸识别第一案”背后的服务升级大危机

最近, “中国人脸识别第一案”沸沸扬扬,一位旅客购买了一张杭州野生动物世界的双人年卡,有效期内通过同时验证年卡及指纹方式入园。但在三个月后,动物园方面将人脸识别检票系统引入,拆除了原来的指纹检票闸门。该旅客向动物园表示不同意采集人脸信息,但得到的答复是必须进行人脸识别,年卡才能继续使用。旅客想要退卡,但动物园方面表示,只能把他已经进园次数的相应费用扣除,将剩下的钱退还。旅客遂将动物园告上法庭。

在案件中,人脸识别固然是一个敏感的问题,涉及到收集个人信息,甚至还可能涉及分享给第三方(比如人脸识别设备的提供商)。但在使用人脸识别之前,收集的指纹信息同样敏感,与面部识别特征同为个人生物识别信息。因此,人脸识别并不是本案的核心问题,该案件更重要的是暴露了个人信息保护最脆弱的时刻:服务升级时。

无独有偶,在2018年VIPKID手机APP升级后,用户使用时会突然跳出一个弹窗,更新上线全新的“隐私政策”,用户还无法点击“不同意”且不点击“同意”就无法正常使用软件。但另一方面,有家长认为:“我们是交了钱的,当时交钱签协议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隐私政策。现在不经过和用户沟通,没有公示,直接就上线,还是强迫别人同意,是不是太过霸道了?”,“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如果不同意你用我的信息我之前的钱就白交了?”VK平台相关负责人介绍,这些政策是“为了更好的服务用户”。

无论是杭州野生动物世界还是VIPKID,都是在原有服务升级时,对个人信息的收集、使用方式进行了变更。而杭州野生动物世界与VIPKID忽视了除却个人信息收集、使用的法律关系外,还存在着提供游园服务、英语教学服务的法律关系。在中国法下关于个人信息使用的合法性基础仅有同意,在欧盟GDPR下存在若干利用个人信息的合法事由,同意仅是其中之一。因此,企业关于个人信息的利用高度依赖用户的配合,稍有不慎就有违法违约的风险。

因此,企业在收集个人信息时,所需要面对的法律关系远比想象中的复杂,需要协调不同法律关系不互相冲突,如有服务升级、服务变更需要获取新类型个人信息时能够获得用户的同意,不至于用户不同意就导致其他法律关系的违约,直接面临与用户的冲突。

看脸时代的隐私难题与出路

一、不会“脸盲”的时代

这是一个对“脸盲”不友好的时代,人际交往中我们未必会记得某人的姓名,但却总对面孔印象深刻。“看脸”是日常生活中我们最常用的区分人的方式,但这样的区分方式正在受到来自网络空间的挑战。Deepfake技术横空出世,并且开放了源代码,让视频中的面孔不再真实,几乎成为了人工智能在伦理道德的反面典型。无论是面部特征的肆意收集还是对人脸的替换,都在不断挑战法律与伦理的底线。

人脸识别信息通常会被直接用于身份鉴别,能够取代用户名、密码的组合来验证身份,因此面部特征被广泛运用于核验身份。机场、火车站开始越开越多地部署人脸识别闸机,很多时候不用刷身份证、刷脸即可完成检票,手机刷脸即可完成解锁、支付。银行开户时需要在摄像头前“眨巴”眼睛以确认是本人操作。一些手机游戏也开始启用了人脸识别验证的功能,作为保护未成年人健康上网的举措。根据网络游戏管理的相关规定,对未成年人玩游戏的时间需要进行限制,传统上是通过输入身份证号码的方式验证年龄,但越来越多的未成年人使用家长的身份证来绕开这一限制,这也就需要网络游戏企业去核验真正玩游戏的人。比如《王者荣耀》会将用户真实面部信息与公安数据平台数据源进行比对,并按用户实际年龄段匹配相应的游戏时限。如比对结果不符或用户拒绝验证,健康系统将统一视作12周岁及以下未成年人,纳入相应的防沉迷监管。

人脸识别技术不仅适用于用户主动配合的核验场景,也被用于被动识别的场景。比如很多地方都在路口部署了摄像头以识别闯红灯的行人,并在旁边树立显示屏实时显示闯红灯行人的姓名、身份证号等信息,每每都会引起隐私的争议。在商业领域亦然,广告屏收集用户的面部表情的技术已经出现并且投入运用,实时分析用户对播放广告所反映出的喜怒哀乐。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