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观复博物馆

观复博物馆有两座,一座在帝都,一座在魔都。北京的观复博物馆一直未有机会前去参观,而上海的观复博物馆就在我工作地点的隔壁。

市中心的博物馆已经足够奢侈了,更不用说把博物馆开到中国第一,世界第二高楼上。

虽然在隔壁金茂工作,早就想去上海中心内的观复博物馆参观,但一直没有机会。只是熬到了2017年金茂大厦消防演习,才有机会趁着下楼演戏的机会溜到上海中心去参观观复博物馆。

上海中心与金茂大厦
继续阅读“上海观复博物馆”

真如寺

上海的古建筑相对于它的近代史遗址算不上多,或者说上海根本就不是参观古建筑的去处。但好在上海还是有一些免于战火的古建筑(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比如真如寺正殿,罕见的元代建筑,距今近八百年历史。本来打算周末专门造访,因为坐地铁从敝校出发没几站路就到了,但临时因为去普陀区法院办事,刚好路过,所以顺道参观一趟。

1979年大修时发现大殿内额底部写有“时大元岁次庚申延祐七年癸未季夏月己巳二十乙日巽时鼎建”字样,因此确定真如寺始建于1320年,因位于真如镇而得名。真如寺的山门、后殿、偏殿毁于“八·一三抗战”,唯有正殿留存。因此,真如寺正殿也是江南地区不多的元代建筑。虽然经过多次翻修,但该殿梁、枋、斗拱等主体结构大部分仍为元代原物。1996年真如寺大殿被国务院公布为第四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继续阅读“真如寺”

上海自然博物馆

上海自然博物馆在2015年开业,号称是东亚地区最好的自然博物馆。我来上海没多长时间,没有去过旧馆,但怀着对大自然的敬仰和热爱,在开业没多久就去了上海自然博物馆。我去的时候博物馆开业还没多久,处于刚开业后的“兴奋期”,想要入馆参观需要排一个漫长的队伍。我大概排了有半个多小时才得以入馆参观。

博物馆外观上看是一个仿鹦鹉螺的造型(斐波那契数列?)

上海博物馆的设计实在是非常漂亮,中间是中空的,设计一个山水庭院,并且让自然光可以照射进来。另外,采用了类似细胞壁的外墙/内墙。 继续阅读“上海自然博物馆”

鲁迅公园

因为语文教科书的缘故,鲁迅先生的恐怕是我最熟悉的中国近代作家了,中学时期每学期都少不了鲁迅先生的文章,完全可以称得上一代人的“思想烙印”。之前去绍兴,便毫不犹豫地去参观了鲁迅故居。我也一直都知道鲁迅先生的墓就在上海虹口公园(后改称鲁迅公园),只是距离我比较远一直没有机会拜谒。

今天赶上点事情去虹口,就距离鲁迅公园不远,也刚好有点时间,索性就去参观了。

鲁迅像 继续阅读“鲁迅公园”

FORZA Milan

得知AC米兰在今年夏天会来上海,就毫不犹豫地购买了门票,这几乎是一生才会有一次的机会,AC米兰就在距离自己两站地铁站的地方踢比赛。即使我早已不是球迷,不再关心AC米兰的比赛,就连世界杯也是只看决赛,但走进球场看到AC米兰踢球仍然让我热血沸腾。

如今这只米兰早已不是熟悉的米兰,我最早结识米兰不是看意甲,而是玩FIFA。没记错的话当时应该是FIFA98和足球经理,选择意甲联赛后第一个球队就是AC米兰。有铁头无敌的比埃尔霍夫,头球后蹭的进球率非常高,当然还有舍甫琴科,进球更是各种摧枯拉朽。最早玩足球经理时也理所当然地选择了AC米兰,记得最早的一个版本里面还有维阿,速度奇快无比。当然那个时代AC米兰的球迷遍地都是,似乎就只有米兰和尤文图斯这两只球队。

真正关注米兰是上中学后买《体坛周报》,开始关心球队的一举一动,对球队历史更是如数家珍。刚好那时也赶上米兰的巅峰时期,安切洛蒂、舍甫琴科、因扎吉、“四个十号”、卡卡、加图索、马尔蒂尼、科斯塔库塔、卡拉泽、卡福、内斯塔。因为玩足球经理和FIFA,所以对每一个球员的数值也是了若指掌,那当然也是一段美好的时光。

上大学后,足球比赛看的越来越少,但是却整体和室友开始切实况足球,宿舍里每天都会有AC米兰和曼联的比赛,或者是意大利对英格兰,乐此不疲。读研究生后,没有人可以对战实况,对足球也越来越不关心,AC米兰也渐渐淡出了视线,只是在赛季末之时可能才有动力去看一眼AC米兰在积分榜上的排名。

前些年还抽空玩过一段时间的FIFA2014,而那只AC米兰早已不是我熟悉的AC米兰了,除了阿比亚蒂以外没有一个熟悉的名字。但依旧不妨碍我使用这只球队。但是,在现场看一场AC米兰的比赛毕竟是我多年的一个心愿,原以为需要到圣西罗球场才有机会观战,没想到在上海竟有如此便利。之前在2011年米兰来鸟巢和国际米兰踢过一次意大利超级杯,当时犹豫再三没有去看,后来懊悔不已,幸好这一次没有错过机会。

专门买了米兰球迷区的票,气氛果然一流,没有什么比在现场欢呼、嘘声、喊口号、唱歌更棒得了。而最后的点球大战给了所有球迷十几次这样的机会。周围的球迷在C罗拿球的时候竟然会高呼”梅西“,实在是太囧了。而最后的点球大战竟然都出动门将了,也是值回票价了。唯一让这一切有些遗憾的是踢点球输了,如果赢了的话想必我会更加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