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d Vashem

在以色列,Yad Vashem(大屠杀罹难者纪念馆,http://www.yadvashem.org/)是最值得去参观的地方之一。在以色列,除了耶路撒冷璀璨的宗教文化,以色列的犹太民族在二战中所遭受的苦难是这个国家和民族给世人留下的最深刻记忆。我不敢称Yad Vashem为景点,这里太过沉重,我不敢说自己是来观光,只能是来缅怀历史。

从耶路撒冷城区乘坐轻轨,一路到终点站Mount Herzl,走十几分钟的山路就可到达Mount Herzl,虽然不是周末,但前来参观的人依然是络绎不绝。 继续阅读“Yad Vashem”

史剑青法官小传

我的爷爷史剑青,生于1927年,如果还健在,今年该是有90岁高龄了。

春节假期在家收拾东西,翻出了爷爷当年许多文件。这些文件不只是冰冷残缺的纸张,而是一个人的经历,是一辈子的工作、生活。纸张的背后,承载了个人所经历的历史。毕竟,每个人都曾作为历史的一份子,参与、见证了历史车轮的滚动前行。

时间流逝,爷爷离我早已远去,爷爷他的事迹不会像那些时代的风云人物一样广为人知。我作为晚辈,我有义务记录下来爷爷的故事;我作为法律人,更有兴趣记录下新中国第一代法律人的点滴。 继续阅读“史剑青法官小传”

特拉维夫掠影

坐大巴从耶路撒冷到特拉维夫,不过是一个小时的路程,却是从一座宗教色彩浓郁的城市到了一座充满了现代化与海洋气息的城市。如果不来特拉维夫,我对以色列这个国家的印象一定是充满宗教感的,特拉维夫让我补上了以色列世俗的一面。

特拉维夫的机场距离城市很近,不时能见到呼啸而过的客机

在海边漫步,地中海的咸腥味扑面而来,尽管还只是1月,但仍然有人在海里游泳,算是对禁止下海的挑衅了。海边上进行各种运动的市民也是络绎不绝。

在特拉维夫,基本上可以满足对海滨城市的一切想象 继续阅读“特拉维夫掠影”

鸿古余音:商鞅方升

一直都知道商鞅方升被收藏在上海博物馆,之前去过几次上博,包括看各种特展,一直都没有看到过这件“商鞅方升”,甚至我专门找这件文物也没有找到。看到这次“鸿古余音”特展专门展出了商鞅方升,所以专程前往。

商鞅方升曾被命名为“商鞅量”,是在文革期间龚旭人被抄家后,造反派将该文物拿到上海博物馆鉴定时被发现,之前只有拓片流传。龚旭人后因方升被抄走悲痛欲绝而离世,文革后,按政策将方升归还,不过龚旭人的家人将方升捐给上海博物馆。商鞅方升是秦孝公时期大良造商鞅(太有名了,其实根本就不用这样介绍)颁布的标准计量器,以十六寸五分之一立方寸为一升。属于首批禁止出境文物,文物价值、历史价值堪称顶尖。

方升左壁刻:

十八年,齐率卿大夫众来聘,冬十二月乙酉,大良造鞅,爰积十六尊五分尊壹为升

上面另有秦始皇时期的铭文,因此,商鞅方升是不仅是商鞅统一度量衡的见证,更是秦统一中国的见证。

耶路撒冷两张

趁着春节前的空隙,去了耶路撒冷。关于耶路撒冷有着太多的传说、故事、英雄,耶路撒冷本身是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的圣地,也是被称为是“世界心脏”的地点,我的文字是苍白的,我更是懒惰的,不打算写什么游记,就贴两张照片,算是给自己的耶路撒冷之行一个交待。

耶路撒冷老城区,圣殿山、圣母教堂都可以看到 继续阅读“耶路撒冷两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