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rning,选自《悲惨世界》

Did you see them
Going off to fight?
Children of the barricade
Who didn’t last the night?
Did you see them
Lying where they died?
Someone used to cradle them
And kiss them when they cried.
Did you see them
Lying side by side?
Who will wake them?
No one ever will.
No one ever told them
That a summer day can kill.
They were schoolboys
Never held a gun
Fighting for a new world
Find more similar lyrics on
would rise up like the sun

Where’s that new world
Now the fighting’s done?
Nothing changes, nothing ever will
Every year another brat,
another mouth to fill.
Same old story, what’s the use of tears?
What’s the use of praying if
there’s nobody who hears?

Turning, turning,
turning, turning, turning
Through the years.
Turning, turning, turning
through the years
Minutes into hours and the
hours into years.
Nothing changes, nothing ever can
Round and round the roundabout
and back where you began!
Round and round and back where you began!

河南省博物院

河南省博物院在中国算得上是顶级的博物院之一,因为河南本身丰富的历史积淀,洛阳、开封长期作为中华帝国的都城,更有安阳、新郑这种历史名城,再加上地处中原,是东西南北不同文化交流的汇聚地,所以出土了丰富多彩的各式文物。其中的陶器、青铜器、甲骨文更是馆藏精品。

闲话少言,上展品吧,这些照片远未包含全部博物馆的精华,亲自参观将有更多收获。

河南省博物院造型仿照位于登封的观星台遗址。

博物馆大厅,旁边的是两只黄河象吧…… 继续阅读“河南省博物院”

长安,何以为都?

在知乎上有人问:『中国古代的政治中心为什么是长安为中心的西北地区?』按理说,“在春秋战国时期,北方也是齐国最富裕,楚国也很强大,之后的汉的中心依然是建在西北,而不是华北和中原一代。”“曹魏之时,曹操的重心已经转到中原河南了,后来的隋唐为什么又跑长安建都去了?”

我对此的理解是:地理位置

长安所处的渭河平原也被称为关中地区,具体说就是这个地区位于几个关口之中,分别是:西边的散关(大散关),东有函谷关,南有武关,北有萧关,故取意四关之中(下图蓝色标记),后增东方的潼关和北方的金锁关两座(下图红色标记)。四方的关隘,再加上陕北高原和秦岭两道天然屏障。可谓固若金汤,易守难攻。

对于来自中原的威胁,只需固守潼关/函谷关便可让关中地区顺利发展,渭河平原的肥沃土壤足以支持大量人口在此繁衍生息,积攒实力,没有后顾之忧。

除了来自中原的威胁,其他方向均不易对长安构成威胁,不易不代表不可能。历史上就有多次尝试,还不乏成功的案例。最早攻入关中的应该是刘邦了,刘邦从汉中,利用『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战略上麻痹对手,从陈仓道过秦岭进入关中,算是不多的成功案例了。再有成功的案例就是中唐时期吐蕃趁中原『安史之乱』,河西防御空虚,从甘肃进入关中,占据长安数日。

而进攻关中失败的案例就更多了,最著名的要数诸葛亮的北伐,六出岐山希望夺取关中而无功而返,小说中是因为司马懿的足智多谋而挫败诸葛亮的进攻。实际上单就穿越秦岭的难度,就够诸葛亮喝一壶的了,如果没有刘邦那样成功的战略欺骗,谋略如诸葛亮都很难能进入关中。

同样,明末起义军高迎祥从子午谷进攻关中,被轻易挫败,自此李自成从高迎祥手中接过『闯王』的大旗,走向继续“革命”的道路。而其后李自成大顺军,在潼关对阵清军,清军长时间坚守不出,后来凭借红衣大炮才打开通往关中的大门,夺取关中。由此,关中之坚固可见一斑。

秦国依据关中的有力地形,只需要函谷关一面面对敌国即可,而不像其他六国大多处于四站之地。利用地理优势,秦国有足够的时间与六国周旋,进而发展自动经济与生产力,利用地理上的便利充分发挥商鞅变法带来的制度优势。进而统一中国。

汉高祖刘邦亦曾想过建都洛阳,刘邦本人和手下大多数山东人士,洛阳是东周的国都,也距离家乡较近,当然成为首选。但娄敬建议关中地区易守难攻,为四塞之地,即使丢掉整个山东,依旧可凭关中地区东山再起,重新逐鹿中原。

