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博物院

南京博物院是国内顶尖的博物馆之一,如果排TOP5或者四大博物馆的话多半会位列其中。南京本身就是国民政府的首都,又是六朝古都,地处富裕的江南地区,虽几经战火摧残,但文物的水准在国内绝对算是堪称首屈一指。

南京博物院是典型的民国建筑风格,拿混凝土砌成仿辽式宫殿建筑。

兽面纹镯形琮,新石器时期 继续阅读

简谈知识产权确认不侵权制度

一、背景

知识产权确认不侵权诉讼是民事诉讼中较为特殊的一类诉讼,以确认没有侵权为诉由,要求法院确认“不存在”的法律关系。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制定的《民事案件案由规定》中所规定的民事诉讼案件案由,确认不侵害知识产权纠纷是我国民事诉讼制度中仅有的确认不侵权诉讼。因此,知识产权确认不侵权诉讼在我给民事程序法中具有独特的地位和意义。

但是,在司法实践中对于确认不侵权制度的运用却非常少,以“确认不侵害”为关键词在中国裁判文书网进行检索,在2015年仅有51起案件,2014年仅有41件(图1)。而根据最高院发布的《2015年全国法院审判执行情况》,全国法院在2015年新受理的知识产权民事一审案件就达到109386件。显然,律师们忽视了这一独特的制度。

wps189E.tmp

图1 中国裁判文书网检索“确认不侵害”的年份分布情况

二、历史

知识产权确认不侵权之诉实际上是一种消极确认之诉,消极确认之诉的前身是德国1793年普鲁士法中规定的“起诉催告程序”,是一种让义务人出面催稿原本作为原告的权利人尽快起诉的程序。19世纪末,消极确认之诉得到普遍承认,并在1877年德国民事诉讼法典中明确规定。

我国的知识产权确认不侵权诉讼制度肇始于2002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苏州龙宝生物工程实业公司与苏州朗力福保健品有限公司请求确认不侵犯专利权纠纷案的批复》。在该案件中,最高人民法院首次通过批复的方式认可了知识产权确认不侵权诉讼的适用:

由于案件中被告向销售原告的商家发函声称原告的产品涉嫌侵犯专利权,导致经销商停止销售原告的产品,给原告的利益带来了损害,原告与本案具有直接利害关系;且原告在起诉中,有明确的被告,也有具体的诉讼请求和事实、理由,因此,法院对本案应当予以受理。

在2008年4月开始实施的最高人民法院《民事案件案由规定》中(2011版的也是同样的规定)将知识产权确认不侵权诉讼分为三个类型:(1)确认不侵害专利权纠纷;(2)确认不侵害商标权纠纷;(3)确认不侵害著作权纠纷。涵盖了专利、商标与著作权这三种主要的知识产权类型。

知识产权确认不侵权诉讼虽然只是确认没有侵权的民事程序制度,但该制度可以使知识产权的权利人对作品、产品、以及商业标志的使用、宣传提供了新的纬度的保护,也可以防止他人因为滥用警告来影响到企业正常的知识产权的运用。

三、知识产权确认不侵权诉讼的性质

明确知识产权确认不侵权诉讼的性质,是对有关诉讼问题进行更深入讨论的基础,在明确了诉讼性质的基础上方可安排管辖、举证规定等问题的解决方案。

知识产权确认不侵权之诉兼具侵权之诉与确认之诉的性质。可以认为知识产权确认不侵权诉讼应是一种确认之诉,也是侵权之诉,二者并行不悖。大多数情况下侵权之诉都属于给付之诉,但在侵权之诉的认定中会包括确认之诉,确认是否侵权。

知识产权确认不侵权诉讼属于确认之诉中的消极确认之诉(或称否定的确认之诉)。确认之诉是一方当事人请求法院确认其与对方当事人之间争议的民事法律关系是否存在或者存在的具体状态的诉讼。同理,消极确认之诉是一方当事人请求法院确认当事人与对方当事人之间的民事法律关系不存在的诉讼。

四、受理条件

知识产权确认不侵权诉讼的受理条件需要首先符合普通民事案件受理的条件,根据《民事诉讼法》规定一般案件的受理条件:(1)提诉讼的原告需要是与本案有关的主体;(2)需要有明确的被告;(3)需要有具体的诉讼请求及相关的事实、理由;(4)需要属于受诉法院的管辖。

