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了本书

昨天去中山买了本书——《一九八四》,一直想看的书,据说是某某法学院入学必读。
这书是一九四八年写的,在当时也算是科幻小说了,准确的定位应该是政治讽喻小说,预测了大洋国(应该是映射苏联)在一九八四年的生活。
刚看了一章,但发人深省,其中有这么一句话:全部历史都像一张不断刮干净重写的羊皮纸。这一工作完成后,无论如何都无法证明曾经发生的伪造历史的事。

瓦伦丁之死

情人节在西方叫做ValentinesDay,是为了纪念瓦伦丁(Valentine)修士而来。传说公元三世纪时,古罗马有一位暴君叫克劳多斯,他征召了大批公民前往战场,传令人们不许举行婚礼,甚至连所有已订了婚的也马上要解除婚约。许多年轻人就这样告别爱人,悲愤地走向战场。修士瓦伦丁对暴君的虐行非常气愤,当一对情侣来到神庙请求他的帮助时,瓦伦丁在神圣的祭坛前为他们悄悄举行了婚礼。一传十,十传百,后来很多人在瓦伦丁的帮助下结成伴侣。消息终于传到暴君耳里,暴君将瓦伦丁投入地牢,将他折磨而死。瓦伦丁的忌日正是2月14日。

想到梁启超先生的话

梁启超先生在《少年中国说》中有一句经典:“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少年自由则国自由,少年进步则国进步,少年胜于欧洲,则国胜于欧洲,少年雄于地球,则国雄于地球。”

那我们的少年或者说我们培养的少年如何?少年会考试则国家会考试(我们应付各种领导检查的功力是一流的)。少年无想象力则国家无想象力(我们太缺乏那种横空出世的奇思妙想了,看看电视屏幕,满屏幕的辫子,不过最近全去整明朝的了)。

可怜我们的教育制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