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路撒冷两张

趁着春节前的空隙,去了耶路撒冷。关于耶路撒冷有着太多的传说、故事、英雄,耶路撒冷本身是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的圣地,也是被称为是“世界心脏”的地点,我的文字是苍白的,我更是懒惰的,不打算写什么游记,就贴两张照片,算是给自己的耶路撒冷之行一个交待。

耶路撒冷老城区,圣殿山、圣母教堂都可以看到 继续阅读“耶路撒冷两张”

曼谷大皇宫

在曼谷,没有理由不来大皇宫参观一下。在曼谷国家博物馆晃悠了一个早上之后,吃过午饭,顶着一月份的酷暑,穿过浩浩荡荡的中国旅行团,徒步跋涉来到大皇宫。我去大皇宫,纯粹是例行公事,到了曼谷没有理由不去如此知名的地方,显然我对一大早优先去的博物馆性质更浓一些。

曼谷街头

大金塔 继续阅读“曼谷大皇宫”

中国法院博物馆

借着去北京参会的机会,去参观了位于最高法院旁的中国法院博物馆。法院博物馆位于东交民巷与正义路的路口,是国内不多的以法律为主题的博物馆,以前上海似乎还有个上海律师公会旧址陈列馆,但并不是专门的博物馆。父母虽然不从事法律工作,但因为祖辈的原因,我也算是成长在法院,所以人民法院对于我来说并不陌生,而且还算有些感情。

法院博物馆曾经是原日本正金银行北京支行的旧址,建于1910年,目前也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与旁边的北京警察博物馆相比,中国法院博物馆显得门可罗雀,从预约的本子上来看,当天包括我在内只有两人前往参观。 继续阅读“中国法院博物馆”

君士坦丁纪念柱

哦,基督,世界的统治者和主宰,此刻我将这座城市、这些权杖,以及罗马的强力奉献于你。
——君士坦丁纪念柱上的铭文

君士坦丁纪念柱也被称为“被烧之柱”,可能是伊斯坦布尔最重要的文物。自从这根柱子被立起来的时候,这座城市就已经不再是拜占庭了,而成为了“新罗马”——君士坦丁堡。这根柱子正是君士坦丁大帝为了迁都而建立的,象征着罗马帝国的中心来到了欧亚大陆的交汇之地。

公元330年5月11日,第一位信仰基督教的罗马皇帝——君士坦丁大帝将罗马帝国的首都设在拜占庭,并带着一堆基督教圣物(发生饼和鱼奇迹的筐,抹大拉的马利亚的雪花石膏油膏罐,她用香膏为耶稣洗脚,来自特洛伊的雅典娜木制雕像)以及埃及带来的岩土,设立了君士坦丁纪念柱,这里可以说是拜占庭帝国的开始之处。在纪念柱上,甚至一颗来自“真十字架”的钉子。

至此,拜占庭成为了君士坦丁堡。

1779年的地震和大火摧毁了君士坦丁纪念柱周围的街区,留下黑色烧焦的痕迹,因而也得名被烧之柱。

我在伊斯坦布尔的第二天,就遇到了漫天飞雪,因此也就只能在老城区附近随便转一转,从索菲亚教堂博物馆走到纪念柱并不算远,坐轻轨的话也只是一站路的距离。在老城区步行有助于加强方向感,尤其是在有Google Map帮助的情况下。实际上,在轻轨上我数次经过了这根柱子,但只有这一次算得上认真参观。如果不是这根柱子对这座城市有特殊的意义,那么从美感上来说是它绝对比不过跑马场的那三根柱子。

而这根柱子,也只是我在伊斯坦布尔第二天行程的开端了。因为大雪,只是匆匆去了大巴扎、苏莱曼尼耶清真寺、伊斯坦布尔大学,随后就回酒店谁午觉了。

南京博物院

南京博物院是国内顶尖的博物馆之一,如果排TOP5或者四大博物馆的话多半会位列其中。南京本身就是国民政府的首都,又是六朝古都,地处富裕的江南地区,虽几经战火摧残,但文物的水准在国内绝对算是堪称首屈一指。

南京博物院是典型的民国建筑风格,拿混凝土砌成仿辽式宫殿建筑。

兽面纹镯形琮,新石器时期 继续阅读“南京博物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