民诉法意义上与诉讼有关的主体,在知识产权确认不侵权诉讼应指收到知识产权权利人寄送的要求停止侵权的律师函或警告信的一方,或知识产权的权利人发送警告(公开)信中要求停止侵权的一方。由此,知识产权确认不侵权案件除了要符合一般民事案件的受理条件,还需要提起诉讼的主体收到了侵权警告,且不认为自己的行为构成侵犯知识产权。

在司法实践中,法院还会加上权利人在合理期限内不撤回警告也不提起诉讼为起诉或受理案件的条件。这里的合理期限并不算太长,根据2009年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八条对确认不侵犯专利诉讼的合理期限进行了规定:“权利人向他人发出侵犯专利权的警告,被警告人或者利害关系人经书面催告权利人行使诉权,自权利人收到该书面催告之日起一个月内或者自书面催告发出之日起二个月内,权利人不撤回警告也不提起诉讼,被警告人或者利害关系人向人民法院提起请求确认其行为不侵犯专利权的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

五、管辖

诉讼管辖的法院是决定诉讼成本等因素的重要元素,如果能让合适的法院受理知识产权确认不侵权案件,那么既可以为当事人节省诉讼成本,并且可以尽可能方便地维护当事人的利益。因为知识产权确认不侵权诉讼具有侵权之诉与确认之诉的双重属性,因此法院可以按照两种诉讼类型的管辖规定进行管辖,也给了原告一定的便利,可以选择对自己有利的管辖法院,当然被告也有同样的权利对管辖法院行异议。

(一)确认之诉管辖

以确认之诉提起知识产权确认不侵权之诉,可以根据一般管辖的规定进行管辖,即根据被告住所地来确定管辖法院。这不仅符合我国民事诉讼法的一般规定,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确保案件的公正审理。

(二)侵权之诉管辖

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本田技研工业株式会社与石家庄双环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北京旭阳恒兴经贸有限公司专利纠纷案件指定管辖的通知》中表明:“确认不侵犯专利权诉讼属于侵权类纠纷,应当依照民事诉讼法第二十九条的规定确定地域管辖。”由此可知,知识产权确认不侵权诉讼均属侵权类诉讼,根据民事诉讼法侵权类纠纷管辖的规定确定管辖。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八条规定:“因侵权行为提起的诉讼,由侵权行为地或者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法条中的被告人住所地已经非常清晰的规定了管辖地,在常州常荣电器有限公司与宁波生方横店电器有限公司确认不侵害知识产权纠纷管辖权异议案『(2014)常知民辖终字第1号』中,法院就认为“因确认不侵犯知识产权案件属于侵权纠纷,应由侵权行为地或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因此,根据知识产权案件侵权之诉管辖的规定,制造、销售、许诺销售、进口、使用、侵权实施地等多个地域都可以管辖知识产权确认不侵权案件。这可以方便收到侵权指控的原告选择有利的法院进行管辖。

这也就是说,知识产权确认不侵权诉讼可以在被告人所在地或侵权行为地提起管辖。而侵权行为地通常包括原告所在地,因此为了减少诉讼成本和避免可能的诉讼风险,也可以选择原告所在的产品制造、使用地进行管辖。

六、一点结论

知识产权确认不侵权诉讼作为我国民事诉讼体系中唯一规定的消极确认之诉,是民事诉讼制度中的重要环节,也显示了我国法律体系对保护知识产权合法权益的重视。

对知识产权确认不侵权诉讼的使用可以帮助企业在收到知识产权侵权指控的律师函、警告信或公开信时,增加手头的应对方案,减少被控对自己企业的生产、经营影响。知识产权确认不侵权制度还可以促使知识产权的权利人正当行使自己的权利,遏制知识产权律师函的滥用。

对于知识产权律师来说,使用知识产权确认不侵权诉讼不仅意味着可以更有效地维护当事人与顾问单位的知识产权权益,也意味着可以扩充自己所提供的法律服务的类型,让自己武器库中的储备更加丰富。

十年

没有想到,我的网站已经有十年历史了(2006- ),我竟然竟然坚持了10年。2006年,我在某个与网络有关的课堂上萌生了建立自己的网站的想法,随即申请了shiyuhang.org这个域名,当时选用.org,还是为了凸显个人网站的存在,专门没有去使用.com的域名,不过现在各种域名选择更多,甚至还有了专门对应个人网站的.me,不过我想我的shiyuhang.org会一直使用下去。

网站首页旧版

至今,我还保留这十年前网站最早时候的页面,现在看来也算是一个遗址了。当时在课堂上,就已经无边的思绪中草草地设计好了网站的结构。我不想只有一个平淡无奇的主页,后来果然凭借我有限的美术功底将之实现了草图上的创意,当然,到现在我的网站首页反而回归最朴素的版本了。