李渊曾因为突厥的威胁考虑建都南山以南,但最终被李世民说法建都长安,利用长安的地形来巩固边防,同时可以形成对中原地区形成有效控制。同时,定都长安也为夺取西域,控制中亚奠定了基础。

但是,随着人口的增加(唐长安城人口超过百万),粮食供给的压力越来越大,需要从江南地区通过漕运解决。但漕运成本极高,而且逆流而上。所以宋朝选择了漕运压力较小的开封定都,但开封的劣势也显而易见,无险可守,即使是大量的禁卫军面对金国的铁骑也是不堪一击,被长驱直入不得不迁都江南。

在唐以后,尤其是安史之乱以后,经济中心已经转移到东南地区,长安不再适合定都(参考我的博文《别了,首都》)。但即使如此,在明朝初年,八国联军侵华,以及民国时期,都考虑过西安建(陪)都的问题。至于现在广为流传的,共和国期间号称一票败给北京,那则是无稽之谈了,因为各地都有这个传说。

地平线计划

地平线计划(Project Horizon)绝对是人类历史上最疯狂的军事计划,甚至都不用加之一。听一下这个计划的内容就知道这里面有多么厉害:美国陆军部计划把月球作为核弹发射基地,以此进行核威慑。看到了吧,至今都没有更厉害的计划出现,那部今年上映的电影——《钢铁苍穹》或许能与之相提并论把。

计划始于1959年,当时预计1965年1月设施开始运抵月球;同年4月两名宇航员登陆,开始建设前哨基地;1966年11月建成可容纳12人的前哨基地;1966年12月至1967年,月球前哨基地开始运行,64枚火箭准备就绪。

同时就绪的还有防御设备,当然是防止苏联人的进攻。防御设备包括大卫克罗无后座力炮——用于近距离发射小吨量的核弹(大量部署于德国);同时部署M18A1阔刀地雷,用于反步兵作战。

月球基地会由两个核反应堆提供能源。两种型号的月球车也会同时投入使用,一种用于起重、挖掘、推土,另一种用于运输、侦察、救援。在主要区域附近,还会设立一个抛物面天线用于与地球的联系。

地平线计划的缺点是显而易见的——效用。作为核打击力量,从月球上发射的核武器并不比海面下的核潜艇更具优势,不具备核潜艇的隐蔽性与突然性。对比陆基核打击力量的优势也不过是距离遥远,难以摧毁,但成本也相应上升,在计划开始时的预算是60亿美元,这个数目显然不可能达到目标,而阿波罗计划就耗资240亿,地平线计划的难度更高,12名宇航员的永久基地!

幸运的是,这个计划只是进行了可行性研究,没有真的付诸实践。否则苏联人一定也会不甘示弱,建设同样的设施,核战争的阴云将会覆盖月球,让嫦娥姐姐也不得安宁。

曾经长安:糖坊街天主堂

如果不算唐朝时期景教的发展的话,位于西安市城墙内的糖坊街天主堂可以说是西安最早的基督教堂了。据资料,该教堂最早由明朝官员王徵投资兴建,当时取名为『崇一堂』。自此,天主教在西安有了稳固的立足点。

教堂的建立一方面是因为西安是明朝丝绸之路上的重要城市,欧洲传教士如果从陆路进入中国需要经过此处;另一方面就是因为上文中提到的明朝官员王徵。王徵乃陕西泾阳县人,与彼时来华传教士利玛窦、汤若望等人交往甚密,并接受洗礼。为了传教士们在陕西能够有一个落脚点,所以兴建了此教堂。

教堂历经多次磨难,亦数次重建,包括雍正年间的损毁与文革时期破坏,如果西安有义和团的话还要再焚毁一次。现在的教堂已经找不到明朝的痕迹,只剩下清代的一块石碑和一片残墙。现在的教堂是上世纪九十年代重建,但面积比起当初已大幅萎缩。

值得注意的是,德籍传教士汤若望(Johann Adam Schall von Bell)亦在此生活和战斗过。汤若望曾翻译过伽利略的著作和文章,并将近代科学带到中国,尤其是以其历法的精准而在明、清两朝中谋得职位,受到重用。但也曾被判处凌迟,所幸被孝庄特赦。

墙面贴满白瓷砖很有九十年代的风格。 继续阅读“曾经长安:糖坊街天主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