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宋庆龄故居

宋庆龄故居就在距离学校不远的地方,步行不长时间就可以到达。位于上海淮海路上的应该是宋庆龄的众多故居之一,也是宋庆龄居住时间最长的地方。故居目前的级别非常高,门口竟然有武警站岗,对于文物来说这可以极高的待遇了。

宋庆龄像 继续阅读“上海宋庆龄故居”

“金”铜器——周野鹿鸣

上海博物馆举行了一个特展,叫做“周野鹿鸣”,把2012年在宝鸡石鼓山西周贵族墓地出土青铜器集中在上海做一个特展。本来只是基于对青铜器的爱好,抱着打发周末时间的心态去转一圈,但没想到着实震惊了,因为看到了金色的青铜器。

青铜器顾名思义,是青色的铜制器具,但我也听说过青铜器本身的颜色应该类似于黄金,金光闪闪。而此次特展的青铜器可能是因为部分做了修复,恢复了青铜器本来的颜色。这些闪着金光的器具实在是精美绝伦。

考古学家在石鼓山共清理发掘了15座西周贵族墓,出土精美青铜器百余件。这一考古发掘,被评为“2013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石鼓山出土了一件“禁”——一件长约1米、高约20厘米,形似茶几的长方体青铜器,王室用品,目前保存下来的有三件。这次特展除宝鸡石鼓山出土的禁以外,还从天津博物馆和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借来两件,算是三件青铜禁聚首(真是下血本了)。

乳钉纹簋 继续阅读““金”铜器——周野鹿鸣”

上海博物馆

上海博物馆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博物馆,虽然本地文物不多,但汇集了全国一大批精品文物,单是以“禁止出国(境)展览文物”为例,上海博物馆就是国内博物馆中的佼佼者。

上海博物馆在人民广场附近,在城市中心。最近几年各地省级博物馆新馆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上海博物馆建于1996年,算是较早的新馆。其中造型暗含“天圆地方”之意。

继续阅读“上海博物馆”

洋山港

托同学的福,有机会去洋山港参观,美其名曰“调研”。洋山港位于浙江省舟山市,但在行政上规上海管理,具体来说是归上港集团管,岛上有自己的公安、消防系统。洋山港通过东海大桥连接到上海,东海大桥长25.5公里,最长的跨海大桥之一,岛上的物资都通过东海大桥运输。

当然了,洋山深水港是东亚地区最具规模的集装箱港口,也是世界上最大港口之一。

洋山港集装箱码头,通过一排无垠的吊车,绵延长达数十公里,单个吊车都价值千万以上。 继续阅读“洋山港”

法租界会审公廨

上海的会审公廨是是中国近代司法制度的一个怪胎,为解决租借中华人之间的纠纷,租界内的洋人建立了会审公廨。公共租界会审公廨(原英美租界会审公廨)和法租界会审公廨,我去的是法租界会审公廨,就在著名的田子坊旁边,毗邻黄浦区检察院

会审公廨中最神奇之处是庭审时中外法律官员共同审判,所以在一些复原图或照片上可以看到西装革履的洋人与穿官服着顶戴花翎的官员共同“升堂”。而在辛亥革命后,同堂公审的中方官员只是有洋大人们任命的份了。在会审公廨,会有陪审团,也会有西装革履的律师。因此,会审公廨是当时领略西方法治的一个万花筒,千奇百怪。

一般认为,会审公廨的存在象征着司法主权的丧失,是治外法权。当然没错。1931年,南京国民政府与法国总领事签订协定,将法租界会审公廨改为江苏第二特区地方法院。

法租界会审公廨在现在的卢湾区建国中路20号。照片左侧是法租界警务楼,右侧露出一角的就是法租界会审公廨。 继续阅读“法租界会审公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