我建立个人网站与独立博客并不是同时的。网站虽然在2006年4月就已建立,但当时仍在Opera的空间写博客,而现在Opera的空间早已不存在,连Opera本身都快要被360所收购。大概是在2007年初,决定利用自己的域名和空间建立一个独立博客,拜托单纯静态网站的状况。最初使用的程序是PJblog——一个基于ASP代码的博客软件,后来因为不稳定,改用了WordPress程序并且一直沿用至今。

我的网站(博客)上,可以说是记录了我从20岁到30岁这一人生阶段的部分“心路历程”。我没有把博客当成日记本(当然我并没有写日记的习惯),什么都往上写,实际上很长一段时间,我写博客都遵循了一个不知道从哪里看来的原则——即不写两类主题(blog on me, blog on blog),但似乎后来也不坚持了,就像现在这篇既关于博客本身,又与自己相关。我博客上所写的,大多还是些读书感悟,后来写了很多法律方面的内容,也勉强算得上是一个Blawg,再到后来也喜欢把一些游记(主要就是照片)放到博客上。到了现在,废话写的是越来越长,主题也是越来越明确。

在刚考上硕士研究生时,我曾在博客上写“目标,学者型律师”,现在看上去是距离目标越来越近了。像这样很多年前写的东西,现在再读起来会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有时会感觉:啊!我竟然真的做到了。有时候又会感觉:我竟然能写出这样的文章来,真是震惊!但更多的时候是感觉:这写的是什么鬼!我完全不同意我之前的看法。

网站十年,见证了独立博客从兴起到兴盛,再到没落。即使是在兴盛之时,每天我博客的访问量不过百余人,PageRank也不过是3。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友情链接里面的有效链接越来越少,越来越多的(独立)博客作者放弃了博客,相反像微信公众号、今日头条这样的平台反而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作者。我也并非没有考虑过转投这些平台,但始终还是放弃了。放弃的原因与最初脱离博客平台一样,即我不希望平台对我写什么指手画脚,也不想寄人篱下。

独立网站(博客)意味着在地位上,我的小网站与新浪、腾讯这样的巨头网站没有实质上的区别,都是比特海上的一片陆地,只是往来我这里的航班少些。我也从未指望说写博客或者建网站能够给我带来什么,最多不过是希望锻炼自己的写作能力,借此养成良好的习惯,促进深入的思考。当然成本上每年两三百元的投入对我来说也不是什么太大的负担。重要的是我借助网站(独立博客)对我自己的这一方比特空间享有了完整的控制权,我可以根据我自己的喜欢进行建设。当然,因为这个网站,我还是有一些收获的,比如当年追到前女友就是有部分的攻来是赖于建设网站的技能。更重要的是通过网站收获了很多的朋友,按下不表好了。

十年间,曾经的博客作者们更多的是喜欢用CC这样的共享协议,对自己的作品进行开放。而到了现在,大家似乎更喜欢对自己的作品进行严格的保护,IP的概念也是深入人心。这或许是与当年缺乏有效的维权手段不得已使用CC协议有关吧。

回首十年,并不是缅怀“过去的美好时光”,即使真的存在所谓的“过去的美好时光”也并不属于我这比特海中的一片孤舟。网站十年,见证了我从20岁到30岁的时光,个中滋味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只愿我的博客还能存在更长的时间。

韩国战争纪念馆

战争博物馆绝对不能颂扬战争,而要展示战争给国家和个人带来的损失,所带来的灾难,以及野蛮准则的回归。一座战争博物馆应该激发人们的民族自豪感、自力更生的信念、个人的责任感,以及维护个人的责任感,以及维护个人和国家正义与公平的决心。

——赫伯特·博尔顿

在韩国之行,从板门店JSA返回首尔以后,回酒店稍做休息便动身前往战争纪念馆。在一些旅行社安排的板门店之行中会把战争纪念馆与板门店打包给游客进行游览。我没有这样的需要,也更喜欢能够自由的游览,所以就自己搭乘地铁前往了战争纪念馆。

战争博物馆就在韩国国防部对面,坐地铁也不难抵达。博物馆的正面左右各有一圈旗帜,左手面的一圈是韩国各部队的军旗。右边一圈是韩战参战国的国旗,当然都是加入联合国军的国家。

兄弟像,兄弟二人分别加入了南北两方的军队,后战场上相遇,象征对国家统一的期望。

远处就是南山

类似军民一心主题的雕塑 继续阅读

法信网与法律研究的未来

一、背景

3月31日,人民法院出版社旗下的“法信”(http://www.faxin.cn/)横空出世,提供法律、案例、观点、图书、期刊的检索。同时上线的还有iOS及Android系统的客户端。简单试用了一下,发现“法信”可能是现在市面上最好的中文法律检索工具,甚至可以说法信就是中国法律领域的基础设施(如果能免费的话)。

根据法信的宣传视频,法信是最高院牵头的项目,并由财政部提供国资运算建设资金(根据“法信”微信公众号的说法,“法信”平台是国有资本经营资金和出版社自有资金投入开发的),可以说是出身显赫。正是因为法信所具有的官方的背景,也让法信在资料的收集上有了天然的优势。根据“法信”自己的宣传资料,“法信”有一百多人的团队参与研发,历时三年的研发才推出。所投入的人力、物力就互联网项目来说已经是一个大工程了。

“法信”的首页非常简洁,页面中间的搜索框非常醒目,除此以外就是页面上方的“法信大纲”、“法律”、“案例”、“裁判”、“观点”、“图书”、“期刊”栏目,以及在首页下方还有“高级搜索”的选项,各项功能一目了然,几乎不用看教程就可以方便使用。

二、性能

作为法律数据库,与法信最为相似的算是北大法宝了,都有案例、期刊、法条等内容的检索功能,因此可以将二者放在一起简单进行比较。以法律规范为例,最重要的就是法律规范的全面性,尤其是各种部门规则、地方行政法规,非常能够检验数据库的全面性。

简单对法规数量进行对比(数字取自2016年4月3日晚间),可以发现“法信”与经营多年的北大法宝差距并不大,基本是在伯仲之间。因此,对于“法信”检索法规的可靠性有基本的信赖。对于案例的检索,“法信”背靠最高人民法院,在裁判文书获取上具有天然的优势。而在对案例的整理上,法信也毫不逊色于北大法宝、无讼案例等案例检索平台,关联法条、关联案例等功能一应俱全,在功能、排版上堪称无懈可击。

但问题是,“法信”目前还处于测试阶段,对裁判、案例、观点、图书、期刊的开放程度有限,仅有法规搜索是,可能目前仅对法院内部人员开放,对于公众来说使用法信还存在权限上的限制。根据“法信”微信公众账号的说法:

目前注册用户能够试用“法信”大纲以及法律文件库的全文,其他知识资源库的内容只能部分浏览。“法信”互联网版正式开放使用后,基础性的功能和内容都将是免费的,版权资源、深加工内容以及部分高级功能将有偿服务。“法信”还将推出针对普通社会公众找法问案的“法信”社会版,这个版本将完全免费供大众使用。

并不清楚哪些内容会属于免费的基础性的功能,哪些内容属于版权资源、深度加工内容或是高级功能。不过可以预计,至少“观点”、“图书”与“期刊”会属于付费公开的内容,因为这部分内容大部分属于人民法院出版社,而期刊内容的版权则归属于各个刊物。

三、法律研究的未来

一直以来,我都期望能有一个专门的法律搜索引擎,把法律资源统一起来,我说的不止是把法规库与案例库纳入其中,更是把工商登记信息、商标专利信息、域名信息、法律媒体信息等法律人进行法律研究所需要的内容全部囊括。想象一下,只要在一个搜索引起进行搜索,就能遍历盖所有相关的数据库,这样的一站式便利搜索会对法律工作带来多么大的便利。

目前来说,像北大法宝与“法信”是最接近这个目标的。北大法宝的缺点在于法规与案例的检索之间太过泾渭分明,需要进入不同数据库反复输入关键词进行检索,而“法信”的优点在于模仿了搜索引擎,不需要在每个栏目重复输入关键词。尤其是查找图书(主要是人民法院出版社)、观点和期刊,对关键词的检索很容易找到大量的资料,这对于法学论文的撰写是大有裨益的,因为对于撰写法学论文来说,一个重要的部分就是对概念进行解释。另外,通过“法信”并且可以快速找到与关键词对应的案例,进行案例分析,这也是法学论文撰写所必须的。

四、无话可说的总结

目前来说,当然是期望“法信”能够尽快在最大范围内将资源免费开放,以方便法律人使用。另外,如果能够将法律出版社的资源也纳入数据库,那么真是再好不过。实际上现在各种法律检索工具越来越多,竞争也越来越激烈。

想要在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需要提供差异化服务,比如无讼案例更注重案例与律师的关联,理脉更重视对于裁判文书数据的整理。想要提供差异化服务,只能投入资源对裁判文书及法规资源进行更加深入的挖掘,这注定了不是一条轻松的道路。